【授權轉載】盧斯達:在淪陷時期討論「在甚麼前題下」興建毒氣房


二零一六年旺角騷亂,三名年輕人火速被判暴動罪成,被判即時入獄三年;未判的還有起碼七十人。從拘捕到入獄,才一年多一點。雨傘佔領的倡導者、知名參加者,被預約拘捕,但一直拖到現在,若無其事。

法官在庭上「定性」事件為暴動,我們當然可以提出爭論。例如事件沒有死人,騷亂翌日熟食檔馬上在原地大排筵席,可見影響極微之類。我仍保存一些翌晚夜市的照片,的確是燈火通明、太平無事。

那又如何,我們無法逃避暴動罪本身的用途。暴動罪屬於《公安條例》,所謂殖民時期惡法。暴動的定義,法官說是就是,上帝說有光,就有光。那就是那條例的用途。

現在有很多社會賢達支持曾俊華,說他做特首,香港就會休養生息。這從來都是自欺欺人,禍延後世,包括那些自稱支持民主自由人權的民主派,他們支持的曾俊華,一樣是講明白要立國安法。到時甚麼是國家機密,甚麼是國家利益,甚麼是外國勢力,也像如今的「暴動」一樣,你說是,就是了。

今天能說你在現場就是連結暴動,警察在現場也有騷動嫌疑,但政府拒絕調查,法庭卻似乎預設警察都是可信證人,其他人提供的錄影則不算數。暴政配合惡法,專業的法庭,就算是依書直說,也變成了別的東西。

公民個體會被司法程序纏繞摧折,公議也不能挑戰法庭的權威,香港表面上的法治,是事務性的,一旦牽涉政治或者中國,就完全是另一回事。英殖的公安條例,北京的人大釋法,全部是開金手指的漏洞。不知為何還會有人在討論如何立國家安全法(廿三條)、新特首在甚麼前題下可以立廿三條。

在淪陷時期討論在甚麼前題下興建毒氣房?建了出來之後一時不用,最終也會用,《公安條例》的暴動罪四十年前最後一次修訂,今天拿來對付人了。國安法怎會有例外?不用法律都可以抓人上洗頭艇,越境擄人都行,事實判然,我們還在討論在甚麼前題下吃屎,香港人會比較容易接受?爭論著在特首選舉支持哪個,其實都是等於討論用甚麼餐具吃屎會比較優雅。

SOSreader原文連結:https://sosreader.com/article-23-gas-room/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