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魏頂與當代靈性思潮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波蘭辟穀大師魏頂的思想揉合儒道佛、新紀元思潮及西方科學,與現當代的Donald Walsh、周兆祥、沙特有相同亦有不同之處。魏頂好似葛洪、佛印一類人物,看破紅塵,超然物外;Donald Walsh及周兆祥等則學耶穌佛祖要普渡眾生;沙特、卡謬則係誓不低頭的憤青烈士。

波蘭辟穀大師魏頂(Werdin)曾多次訪港,例如二零一六年四月及十月,魏頂開示:《老子.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全意識即道、上帝、本源。按:霍金(一九八八)《時間簡史》印證《老子》:設宇宙萬物質量為正,總萬有引力為負,宇宙萬物質量加總萬有引力剛好等於零,一加負一等於零;一百加負一百等於零;一兆億加負一兆憶都係等於零。黑洞大爆炸正是無中生出萬物。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曾焯文(左)、波蘭辟穀大師魏頂[Werdin](右)

本我(I am)係全意識(Consciousness)想像出來的個別部份;神識(mind)係本我的工具;物質,包括身體,係神識中一幅圖。要改變身體任何物事,只消改變神識的程式即可。本我或背後的全意識就係程式作者。辟穀術之秘正在於:既然身體僅為神識的一幅圖,則以吸光為生,以食氣為生,以養志(生存意志)為生,皆不足為奇也。然而,以食氣吸光為生係副產品,練到天人合一時,自然不需食人間煙火,而不會消瘦肚餓;凡人切忌未學行先學走,未得道就長期辟穀,否則可能有性命之虞。

 

正如前述,魏頂認為本我(I am)係全意識的點滴分身,正如一滴海水係大海一部份。全意識中有無數本我,包括所有人、動物、植物、礦物、原子、甚至於神仙、鬼怪等,其中種種皆全意識想像出來的極細部份,但個個部份都係全意識,正如滴滴海水都係海,然而道成肉身則必受嚴重局限。人生不過本我創造的一場遊戲,並無任何意義、目的、目標。所有意義、目的、目標都係你想像出來的幻覺。人不想知道真相,皆因真相十分無癮,真相即:你就係全意識,你已擁有一切,根本無物可覺、無物可學、無事可思、無事可再經驗...按:挽救香港,自治自立,對不少香港人十分重要,其實並無本質意義,然而,我等既生在香港玩這場遊戲,演出這場舞台劇,就要玩得投入,交足戲,做個勇武的香港人,勿個欺場,另一方面,心裡記住:這一切不過一場戲,得失毋須太緊張。

圖片來源:Dorothy Chan
魏頂

Donald Walsh 《與神對話》(曾焯文譯):上帝好比太陽,人好比太陽中的一枝蠟燭,與其他億兆枝蠟燭合成太陽。光鬥光,光中蠟燭根本無法照見自己的光,上帝唯有用黑暗包圍蠟燭,正如上帝係愛,為體驗自己,唯有創造愛的反面:恐慌。一元要經驗自身,唯有產生二元對立,光明對黑暗,慈愛對恐懼,正對邪,快對慢,此處對他方,過去對如今…上帝安排畀人的任務係記返記自己的真正身份,以及幫其他人記起其真正身份。按:即自覺覺他。

周兆祥(二零零九)《OK大自在》我是宇宙本源的創造力量(「道」、「上帝」、「上天」、「造物主」、「真神」、「最高意識」)的一部分,具備了所有的「神性」……如果「神」是個大汪洋,我就是某個時刻短暫出現的一道波浪……我是一團意識,這個意識有獨立的存在,暫時寄生於一個身體之中,但是它自古以來與「大意識」一直相通,從未分離過,也不可能分離…… 因此,我早已擁有了人間的一切,絕對沒有甚麼需要去擔憂、懼怕、去爭奪、擁有、去妒忌憎恨。說到底,我只不過是那個創造力量忽發雅興化身為人來此世間瀟洒走一回的一陣因緣。不旋踵,我又變回本貌,即所謂與上帝同在,再次成為「道」的本體……我知道我是一個管道,讓神性的能量流過,散放出去祝福世界。我們個個都是如此。

存在主義就悲觀些,沙特,卡謬等哲學家認為人生荒謬無倫,並無任何意義,所有意義都係人強加上去的。但存在主義亦有積極一面:其認為如果你學普通人一樣隨波逐流,人云亦云,你就尚荒謬過現實!為了對抗荒謬的世界,存在主義反英雄往往以毒攻毒,做出驚世駭俗的行徑。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