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可從蘇聯解體學習的歷史教訓——物極必反自決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Roman Harak、網上圖片

專欄作家占士‧帕瑪(James Palmer),上月月廿四日在美國《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發表一篇專文,名為<從蘇聯解體,中國沒有學到應有教訓>(What China Didn’t Learn From the Collapse of the Soviet Union),內容指出,一九九一年十二月間蘇共最高領導人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宣布辭職,引燃蘇聯解體先聲的導火線;其致命主因則源自於蘇聯長期的經濟停滯,頭重腳輕的高度中央集權體制,一併帶給蘇共摧枯拉朽的崩解效應。中共一度記取蘇共殞落教訓,著重內政與經濟改革,並敏感於人民的需求呼聲;如今卻在二零一二年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台之後,退回共黨集權,權貴利益至上的老路子。

二十五年前的一九九零年代蘇聯解體,首先面臨如下立即後果:領土縮減四分之一,GDP產值遽降四成,男性壽命減少七歲。蘇東波效應,也帶給中共面臨兩難的自省抉擇。備受關注的重大衝擊首先是,中共掌權的正當性、「政治正確性」,如何繼續維持?向來堅持社會主義路線,中國民族主義至尚的核心價值,恐有動搖之虞。僅管,中共針對天安門事件八九民運,採取血腥鎮壓;鄧小平卻於一九九二年在中國南方的深圳、珠海、廣州、上海等地巡視後,做出深化開放改革的政策決定,不因蘇聯解體效應,而讓中國步入閉關自守的死胡同。然而,習近平二零一二年上台後,卻只在乎如何積聚自身權力;專文作者帕瑪就認為,習近平一味耽溺共黨權力競逐,鎮壓內部底層民意,恐將加速中共墮入蘇聯垮台後塵。

本質上,中共與前蘇聯是同一類型國家。這從中共早年的鐵路建造,共黨組織架構,到少數民族政策,皆如出一轍,中共儼然是蘇共的升級版;中蘇兩國早年也都從封建農業體制,躍升為工業化資本主義國家;另一方面,這兩個國家的高度相似性,也都是用社會主義做為包裝,本質上卻是個民族主義與老式帝國幽靈混合的連體嬰。中蘇兩國都同樣搞過文化大革命,並對異己進行血腥清算鬥爭。

蘇聯解體一度帶給中共鞭策與啟示。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David Shambaugh)的分析發現,前蘇聯解體源自於1.頭重腳輕的共黨體制;2.無能的治理;3.共黨領導下的經濟長期停滯。以上因素,皆讓中共警惕到,必須讓共黨轉型為,富有彈性、韌性的現代化組織。當然,這並非表示中共將推動民主化改革路線;頂多意味了中共更敏感於民意動向,更加致力於駕馭民意風向。

蘇聯解體,讓中共更加畏懼大規模民怨的突然爆發,例如烏克蘭、亞塞拜然等自治區,都是推倒蘇聯的主力;這也導致中國的「民族」政策翻轉,進一步將「少數民族」從漢族統治概念中區隔開來,並加強對於自治區的掌控力道。

堅拒承認歷史犯行

另一項中共領導人緊緊抓住的(意識型態)最高指導原則認為,(接納)外國勢力是促成蘇聯崩解的主因之一,因此,絕對不能像前蘇聯一樣,承認共黨在歷史鑄下的血腥清算罪行,否則就給危險的境外勢力,製造見縫插針良機。這類偏執狂觀點,在中共內部形成共鳴迴響,力主加強鞏固共黨專政,也要不計代價壓制內部公民運動力量的崛起。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間,習近平上台不久後的一次公開演講指出:前蘇聯時代的共黨理想與信念動搖,最終導致統治者的飄揚紅旗,一夕之間易主變色。這對中共而言是個深遠教訓;動盪的麻煩製造者,消除了蘇聯與蘇共歷史,抹去列寧與史達林的地位;摒棄一切紅色觀點,形同歷史的虛無主義者(譯註:事實上,中共拒絕承認任何血腥屠戮,如文革、六四事件,才是真正的歷史虛無主義者);從而讓我們的思想陷入混亂,並在各個層面危害共黨組織的生存。

為了對抗「歷史虛無主義」,習近平把毛澤東於一九六零年代創造的「雷鋒精神」,從過時的歷史墳塚強拉出來,推崇雷鋒是中國年輕人學習的精神偶像。雷鋒精神代表政治思想上緊緊跟隨中國共產黨,工作努力,在日常生活主動幫助他人、勤儉節約,發揚社會主義的「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精神。

指責西方境外影響力介入,成了中共鞏固政權的重要指針策略;中共還認為戈爾巴喬夫的垮台,是開放西方勢力引狼入室的後果;這就是為什麼,中共從二零一七年一月起開始雷厲整頓外國非政府組織(NGO);中共官媒日愈對美國發出尖銳刺耳言論;中國內部的言論審查也更加變本加厲。習近平透過類似的強勢民族主義立場,一方面對於西方國家發出警告;另一方面,也向中共權貴豪門宣告,想要在中國內部晉升,獲得權勢,就必須遵循他所提出的效忠共黨,強硬抵制境外勢力路線。

所有「顏色革命」皆與中華民族為敵

將「顏色革命」打成非法巔覆政權陰謀,是中共強化意識型態控管的重要手段。例如一九九零年代蘇聯及東歐共黨解體,二零一零年的阿拉伯之春,以及二零一四年香港爭普選的雨傘革命,皆被中共描繪為勾結美國勢力,意圖瓦解共黨政權的境外勢力(特別是美國主導的)顏色革命陰謀。

中共最大本領,即善於操弄民族主義仇外情緒,並將來自社會內部對中共統治的不滿,一概將矛盾根源指向美國一手策劃、主導。專文作者占士‧帕瑪指出,當他於二零零九年前往伊朗採訪「綠色革命」(即主張政治民主的和平運動),當時他巧遇一位來自中國《人民日報》的編輯,雙方對談過程中,這位中共官媒人士告訴帕瑪:伊朗人民愛他們的統治者;而一些主張改革的抗議人士,都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派來的間諜。

對北京而言,提倡民主、人權只是美國的「工具」手段,永遠都要竭力抵抗這類外侮。人民日報旗下的通俗性媒體《環球時報》,甚至視「和平演進」(Peaceful evolution),也是顏色革命的招數之一。縱使是無害的文化作品,例如美國華特迪士尼動畫兒童片《動物方城市》(Zootopia),也被中共解放軍媒體視為,美國企圖削弱中共士氣的陰謀。

習近平治下的中國,充滿恐外、仇外、懼外情結,並倡導高漲的民族主義情操,正面起來迎戰。對於內部的改革聲音,中共則一律嚴正以待,採取封殺態勢。對於前蘇聯解體主因,源自經濟治理無能,共黨專權腐化等客觀史實,皆遭塗銷殆盡;並被中共扭曲為,是美國陰謀以及共黨內部的「道德防線」失守,導致境外危險勢力趁虛而入。

可預見的未來幾年內,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將嚴打異議人士,進一步緊縮言論空間。當然,這種內部滴水不漏的「強力維穩」,短期間可以確保幾年內的習近平繼續大權在握;長遠來看,卻將造成權貴與貪腐網絡的進一步勾結壯大;物極必反的結果,也將滋養人民內部的自決意識;一切就等待中共政權內鬥,出現龐大破口之際,揭竿而起,蔚為自決獨立的倒共風潮;這應該是蘇聯解體,帶給中共最大的歷史教訓罷!

 

 

 

民報http://www.peoplenews.tw/ 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