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轉載】老湯:二二八與香港的本土抗爭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網上圖片、Studio Incendo/flickr

在被大中華史觀騎劫多時的歷史教育下,香港人每年都會習慣性為六四事件集會、籌款,卻很少有人聽過二二八事件,亦鮮有為海峽對岸的先烈們舉行悼念儀式。事實上,相比起六四,二二八事件的起因及經過,與香港人的經歷更加接近,其所帶來的啟示,也更加直白露骨得多。

台灣「回歸」

自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投降,台灣作為日本殖民地的身分正式結束,「回歸」為中華民國的一部分。台灣於日本統治下相當成功地完成現代化,經濟與生活水平與海峽對岸更是天壤之別。台灣的現代化還不止於硬件層面,日本人還教會了台灣人整潔、守法、守時、負責盡職等美德,其時的台灣人,四十歲以下的識字率為百分百,與海峽對岸的頹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七日,國民黨軍登陸台灣,三十萬台北市民夾道歡迎,他們就這樣歡天喜地地迎來了自己的夢魘。在大中華思想的荼毒下,台灣人滿心期待同為「中國人」的國民黨,能一掃日殖時期的日台籍之間的諸多不平等待遇。然而當時沒有人想到,真正二等公民的生活,才剛剛開始。

幻想破滅

日本人投降撤出臺灣後,滿懷期望的台灣人原本認為應該有更多自治與參政的機會,然而美好的幻想很快就在各方面遭到現實的沉重打擊。

政治方面,由國民黨指派的行政長官陳儀,集軍、政、財大權於一身,而政府的中高級職位幾乎皆由外省人壟斷,甚至剝奪不擅長北京話人士的職位,即使是下級職位乃至私人企業,亦充斥著「用人唯親」的歪風,情況嚴重至連同等職級的職位,薪酬亦「親疏有別」。

經濟方面,官員為了中飽私囊,將大量民生物資如砂糖、白米等走私到對岸或外國圖利,結果走私賊肚滿腸肥,台灣本地反而物價飛漲,台灣人民捱餓至死無日無之。又實施統制經濟制度,將各種民生物資納入專賣,只有官營的專賣局能合法售賣,使台灣中小企無處營生。

文化方面,陳儀領導的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為首等外省人集團並不信任台灣人,台灣人民遭誣衊為日本化、皇民化,或勾結共產勢力。而本非台灣人母語的北京話,亦成為國民黨歧視台灣人的藉口之一,往往據此作出差別待遇。

吏治方面,駐台的國軍軍紀敗壞,沒有負起除暴安良之責,反而造成嚴重的治安問題。本應保國安民的軍人們,也幹起了偷竊、詐騙、恐嚇、非禮、搶劫、強姦等勾當。儼然成為了政權的看門狗,並以享受著大陸政權默許的特權為樂。
在這種環境下,台灣人的憤怒日漸積累,於二二八事件中終於爆發,並發展至後來的武裝抗爭。

緝煙血案與大屠殺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台灣專賣局台北分局的查緝員及警察,查獲一名育有一子一女的林姓寡婦售賣私煙,查緝員欲沒收其所有貨品及身產錢財,林婦跪地請求至少歸還錢財,否則家人將無法糊口。糾纏間查緝員以槍柄敲擊林婦頭部,致其血流如注,昏迷倒地。圍觀民眾目睹婦人遭毆打後極為憤怒,蜂擁而上四處喊打,查緝員立即棄車分頭逃逸。其中一名被路人擒抱的查緝員開火亂射,擊中一名圍觀市民。事件引發更大迴響,引發群眾包圍警察總局及憲兵隊事件。
及後,事件持續升溫,群眾圍堵公署,衛兵再度開火,引致全台震怒紛紛起義。國民政府見民怨一發不可收拾,便一方面假意談判拖延時間,一方以「勾結共黨」為名,引調大陸軍隊準備鎮壓。

三月八日,約一萬名國軍士兵自基隆及高雄港登陸,無差別掃射民用設施,登陸後隨意捕捉、毆打及處決市民,另一方面也有不法軍警藉機勒索敲詐或掠奪私人財物。連參議員王添灯亦於住家遭憲兵隊逮捕,並被張慕陶下令淋上汽油燒死,多間報館遭查封,自此進入戒嚴時代。

香港的本土抗爭

不論是北京的六四,台灣的二二八,香港的遮革及魚蛋革命,都是一脈相承:他們也都經歷過憤怒、抗爭,然後是虛偽的希望,然後失望。無論你勇武到選擇武裝抗爭,抑或是和理非式的下跪請願,你所面對的結果都不會有任何分別。面對大陸政權,你只能選擇服從然後被予取予求,一生為奴,或是站起來反抗,然後被狠狠擊倒。

面對龐大的黨國體制,當年台灣人所面對的困局,今日的香港人亦同樣面對著。不同的是,香港人面對的是更軟硬兼施,更無孔不入的攻勢。香港作為國際都會,共匪未必會像當年國民黨無差別屠城,但對公眾意志的消磨手段,則比當年有過之而無不及。

經過立會選戰,宣誓風波等事件,無可否認本土抗爭落入了前所未有的低潮,甚至有報章以「本土休止符」為題大做文章。相反地,我們的對手卻正在加強武備,準備再一次將我們擊倒在地。

我們必須指出的是,本土不存在所謂「休止符」,香港的本土乃至獨立運動,沒有停步甚至退步的空間。在抗爭的道路上,即使路線不同,但我們很清楚終將殊途同歸,既然無論採取的是甚麼路線,最終都必須面對同樣的制度暴力,同等力度的打壓,本土派之間又有甚麼理由為著就結果而言完全沒有分別的差異,去互相攻伐?如果體制內的路線被證明此路不通,那就由體制外相去做,體制外行不通,就經由地下化去做,短時間無法達成的話,就以持久戰的覺悟去做,只要是人構成的制度,終將由人的手去打破,然後重塑。

事在人為,本土同道切忌一蹶不振,羅馬非一天建成,登天之路亦非一步可達。台灣走過了四十年戒嚴的艱辛,依然能走上自由乃至獨立之路。儘管我們面對的是萬里高牆,又如何好意思輕言退縮?憑藉鐵與血的意志,我們終有一日能將其推倒。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