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香港「攞命」教育與芬蘭「現象」教育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一月七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召開公聽會,討論「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的最終報告,一眾學生,家長,教師,議員咸鬧爆教育局長吳克儉堅持實行TSA,以制度「殺人」,即戕害學童。TSA最攞命係幾乎日日都要考核學能,令學童日日須讀書做功課補習十幾個鐘,疲於奔命;以前英殖時代的升中試,中學會考,學生都係五、六年方要應付一次而矣。

香港攞命教育與芬蘭教育形成強烈對此。芬蘭教育聞名於世,英美德等國都常派員去芬蘭取經。二零一六年,芬蘭當局頒佈全國課程框架,推出現象為本教育,要求所有學校的學童在六歲至十七歲期間,至少接受現象為本教育一兩年。現象為本教育即整全教育,跨學科,跨時期教學廣泛課題。比如教歐盟此課題,就要學地理,經濟,多國語言歷史等;教咖啡店服務,就要學數學、語言、寫作、傳意技巧等。

現象為本教育亦非全新事物,芬蘭教育素來著重活動教學,培養學子處理現實人生的問題,多於教取高分數,例如生物堂,多在林中草地上進行,即場觀察花菇鹿仔等動植物。芬蘭教育雖有全國指引,但只是指出大方向,各省各縣各校各教師一向高度自治,舊年新的國家課程框架甚至規定畀學生參與課程計劃,非常民主的。而且,芬蘭的優質教育,包括大中小學,全部免費。香港教育必須向芬蘭多多學習。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