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衛隆:雞年是巨變之年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IQRemix

二零一七年是美國民主黨全盤失敗,川普上位取代黑馬,利率正常化正式開始。資金向高息貨幣走,美國加息,各國貨幣當然相對美元貶值。新興國家的資金會被抽乾。同時,美國頁岩油產量太多,油價無法上升。中東石油出口國受制於低油價和高糧價,二零一七年極可能集體破產。事實上,不少產油國在二零一六年已經事實上破產。大陸資金流失嚴重,被迫實行資金管制,阻止資金流失。曾經撐起香港樓市的大陸炒家床頭金盡,無力繼續炒作。大陸經濟增長開始放慢,企債和高樓價無法再維持下去。因此,二零一七年將會是雞毛鴨血的雞年。二零一六年第四季,香港外匯基金蝕三百零四億港元,二零一七年農曆年沒有甚麼好意頭。

大陸要清理企債,最簡單直接的方法是讓國營銀行啃下國營企業的壞賬。反正,錢和債都在國家的戶口。保住國企可以保住工作職位,減少失業和社會不安。二零一五年,中鋼集團差一點就出現二十億元人民幣債券違約。中共要求債權人不要索取中鋼集團債券的還款。事情才拖到二零一七年。醜婦終須見家翁,二零一七年一月,包括中銀、交銀、農行、浦東發展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和進出口銀行同意讓中鋼集團以發行股份償還六百億元人民幣債務。這樣做是把債權人轉為股東,硬要銀行啃國企爛債,讓國企繼續爛下去。這樣做絕對不是國企改革,是任由國企腐爛下去。煤業和鋼鐵業連年虧損,單靠發行股份還債不是辦法。煤業和鋼鐵業的企業破產會引發失業潮,失業潮會引發樓災股災和社會不安,中共輸不起。本來,中共可以增強出口,增加煤和鋼鐵的需求,改善這些企業的財政狀況。可是,大陸人鍾情炒樓,貪官地霸推波助瀾,大陸全民熱炒,把地價炒高,損害出口競爭力,反而壓低煤和鋼鐵的需求,令這些企業無法償還欠債。

要解決企債危機,必須從根本上動手,即是壓低樓價,提高國企競爭力。習近平遲遲沒有把樓價壓下去,因為壓低樓價之前,先要封鎖黑金輸送渠道,阻截資金流失,否則樓價未壓低,資金流失已經令大陸經濟崩潰。二零一七年一月,中共正式堵塞資金流失渠道。可是,這時候也是茶黨完全控制美國政壇,川普擔任總統的時候,可以說火星撞地球。川普要和大陸打貿易戰。那就是說,二零一七年,大陸樓價無論怎樣跌,出口情況不會改善,國企仍然要破產。川普和茶黨咄咄迫人,硬要跟中共挑起爭端。台灣和南海是中共無法讓步的事情,川普和茶黨卻以此對付中共。事到如今,振興出口已經沒有甚麼重大意義,人民幣貶值是解決企債危機的唯一手段。局勢轉差,中共不停減持美債,再減下去,中共將會無法守住人民幣匯價。人民幣匯價暴跌,利率就會相對地上升。大陸企債會因為人民幣利率上升而突然爆破,一發不可收拾。簡單地說,人民幣貶值可以削減企債的實際價值,減輕企債爆煲的衝擊。另一方面,人民幣貶值會推高利率,雖然企債減值,但是維持企債的成本增加,可能得不償失。壓低樓價、人民幣貶值和銀行吞企債都無助大陸企業改善財政狀況。所謂長貧難顧,大陸企業無法把產品出口,產能自然過剩,不破產不裁員的話,早晚會把大陸經濟搞垮。將資金困在中國大陸,對大陸的海外企業和香港十分不利。鎖國非長久之計。除了鎖國之外,習近平有甚麼妙計振興出口,有甚麼辦法化解茶黨和川普對中共的敵意?下回分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