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以列根為師 開啟對華軍備競賽挑戰格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針對剛於美國時間一月二十日,就職第四十五任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J. Trump),《日經中文網》一月二十二日發表日本評論家刀禰館久雄的一篇專文,名為「川普與列根之間」,該文開宗明義指出,作為領導人取得非凡成就,必須具有堅定的意志,並知道如何改變別人的意志;這是尼克遜在辭去總統職務後寫下的《領導者》書籍的名言之一。尼克遜還斷言「從未見過不是以『自我為中心』的偉大領導人」。

川普無疑是一位具有非凡意志力的人。儘管屢屢出言不遜,甚至故意扮成惡人形象,卻仍抓住了半數選民思想,這似乎是從尼克遜那裏學到了精華。儘管川普在做法上多少有些魯莽,只要能持續不斷産生好的結果,也許就能進入偉大領導人行列。

從川普的舉動來看,讓人感到不安的並不僅僅是手段問題。在他氣勢恢弘的發言中,並未傳遞出作為領袖的理念與哲學。在房地産行業取得成功的川普曾説過「我並非為了金錢而做買賣」; 「最大的吸引力在於遊戲本身」(《川普自傳》)。

如果川普作為國家領導人也採取商業經營觀點,他將很難從周圍環境找出前進的大方向感。川普也許有一個心目中尊敬並視為榜樣的領導人。感覺他的認同對象同樣來自共和黨人,即上世紀八十年代(一九八一至一九八九年)在總統位置上幹了八年的已故總統列根。列根(Ronald W. Reagan)當年透過大力發展軍備來拖垮前蘇聯,最終率領西方以和平方式,贏得東西方冷戰的勝仗。

列根提出限制政府干預經濟的「小政府」和反共産主義,建造出被稱為「保守革命」的保守主義優勢時代。在二零一一年進行的美國輿論調查中,列根力壓林肯和甘迺迪等人,當選「最偉大美國總統」第一名。

開啟軍備競賽格局

類似的見地,也出現在王丹一月十九日發表於《自由亞洲電台》(RFA)的專文,王丹認為在性格上,川普的性格最終會決定他作為最另類美國總統的命運。關於他的性格,我看到的最用詞淺顯但寓意深刻的評論就是:「川普是個溷人(即有骯髒,混濁之義),卻真實有趣。」沒有哪句話可以這麽直接說明,川普贏得眾多選票的性格因素了。美國人,尤其是年輕人,厭倦了傳統政客的那種裝模作樣,他們知道川普並非品德優秀的人,但是他們需要一個「真實而有趣」的人。美國大選這次的結果,其實很值得以後將要出來競選總統的人深思。

其次,王丹認為,川普當選對中國而言,最大的威脅,是軍事方面。這倒並不是說,中美之間會發生軍事衝突,這應當是不會發生的事情。但是僅僅就軍備競賽,對於經濟已經下滑(編註:二零一六年中國的經濟成長率,從過去的差不多百分之十,下降至百分之六點七,其中甚至還有灌水之虞);外匯儲備的減少對中國來說,就是一個大麻煩。這一點,中國的明白人也很清楚。中國南海研究院去年年底發表《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力報告(二零一六)》,的時候,南京大學國家關係研究院院長朱鋒就明確表示:川普上台一定會增加軍費,加快造艦,引發亞太新一波軍備競賽(編註:二零一六年軍事預算,美國約為六千一百五十億美元;而中國為一千四百零五億美元,還不到美國軍費的三分之一)。這是列根主義的核心內容之一,而川普周圍有不少列根的粉絲,甚至是曾經跟隨過列根的人。

王丹提出的六點見解內容也指出,川普當選對整個世界的影響,正如《經濟學人》觀點認為:川普所帶來的,不是以普世價值為內容的「公民民族主義」,而是「種族的民族主義」。我認為,這也是最壞的一種民族主義。這種民族主義是否會在全世界發酵蔓延,目前還無法判斷,但我認為,這是川普當選之後最值得觀察之處。王丹也堅持己見指出,自己並不看好川普連任;甚至,對於他是否能坐滿4年任期一事存疑。

對華強硬背後民意支撐

目前流亡美國的《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在《自由亞洲電台》的評論高度讚譽川普的就職演說,認為他在就職演說毫不客氣批評建制派,這裡所謂建制派,不單指民主黨,也包括川普自己所屬的共和黨。這在歷屆總統就職演說中恐怕是絕無僅有。

胡平表示,今年是「六四」二十八週年。回想二十八年前,自由民主力量取得了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勝利,專制勢力奄奄一息。可是僅僅二十多年來,整個世界形勢就發生驚人巨大逆轉。導致這種逆轉的因素很多,其中,自由世界、首先是美國的對華政策要負很大的責任。因為專制中國的崛起,在相當程度上就是美國的養虎為患。美國人民或多或少都感覺到了這一點,因此選前人們都估計,不論誰當選,都會採取更強硬的對華政策。最後川普當選,應該說和他的對華政策最強硬有關係。緊接著,川普又提名和任命了一批著名的對華鷹派,令人刮目相看。川普的就職演說顯示出他銳意革新的強烈意志和必勝的信念。儘管美國面臨的問題很多,挑戰很嚴峻,但川普總統就職,畢竟是一種重大變化的開端。無論如何,美國確實該變了。

胡平認為,中國崛起是不可避免,也是合情合理;然而,中共政權敵視普世價值,尤其是習近平上任以來的倒行逆施,中共政權的專制特性變本加厲,升高對於普世價值的挑戰以及對世界的自由與和平的巨大威脅。一旦專制的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並因而把它的力量投射到全世界,那將是人類歷史空前的大倒退。(編註:從這個角度而言,美國誕生一位對華強硬派的總統,也算是歷史長河偶然流向的渠道歸趨?!)

 

 

 

民報http://www.peoplenews.tw/ 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