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被狀告到北京 想不到與彭定康出席論壇竟成「彌天大罪」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今日(廿一日)在《am730》的專欄,指朋友們將他們在網上收到聲討其罪狀的文章轉發給他,其中一條罪是他「寫自傳,竟然找彭定康作序」。另有友人向他表示:「你找千古罪人為你的自傳作序,有人已告狀告到北京去了。」此外,他又被指「竟然要干犯另一宗更嚴重的罪行」,就是與彭定康一起出席論壇,討論香港今天「禮崩樂壞」。曾鈺成說,事實上他沒有寫自傳,找彭定康寫序也不是他的主意,答應出席講座時也不知主講者是誰,想不到出席論壇竟成「彌天大罪」。

曾鈺成以<孰不可忍>撰文,他說,最近收到朋友們的善意提醒,叮囑他要謹言慎行,「提防背後」,並將他們在網上收到聲討其罪狀的文章轉發給他,其中一條罪便是他「寫自傳,竟然找彭定康作序」。曾鈺成表示,牛津大學出版社安排一個編寫小組與他進行訪談,講述他學英文的故事和趣事,並由小組輯錄成書,出版社另邀彭定康為書寫序。他說,看過彭定康寫的序文內容,認為還是很有分寸,並沒有半句對中國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稍有不敬的話。

他指,初時對「寫自傳找彭定康作序」的指控不以為意,只是一笑置之,至後來有友人向他表示:「你找千古罪人為你的自傳作序,有人已告狀告到北京去了。」曾鈺成說,這才知道禍闖得不小。

曾鈺成表示,當一眾正義朋友為他這罪行惋惜、痛心、氣憤的時候,另有消息指他「竟然要干犯另一宗更嚴重的罪行」,與彭定康一起出席論壇,討論香港今天「禮崩樂壞」,「這真的罪無可赦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表示,數月前答允出席論壇時並不知道主講者是誰,想不到出席論壇竟成「彌天大罪」,因不忍令「正義朋友們再次為我惋惜、痛心、氣憤」,所以已通知主辦團體不能出席論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