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國際法學家團對香港自決權的看法

Share This:
  •  
  • 3
  •  
  •  
  •  
  •  
  •  
  •  
  •  
  •  
  •  
  •  
  •  
  •  

一九九一年,瑞士國際法學家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Geneva, Switzerland)來港調查香港前途問題,一九九二年,發表報告書(Report of a Mission to Hong Kong )。報告書確定英國未經諮詢香港人,就將香港交畀中華人民共和國,份屬非法行為。國際報告書首先追溯香港如何在聯合國喪失殖民地身份。儘管香港已從聯合國非自治領名單剔除,國際法學家委員會仍肯定,根據國際法,香港人自決權不可能移除。報告書然後列出民族自決前途的法理條文。國際法學家委員會認為:香港雖然語言種族與中國相同,但已發展出與中國不同的社會經濟政治系統,可算獨特的民族,有權自決。(筆者認為香港語言文字根本不同中共。)報告書又引西撒哈拉的案例,說明自決權的範圍及內容。最後,筆者試問:假如八十年代英國與中國談判香港前途時,畀機會香港人自決前途,香港人又會如何揀呢?

國際法學家委員會首先追溯香港如何在聯合國喪失殖民地身份。

一九七二年三月八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首任常駐聯合國代表黃華,致函聯合國非殖民化特別委具會主席薩利姆,內容包括:「香港、澳門是屬於歷史上遺留下來的帝國主義強加於中國的 一系列不平等條約的結果...中國代表團反對把香港及澳門放進宣言所涵蓋的殖名地名單之中...要求...立即...移除。」一九七二年六月,聯合國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通過2908(XXVI I)號決議,其中決議第三項接納上述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的報告,效果即從非自治領及托管地名單,剔除香港及澳門。

國際法學家委員會指出:中共宣稱南京條約北京條約係不平等條約,但無任何一條國際法(亦不可能出現)話一場戰爭結束後,戰敗國簽的條約自動無效。曾焯文按:法律上並無平等或不平等條約,只有合法或不合法條約。從來何況當年係清朝挑釁英法各國先,南京條約鴉片戰爭起因係林則徐禁煙做法極權,船隻運鴉片「如有帶來,一經查出,貨即沒收,人即正法」,無異於今日菲律賓强權總統亂殺所謂「毒梟」。北京條約八國聯軍起因係清朝縱容義和團殘殺各國在華僑民。

曾焯文按:中共為何誓要將香港從非自治領及托管地名單剔除呢?睇來皆因怕香港獨立。事關一九六零年十二月十四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了第1514(XV)號決議,頒布「給予殖民地國家及民族獨立宣言」,宣布所有民族俱有自決權,要求在非自治領,即刻採取步驟,無條件無保留,根據當地人民的意願及欲望,將所有權力移交當地人民,以使其可享有獨立及自由。

梁衍華(二零一六)《香港獨立論》:聯合國從非自治領名單剔除香港,不改變香港的法律地位。2908(XXVII)號決議並非重點辯論香港間顆,而是綑綁式與納米比亞、南羅德西亞及其他地方的問題一齊表決。聯合國忽視香港特殊情況,2908(XXVII)號決議影響香港的原因是其接納了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報告,但該一百六十七頁的報告只有一段提及香港,及有一頁附錄刊載黃華致聯合國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的書函,因此,當時香港剔出非自治領名單根本未經聯合國大會充份討論。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被中華人民共和國誤導,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者大清也,究竟大清帝國領土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何關係呢?

儘管香港已從聯合國非自治領名單剔除,國際法學家委員會仍肯定,根據國際法,香港人(從未獲諮詢)自決權不可能移除。

國際法學家委員會然後列出民族自決前途的法理條文。

聯合國憲章第一條:聯合國憲章目的之一為「基於平權原則及民族自決原則,發展各國間友好關係,」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一條都規定:「所有民族都有自決權。他們憑這種權利自由決定政治地位。」聯合國大會第一五一四(十五)號決議(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Resolution 1514 (XV))(聯合國大會於一九六零年十二月十四日通過):「所有民族(peoples)都有自決權;依據這個權利,自由決定自己的政治地位,自由發展自己的經濟,社會和文化。不得藉口政治、經濟、社會或教育方面準備不足,拖延獨立。各種對付附屬國民族的一切武裝行動和鎮壓措施必須停止,以使附屬國民族能和平自由行使實現完全獨立的權利;其民族領土完整必須得到尊重。」根據第聯合國大會二六二五號決議,任何非自治領的住民都為自決權之目的,構成民族。

然則誰有權自決?聯合國防止歧視及保護少數民族小組委員會特別報告員 Aureliu Cristescu,一九八一發表自治權研究,根據聯合國的討論,建議民族有下列元素:(一)社會實體,擁有清楚身份及特徵。(二)與當地關係密切,即使有關民族已無理被逐,由另一批人口人為代替。

