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達邦:梁游上訴可能引發的另一大危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林達邦:梁游上訴可能引發的另一大危機

高等法院裁定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喪失議員資格,兩人提出上訴,上訴庭將上訴案押後至下周四處理。同時,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代表稱,在法庭裁決前不會刊憲宣布有關議席出缺。

梁游聲言上訴目的是「保護香港的文明和制度」,原意極佳,然而,經一事、長一智,我們應考慮到一旦上訴,中方會如何對付?其中我們要謹慎的是,上訴期間,立法會少了兩個關鍵非建制議席,香港會否陷入亙古未有之危機?

梁游案如果上訴到終審庭,需時不短,立法會如待司法程序完成,方舉行補選,則期間立法會非建制派只餘十七席(今屆立會選舉,非建制派在地區直選三十五個議席中奪取十九席),建制派則有十六席,若有個別泛民議員再「甩轆」,由建制派議員提出的惡法、壞議案,都能夠獲得通過。就算天幸沒有出現「甩轆」,但目前港共正擴大打擊劉小麗、羅冠聰等議員,若梁游上訴開了議席長期空缺的先例,港共只須用同樣手法對付多兩位非建制派議員(如劉、羅),則非建制派在地區直選議席僅餘十五席,而建制有十六席。換言之,梁游兩席空缺,乃是關鍵事件,梁游上訴而導致議席長期空缺,將開惡例,非建制在分組點票的否決權也隨時不保。

為何保住地區直選過半數否決權如此重要?事關表決由議員提出的議案,須同時獲得「功能團體」和「分區直選」兩個組別的支持。一直以來,在「分區直選」之中,民主派都獲得過半數議席。換句話說,只要十八位「分區直選」議員投下反對票,其餘五十二位議員投贊成票,議案都會遭到否決。

再者,有了青年新政案例,估計會有更多議員以相同方式被港共取消資格。只要再DQ多三五席(今屆立法會選舉,七十個議席當中,非建制派取得三十席),又或有三五名非建制派議員變節,又或有三五名非建制派議員投棄權票,非建制派就不守住整體三分一,即廿四席的關鍵少數議席,港共政改方案,就可即過。為何保住三分之一的議席如此重要?事關根據《基本法》,特首產生辦法和立法會產生辦法若需修改,必須經立法會至少三分之二議員投票通過。

今次梁游宣誓案,人大釋法,明顯係政治問題,而非司法問題。香港上訴庭以至終審庭多數不敢忤逆人大釋法,梁游上訴幾乎必輸,是否仍值得押上梁游個人身家以至全港市民安危呢?況且梁游選舉期間都只籌得二十萬左右,今次怎可能籌得五百萬訟費呢?今次青年新政眾籌所得,可視為指標,顯示市民是否同意其上訴,望能尊重市民意願。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