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粵辭正典》之起故宮博物館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hei2 lau2hei2 uk1起樓起屋。築樓建屋也。北方土語作蓋房子。

[例]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壹週Plus》<【三十五億搞唔掂】「內交」十年 無時間都要拜會 一男子成就林鄭上位>今次西九起故宮博物館,事前沒有諮詢公眾及立法會,反而是由林鄭暗中安排〔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來港,游說馬會及私底下向西九董事局資深成員「摸底」。

[例]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蘋果動新聞》<唔夠地跑數起樓 斜坡堆填區照殺?>【二零一六年施政報告】房屋政策是特首梁振英施政重中之重,之前就定下十年內需興建二十八萬個公營房屋的目標,但政府承認至今只覓得能建二十五點五萬單位的土地。為求達標,施政報告披露政府檢視了二十幅土地,研究擴大其地盤面積,不惜將斜坡也納入有關地盤範圍內,以增總樓面面積,達到額外建約一點七萬單位。但仍差近萬個單位才達標。團體斥政府為跑數,連斜坡都不放過,憂日後業主需承擔高昂維修費。按:樓文讀lau4,起樓之樓白讀lau2。

[例]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三日《蘋果日報| 要聞港聞》<物種豐富不納郊野公園 茅坪或起屋>昨日公佈草圖的五區,除了鹽田仔及馬屎洲部份原本就屬於郊野公園的範圍外,絕大部份土地都未被納入郊野公園保護。在全港生態價值排名第六的茅坪,即使有多種具保育價值動物如穿山甲、香港蠑螈、香港湍蛙等出沒,又屬於「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但城規會亦只將該區列作自然保育區,另有零點八一公頃劃作可建屋的「鄉村式發展」。

[例]小丙(一九九五)《我至叻》 (小丙作曲,Gary Tong編曲,陳百祥主唱)香港咩環境真係咁好景,個個都有我咁醒,有乜辦法唔會勁,靈活易適應勤力手快又眼明,識睇時勢兼淡定,買屋買車重有錢剩,搲銀搲過境,假假地識講中英,起樓起橋快夾精,鬼佬睇到都眼瞏瞏,跑馬彩池我最勁,夠你買起成隊兵,唔使問阿盲公炳,福星高照好前程,YEAH 我至叻,我地餐餐都做阿HEAD,YEAH 我至叻,我地玻璃可變鑽石。

[例]鄭國江(一九八三)詞《人最聰明》(顧嘉輝作曲,動畫《人造了甚麼》主題曲,小太陽兒童合唱團主唱)人最聰明 又會起屋建長城,人最聰明 又會升空探火星,人最聰明 人力比天更重勝,高高智慧萬物靈,改進憑本領。人最聰明 又會先知雨或晴,人最聰明 大腦總比電腦精,人最聰明 傳遞知識到後輩。他朝你要萬事成,要聽教同生性。

《廣韻•上聲•止•起》:興也,作也,立也,發也。墟里切,六。《康熙字典•走部•三》起:〔古文〕𨑓𡆡𨑔《廣韻》《正韻》墟里切《集韻》《韻會》口𡴾切,音杞。《說文》能立也。《釋名》起,舉也。平舉體也。《禮•曲禮》請業則起,請益則起。《孟子》雞鳴而起。又《書•益稷》元首起哉。《疏》言無廢事業。又《禮•孔子閒居》無聲之樂,氣志旣起。《註》起,猶行也。又《禮•儒行》雖危起居,竟信其志。《註》起居,猶舉事動作也。又《論語》起予者,商也。《疏》起,猶發也。又姓。《廣韻》出《何氏姓苑》。又《韻補》叶口舉切。《易林》明德訖終,虎亂滋起。叶上父。又叶去九切。《徐幹•齊都賦》羽族盛興,毛羣盡起。上蔽雲穹,下被臯藪。又𨑖,古文。

《漢書.郊祀志下》粵俗有火災,復起屋,必以大,用勝服之。於是作建章宮,度為千門萬戶,前殿度高未央。其東則鳳闕,高二十餘丈。其西則商中,數裏虎圈。其北治大池,漸台高二十餘丈,名日泰液。池中有蓬萊、方丈、瀛州、壺梁,象海中神山龜魚之屬。其南有玉堂璧門大鳥之屬。立神明台,井幹樓,高五十丈,輦道相屬焉。

李嘉祐<寄王舍人竹樓>傲吏身閑笑五侯,西江取竹。南風不用蒲葵扇,紗帽閑眠對水鷗。孔尚任《桃花扇》「俺曾見金陵玉殿鶯啼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紅樓夢》賈政不慣於俗務,只憑賈赦、賈珍、賈璉、賴大、賴陞、林之孝、吳新登、詹光、程日興等幾人安插擺佈;堆山鑿池,起樓豎閣,種竹栽花,一應點景,

粵西信宜木偶戲俗稱鬼戲,均用山歌曲調演變而成,曲詞採用七字句或十字句韻文組合成句。如傳統戲《薛仁貴》用山歌唱:的人講我好誇張,三斗米飯未吃脹,阿嫂叫我幫起屋,用對禾桶去擔漿。

民初廣州第一代酒樓王陳福疇主理四大酒家(八旗二馬路南園、文昌路文園,惠愛西路西園以及大三元)。時人有順口溜頌之曰:食得係福,著得係祿。四大酒家,人人聽到耳都熟。手掌咁大隻鮑魚(南國),食到嘴都逳;江南百花雞(文園),勝過食龍肉;鼎湖羅漢齋(西園),一味清香無的濁。喂喂喂,大翅(大三元)更揚名,六十元有價目。食落自己個肚,勝過。你睇廳房咁排場,四圍有格局。重有廣源嘅美酒,請君飲過添丁添財添壽又添福。

胡蘭成(一九五九)《今生今世.韶華勝極》胡村進去十里有下王村,下王出財主人家,雕刻一張床費三百工,起屋一塊磚要一工,子孫稍稍不如從前了,亦人進人出仍騎馬坐轎。傳說一家有榖龍,倉裏穀子會只管溢出來,其後因用釘鈀開榖傷了龍,遂龍去榖淺。下王我去過,那裏的溪山人家果然齊整。下王人家做親,嫁粧路上抬過,沿村的女子都出來看, 雖是他人有慶,這世上亦就不是貧薄的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