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港共政權羅織「暴動」罪的政治迫害策略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有線新聞截圖

去年的二月九日農曆新年的年初二凌晨,香港發生了大規模的警民衝突,有報導稱之為「魚蛋革命」。事緣大隊事先部署的警察強力介入取締旺角小販違例擺賣,造成了群眾強烈不滿,從年初一晩上的零聲擾嚷演變為街頭混戰,更出現個別市民向警方丟擲磚塊及警察鳴槍的情形。衝突事件結束不久,在沒有開始正式調查前,梁振英就瞬即用「暴動」來對該起衝突定位,明顯是要指揮警察及司法機關朝暴動方向辦案及檢控。事實上,很多市民陸續被捕及遭到以暴動罪起訴,當中更包括不少本土派人士都列為被告。事隔一年,部分情節較輕的暴動罪被告已經於本月正式開始聆訊。然而,不少善忘的香港人也不再關心了。

如何理解「偶發的」衝突?

前準備在二月份立法會補選中派出梁天琦參選,只要牽涉到政治權力的爭奪,自然會刻意被針對。尤其是本民前(本土民主前線)本身亦將當晚的活動作為選舉活動來舉辦,試圖凸顯其本土派色彩,以爭取支持。

為了在政治上打壓本民前,港共政權指示警方特別作出部署及於當晚隨時準備激化衝突是可以預期的。去年當晚在旺角的人流跟前一年相比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只有小部分人是明顯地來參與競選活動的,其他很多都是如以往一樣光顧擺賣的小販。政府根本不需要如臨大敵般派遣大批警員的作出部署。本來可以在食環署處理的狀況下,警方的強勢介入最終激發市民的反抗,衝突越演越烈。

本土優先在生活中的意義

本土優先是本土派的一貫主張,也是最大的共識,然而什麼是「本土」必須透過理論與實踐來賦予其實際意義。街頭小販從來就是深具香港特色的本土文化之一,政府長久以來忽視保存這種飲食文化,在縱容房地價及租金大幅上升以刻意保障地產霸權的同時,卻剝奪小市民做小型熟食生意的空間,市民大眾亦無法輕鬆地享受這些特色美食。跟很多亞洲地方不同,街頭熟食小販在香港鬧市幾乎被趕盡殺絕。

我們不妨看看台灣的情況以作比較,台灣當局在很多的旅遊景點都容許流動熟食小攤販合法擺賣,許多縣市都設有夜市固定地提供合法經營的機會。小販擺賣不單被視為一種經濟活動,更被賦予文化意涵,亦慢慢地被運用為旅遊資源,吸引各地遊客的消費。香港本土派捍衛小販的原因不只是支持弱勢,更是藉此喚醒大眾對本土特色文化的重視,以及試著促成政府改變陳舊的思維。可惜的是,政府至今仍然不想以純經濟效益外的文化思維去處理鬧區的本地熟食文化,更沒有具體規劃去設置專區。

羅織「暴動」罪名製造政治迫害

在政府長期漠視下,本土派試著以具體行動來凸顯政府在不同本土民生問題中的鴕鳥心態。本土派不是要替「非法小販」的「非法」背書,而是希望大家思考為何政府不能令「非法的」小販可以在鬧市中有合法的街頭地方擺賣。個別本土派團體以此為競選活動主題更是可以理解的,若非警方大動作干預,衝突或許不會加劇。

梁振英將警民衝突定性為暴動是一種政治迫害,一般的騷動能稱得上是暴動大多會出現暴徒對商舖被搶掠,市民不敢上街,甚至政府實施宵禁等等現象。可是,在去年年初二的衝突於凌晨結束後的當晚,政府沒有取消放煙花活動,而衝突現場也出現市民如常過年的情形。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二零一七的農曆新年期間的「非法」擺賣就大多都沒有被強行取締。其中一個可能原因是政府以防去年的事件重演,採取一隻眼開一隻閉的態度,另一個更有可能原因是去年之所以高姿態打壓其實是一個鮮明的政治操作。

公道自在人心,去年打壓過後,如果梁天琦或其他被告真的是被市民大眾廣泛認為是有預謀策劃暴動者,而該起衝突又真的是暴動,那麼為何梁天琦本人能在立法會補選中拿下出乎意料之外的一成六選票(即六萬多票)。是香港有那麼多比例的市民大眾支持所謂的暴動?還是有不少人支持香港優先的訴求及認同必須以相對勇武的方式去爭取港人利益?

 

 

 

民報http://www.peoplenews.tw/ 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