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倡藏語教育被控「煽動分裂國家」 恐判囚十五年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網上圖片、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

陪伴年邁父母親住在青海省玉樹市,現年三十一歲的西藏小店主札西文色(Tashi Wangchuk),只因提倡藏人的語言受教權,以及文化權,而身陷囹圄,遭關押在中國西部青海省玉樹州的拘留所。據警方的正式文件顯示,他已經被指控「煽動分裂國家罪」。如果罪名成立,可能面臨長達十五年的監禁。札西文色的個人悲劇,無疑成了廣大藏人處境的縮影。

總部設在紐約的國際《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中國部門主任蘇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女士一月十五日發表詳細的書面報告指出,小店商人札西文色,呼籲中共在藏區落實藏語教育,這項國家憲法明訂的政府職責;如今這個國家政權卻倒過頭來,將一位少數民族的語言文化倡導者,抓進監獄,意圖(政治性)入罪於他;理查森呼籲無罪釋放這位倡導母語教育的藏族商人;否則中共的一意孤行,等同將自己的「國家憲法」送上審判台,恣意糟蹋憲法尊嚴。

遭關押近一年的札西文色,始於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先前他因接受《紐約時報》的影音訪問,內容倡議藏人有研讀藏文,以及母語受教權。僅管,他在影音內容公開表達,自己無意從事藏獨活動,卻在二零一六年三月的看守所期間,遭「煽動分裂國家罪」指控,幾經多次調查,並於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結束偵察,近期將遭傳喚審判。

中國憲法明文保障少數族群母語

《人權觀察組織》中國部門主任理查森指出,札西文色可笑的成了中共控訴對象,只因為他強調少數民族的文化權應該受尊重,明文的法律規定應該落實執行。這類「文化權」包括使用族群語言權利,不但載明於中國憲法,也是國際人權公約明訂的保障項目。

被捕前的札西文色,在青海玉樹藏族自治州經營一家販賣當地土產的小店鋪,例如著名的冬蟲夏草。期間,因地方當局(即玉樹市下屬的結古街道辦事處)禁止當地寺院,以及一所私立學校向僧侶以外的民眾傳授藏語,他於是開始在微博社群上面,公開對於藏語教育的缺失表達擔憂。《紐約時報》指出,名義上中國應在少數民族學校進行雙語教學;事實上,普通話越來越佔主導地位,甚至成了「唯一」的教學語言。打自二零一二年以來,青海、甘肅等藏區的公立中學,早就停止使用藏語上課;只將其作為一門「獨立課程」,有些學校甚至完全不上藏語課。

《人權觀察組織》的書面文件指出,二零一五年八月間發布的中國國務院文件指示,少數民族教育的語言權利,必須「尊重與確保」;然而,究竟如何實施雙語教育?並無明確的落實方針,予人徒具宣誓性觀感。另一方面,這項名為「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民族教育的決定」內容,卻明確指示,必須堅定不移讓少數民族教育的「普通話能力」,達到具備書寫能力的精通水準。

願為藏人族語捨命

基於延續藏人民族文化的使命感,札西文色早在二零一五年五月,就勇於採取行動;當時他上訪北京,向中央遞交檢舉信函,揭露藏區地方政府並沒有支持藏人的語言教育;結果,不但投訴無門反而讓自己成為藏區政府以及中共警方惱怒的眼中釘。幾經內心征戰,同年十一月間,他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披露他希望為藏人的文化大業,略盡心力,並一度考慮用自焚方式來喚起社會注意;同時也接受該報為他錄製一支中英文的九分鐘短片;當他接受《紐時》訪問之際,就已做好可能身陷囹圄的打算。

札西文色向《紐時》表示,他並非主張藏獨,而是關注藏人文化保存。他並透露心境指出:「我的目的是尋求一點一滴改變,推進我們的藏族文化」。他甚至對於習近平表達感謝之意,說習領導下的所有漢民族,真正有心保護境內的少數民族。《紐時》製作的另一分短片中,札西文色一度指控藏區地方政府漠視藏教育的行徑,形同「系統性屠殺我們(藏人)文化」。他的最後一則微博帳號訊息於2016年一月二十四日被捕前3天發出,內容呼籲,青海省人民議會應該敦促地方政府提昇雙語教育,並雇用更多的會說雙語的地方官員。

少數民族等同威脅國安

僅管札西文色大力吹捧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卻難逃遭到中共國保(即國家保安警察)逮捕噩運。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他成為玉樹市拘留所的階下囚。《人權觀察組織》指出,依照中國法律規定,二十四小時內必須通知在押人員家屬;然而一但涉及「國家安全」和「恐怖活動」,或辦案機關認為通知家屬「可能妨礙偵查進行」,就可不受規定限制。他的家人直到三月二十四日才獲得通知。公安人員告訴家屬說,他們將以「煽動分裂國家罪」控告他。

該案曾由公安機關移送玉樹檢察院,之後因不明原因被退回補充偵查。檢察院九月將案件移送法院審理,但十二月又要求法院延後開庭,再次退回補充偵查。二零一七年一月初,退偵期限屆滿,該案已送到法院待審。

檢方的起訴書內容目前尚未公佈,也沒有公開證據足以證明被告觸犯「煽動分裂國家罪」。中國政府卻將濫用刑法一百零三條第二款這項「煽裂」罪名,因而遭起訴的少數民族異議人士,不勝枚解,比比皆是。

過去警方紀錄顯示,札西文色曾在二零零六年間,因企圖非法前往印度被捕;另外,二零一二年間又因在網路上批評藏區地方官員違法侵佔人民土地,再度被捕。

 

 

 

民報http://www.peoplenews.tw/ 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