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駁斥「哲學家」安德烈「『建國』後禁止神秘學」謬論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Zeke Li:駁斥「哲學家」安德烈「『建國』後禁止神秘學」謬論

神秘學與哲學間的難以分界

神秘學是自古以來所有宗教不可缺少的元素。有別於教父與士林哲學作為護教哲學理論的目的,神秘主義哲學主張的是純個人體驗經歷神,從中與神性合一。

新教與公教的神秘學本質

新教的重生、受洗、聖靈降臨、預言與啟示、末世與基督再臨,公教的彌撒變質說及聖人神蹟等等都屬於神秘學範疇。在新柏拉圖主義如此與神性合一稱為 Henosis。事實上哲學與秘學兩者間的界線從來都是含混不清的。

所羅門聖殿祭司的昇天傳統

第一聖殿祭司承傳著一種吃下陳設餅在至聖所昇天與神性合一轉化之術,大祭司時穿過龕幔(脫離物質界)進入至聖所(神性領域)與神性結合,臉上發光,稱為「神車秘學」 (Ma’aseh Merkavah) ,源於以諾「與神同行,神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創 5:24》昇天之說。

昇天傳統之聖經根據

此外,以利亞先知乘火馬車昇天《王下 2:11》 、以賽亞《賽 6》和以西結《結 1, 8》所見的寶座異象、及但以理人子異象《但 7-8》均為此昇天傳統之根據。

昇天傳統之典外經根據

不少列祖及先知之昇天亦被記錄在正典以外的《猶太典外經》中,如阿伯拉罕昇天記錄在《阿伯拉罕啟示錄》及《以西結悲歌者》和摩西在《摩西的昇天》,摩尼教典籍記錄的阿當及塞特的昇。自《死海古卷》的昆蘭社群、碎片文獻中發現此社群修煉「神車秘學」,可見傳授「神車秘學」教派牽涉甚廣,這與利未祭司傳統暗中承傳不無關係。

豐富的猶太昇天傳統文學

到了二至七世紀,一群不明的猶太社群保存了一系列獨立、神祕及引人入勝的文學,記載以諾被提後轉化成如宇宙般大小,有著七十二翅膀的至高天使長人子梅丹佐榮登寶座,並傳授以神名不同組合作默觀之昇天傳統。當中包括如何召喚及被提至神車、進入飛行宮殿,這些經典稱為《神殿與戰車文學》(Hekhalot and Merkavah literature),是為研究早期猶太秘學非常重要的材料。口傳托拉曾警告,在二人的情況下不宜討論創世奧秘,而在一人的情形下也不該述說神車秘學,可見神車秘學是猶太秘學最神秘且帶有危險,更不願公開傳授。

猶太卡巴拉合一術

耶利米先知與兒子暨孫兒「本西拉」(Ben Sira)按照最早的卡巴拉文獻《創造之書》(Sefer ha Yetzirah)的默觀術,其方法是把廿二個希伯來字母作「全餐式」一字不漏地貫穿,二人合力創造了一頭活牛,其目的純粹是「為要體驗創造主的大能」稱為「231 天門」(231 She’arim)。近代猶太默觀者則視「231 天門」為與先存的宇宙一體完美人重新結合。

聖經的四字神名從來都是猶太及基督教的秘學核心

有說希伯來文輔音 Y-H-V-H 譯作「耶和華 — Jehovah(此字最早可追溯至1530年的英語《摩西五經丁道爾譯本》 ,當時的拼法為 Ieouah)」源自十六世紀羅馬教宗利奧十世要求方濟會神學家彼得加拉太遞上 Y-H-V-H 的拼字以作公式使用,他就將「主」(Adonai)的母音與 Y-H-V-H 梅花間竹式拼湊而成。

然而此說早見於卡巴拉《光輝之書》中,以 Y-A-H-D-V-N-H-Y 為生命樹的神子和女兒之結合。近代猶太秘學舉足輕重的創始人拉比以撒盧利亞則以此伸延至一種名為神名「合一法」 (Yichudim) 之默觀術。

在猶太教中「主」 (Adonai) 和 Y-H-V-H 一直有著相當的互替性,猶太秘學中指出人若要領悟 Y-H-V-H 一神名之奧義,他必先以「主」 (Adonai) 為入門,這是為何猶太人每當要唸誦 Y-H-V-H 一字時,他們會以 Adonai 取代之的源由。

早期基督教的昇天傳統

早期基督教視耶穌登山變像及《典外經》記載最後晚餐後門徒進行了圓輪具足的神秘昇天儀式,稱為「圓舞頌」,門徒圍圈模仿十二星宮從中央的基督,凌駕空中掌權者不斷以物質困鎖的迷宮,唯摒棄物質界暫時此傳統廣泛流傳在早期基督教社群中。

五旬節與保羅昇上三重天

早期的使徒相信五旬節當天他們乃聚在一起吃下搖祭餅進行基督傳授的神秘儀式,火舌為之聖婚的憑證,使徒們從中轉化穿上光之衣裳,並領受各種恩賜能力。而保羅則在「《哥林多後書》12 章中堅稱自己曾昇上三重天以辯證其使徒權柄,為的是與宇宙基督合一的真信徒。

基督教乃猶太昇天傳統的繼承者

早期基督教護教教父們尤以特土良更視昇天傳統之《以諾一書》為珍寶,昇天傳統的《猶大書》等更多此在新約被引用,可見猶太人秘傳的神車昇天術一直保存在早期基督教。《腓力福音》則指「在世時不先得著復活,當他們離世後更不會得著什麼」,那是「復活」及與「重生」的真義。同自《拿戈瑪第古本》之《論復活》就復活的詮釋:「那是自身的啟示,萬物之轉形,和轉變至煥然新象之中」。

自古數千年來基督教神秘學都是陽奉陰違

沙漠教父、東方基督教及猶太卡巴拉均延續以諾秘學傳統。在中世紀以後自基督教所發展的秘學更見蓬勃,如道明會和方濟各會的神秘主義神學,以及近代的玫瑰十字會及神智學等等,進入了神秘學百花爭鳴的之景象。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