國際法學家委員會認為:雖然香港大多數人的母語廣東話係漢語一種,香港人亦多為漢人,種族同中國差不多,但香港政治、社會、經濟已與中國大不相同,可以算獨特的民族。

曾焯文按:香港顯然為社會實體,擁有清楚身份及特徵。香港開埠一百七十年,有自己的議會同文官制度,有獨立的司法制度(行普通法)、教育制度、語言文字(粵語及英文為實然口頭官方語;英式英文及正體優雅唐文為官方文字)、郵政系統,有獨立的金融體系同貨幣,有獨特的文化(華夏文化融和西洋人權自由思想),有自己的核心價值(儒家的仁,加英美的自由,再加基督的愛)。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最新調查顯示,百分之四十一點九的香港人會稱自己為香港人。戰後的香港人多數土生土長,與這片土地關係密切(儘管九七後,中國不斷向香港輸出殖民)。(參曾焯文:史密夫與香港民族

國際法學家委員會認為:香港大多數人的母語廣東話係漢語一種。然而,筆者以語文學家身份認為:其實香港語言文字已與中國不同。首先,香港官方語言為中、英文(基本法規定,但無說明口頭的中文指廣東話定普通話);中國官方口頭語僅為普通話。廣東話原以中國廣東省廣州城的為正宗,香港廣東話源自廣州城,本為華夏以至嶺南文化邊緣。然而中國共產黨刻意消滅大陸各地語言,廣東經中共統治六、七十年,厲行普通話教學,並不斷以外省人溝淡廣東人口,今時今日的廣州人能講純正廣州話的經已買少見少。另一方面,香港廣東話得到歷代港督保育,與中國區隔數十載;香港以粵英雙語教學,昔日電台一係粵語、一係英文廣播,中文台播音藝員、粵語長片演員、粵劇大佬倌,多來自廣州城,講順正廣東話,自然而然變成香港粵語規範。同時,香港官方場合亦都一係講廣東話、一係講英文,廣東話同英文變成香港的實然官方語言。所謂禮失求諸野,香港廣東話經已由邊緣變成中央,有別於中國的廣東話。例如今日廣州人因為普通話的影響,有將瑞士讀成銳士者。

書面文字方面分別亦大。中國共產黨閉門造車,以簡體字代替用了幾千年的正體字,強迫全國使用幾十年,另一方面,香港由於英國的統治,得以保留正體漢字至今。

國際法學家委員會又引西撒哈拉的案例,說明自決權的範圍及內容。

一九五七年起,摩洛哥就不斷聲稱西班牙殖民地西撒哈拉自古屬於摩洛哥,同文同種,誓保領土完整,並要求將西撒哈拉從非自治領名單剔除。一九七四至七五年間,西班牙宣佈畀西撒哈拉公投獨立,但摩洛哥反對西撒哈拉民族自決前途,反而要求西撒哈拉回歸「祖國」摩洛哥。西撒哈拉波利沙厘奧前線則堅持獨立運動。一九七五年,聯合國尋求海牙國際法庭釋法,國際法庭裁定西撒哈拉有權自決前途,「無論解殖之後,獨立或合併或組織邦聯,無可避免,定要徵詢當地人民意見。」「自決原則適用於所有非自治領。無論該地被西班牙殖民時,存有任何法律關連,這些關連都受制於跨期法律,因此不能阻礙自決原則的應用。」「即使西班牙政府曾同意支持摩洛哥政府對西撒哈拉領土的要求,這種態度在國際仍然無法律效力。」跨期法律(Intertemporal Law) 係法學概念,處理在過去歷史,集體或個人權利聲稱受到侵犯,所引起複雜情況,而在發生的地區,法律制度由當時起,已歷重要改變,根本不可能沿當今的法律系統平反。(筆者按:一九七五年底,摩洛哥揮軍入侵西撒哈拉,波利沙厘奧前線拚死反抗至今。二零零六年,摩洛哥答應畀西撒哈拉有限度自治,但仍不允獨立公投。二零一六年,歐盟宣佈西撒哈拉並非摩洛哥領土;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指責摩洛哥「佔領」西撒哈拉。摩洛哥政權大怒,驅逐聯合國人員出境。)

國際法學家委員會的結論:英國政府未經香港人的同意,完全不畀其任何機會決定自己的前途,就將香港移交人權紀錄極差的中共,嚴重違反英國殖民地宗主國的責任,法學家委員會認為不可容忍。英政府應先舉行公投,得到香港市民授權,方與中方談判香港前途。

曾焯文按:假如八十年代英國與中國談判香港前途時,畀機會香港人自決前途,香港人又會如何揀呢?一九八二年香港革新會做的一項民意調查或可提供答案。該調查訪問了九百八十二名市民,其中選擇歸中的只有百分之四,選擇維持現狀的百分之七十,寧願香港做托管地(trust territory),即暫托英國管理直至獨立為止,有百分之十五(約莫等於本年七月,香港中文大學調查報告所得,百分之十七點四的香港人贊成香港獨立)。(參林鴻達,香港人從來都無支持過「回歸祖國」 – 談1982年民意調查

另一方面,聯合國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年年都覆核「給予殖民地國家及民族獨立宣言」適用地區表,並且建議如何執行。特別委員會又聆聽非自治領代表的陳述,派遣考察隊,及組織座談會,研討有關地區的政治、經濟及社會狀況。換言之,閘仍未閂埋,香港仍有機會,只待有心人。


Share This:
  •  
  • 3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