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梁游的黃金機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青年新政議員梁頌恆、游蕙禎本年十月十二日宣誓行動,引起軒然大波(註一)。此舉客觀意義在於揭穿港共中共假面具,團結泛民本土派。然而,梁頌恆、游蕙禎必須親自詳細解釋交待,並且利用鎂光燈,盡量宣揚救港理念,實踐競選政綱,安頓七百萬同胞,不負選民期望。

梁游宣誓的現實貢獻乃係揭穿香港民主、一國兩制、三權分立原是「國王的新衣」,教港人勿再對港共中共抱有幻想。香港立法會秘書長原來有權篩走民選議員;因為建制派議員、行政當局同北京政權不中意,成六萬票選出的議員竟不得入會議廳議政。對於政府今次入稟法庭,要求司法干預立法會事務,會否影響「三權分立」,范徐麗泰十月二十日謂香港不存在三權分立;基本法沒有相關說法云云。梁游宣誓另一果效為連結泛民及本土派議員,一齊抗共救港,將本土運動推到新境界。例如梁游兩闖會議廳,都得到朱凱迪、毛孟靜、羅冠聰,長毛、劉小麗、陳志全、邵家臻、梁繼昌等非建制派議員協助。

梁游宣誓雖有實際貢獻果效,但仍有市民不明所以,抱怨梁游行為「小學雞」兼「辱華」,「撼頭埋牆」,導致人大釋法,辜負選民期望(註二),甚至有報章、評論人暗示梁游係內宄(音鬼)。梁游宜早日行出來,主動澄清宣誓的意義同後著,做有承擔、有交待的代議士,消除誤會,挽回民心。例如說明宣誓行動係精心計劃的反共反殖策略;從歷史淵源講解「支那」一詞其實不辱華、反而中共辱華七十年(這些都可以不涉及司法覆核案情);明示或暗示一旦被人解除議員資格,如何應付。

自宣誓以來,梁游已成本地及國際傳媒焦點,一言一語都有傳媒記者報導,引起全港甚至全球矚目。梁游宜好好把握此黃金機會,宣揚青年新政的本土理念,實踐選舉承諾,例如梁游的選舉政綱包括香港民族,前途自決,為香港人爭取生存空間,增設香港歷史科等等。梁游即使無法入到會議廳開會,都可日日在立法會大堂(相對安全),或立法會門前示威區(可接觸廣大市民,但要小心親x暴民襲擊),「扑咪」開聲,例如今日講三權分立,明日講香港何以算民族,後日講香港為何有權自決前途,大後日講英國殖民與中共再殖民香港的分別等等。又如十月二十日立法會本來要辯論初中中國歷史科課程修訂,梁頌恆議員本來準備提交修正案,建議幫助學生全面認識充分反映港中關係的史事,包括六四事件等。而今梁頌恆雖無法入會議廳,但仍可在其外議政,講本土史教育。正如前述,這些論述,可不觸及案情。

如果梁游日日在立會內外開咪,發表正氣論述,塑造自己成為香港民族英雄,而非小學雞,贏取全香港人的支持,甚至全世界的愛戴,則本地運動必有驚人發展,香港自主自立有望,而且某方黑暗勢力亦不敢對其二人下毒手。

亡羊補牢,未為晚也。但願梁游兩位議員捉緊千載難逢的機會,以行動論述,為香港立心,為選民立命,為先賢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註一)本年十月十二號,青年新政議員梁頌恆、游蕙禎以英文宣誓就職,不獲監誓員陳維安接納。其後立法會議員,其後建制派議員、政務司林鄭月娥、特首梁振英,紛紛聲稱游蕙禎宣誓時將Republic of China讀成「Refucking of支那」,梁頌恆將China讀成「支那」,譴責兩人「辱華」。十月十八號,特首和律政司,向法庭申請緊急禁制令,禁止梁君彥在周三的立法會上為議員監誓;同時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懸空梁游議席。惟法官最拒頒令禁制。十月十九號,建制派議員製造流會,梁游無法再次宣誓。及後,梁君彥反口,不准梁游再次宣誓。十月廿六日,梁游得部份非建制派議員幫助,闖入會議廳,梁君彥驅逐不果,下令休會。十一月一日,特首梁振英在法院十一月三日開審梁游宣誓司法覆核案前,突聲言不排除尋求人大釋法。十一月二日,梁游再闖會議廳,歷史重演。

(註二)梁頌恆十月二十日出席電台節目,不少聲稱是青政支持者的聽眾,指其辜負支持者期望。聲稱有投票予青政的葉小姐不滿「支那」言論勾起上一代痛苦回憶,要求梁、游道歉:聽眾邱先生稱曾呼籲家人票投青政,希望他們為下一代謀福祉,如今言行卻如「小學雞」:「我哋係想你衝擊議會,唔係想你撼頭埋牆。」聽眾黃先生批評,選民當初支持青政,想證明他們有希望,怎知攪到北京打算釋法。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