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人大釋法的四重矛盾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曾焯文:人大釋法的四重矛盾

梁頌恆、游蕙禎兩議員宣誓司法覆核案尚未判,全國人大常委會就決定主動釋法,解釋《基本法》第一零四條,有關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下周一表決。人大釋法有四重矛盾。一、違反《基本法》所定釋法程序。二、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三、違反《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四,普通法與大陸法有矛盾。香港市民,尤其是立法會議員,宜向國際,包括英國、聯合國、及其他文明憲政國家,如定有港美關係法的美國,申訴人大釋法破壞《中英聯合聲明》,違反《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一、違反《基本法》所定釋法程序

《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訂明,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但而今終審法院並無提請人大釋法,梁、游宣誓案亦未由終審法院審。

二、違反《中英聯合聲明》

《中英聯合聲明》訂明香港司法獨立,有終審權,但而今人大對《基本法》有最終解釋權,凌駕終審法院,亦即香港的終審權並非最終!此矛盾前牛津大學教授Professor Samuel Finer一九八五年已提出。其謂人大釋法權將會導致英方應許的香港自治狀態「形同幻覺」(Illusionary)。

羅沃啟(二零零四)亦道:「人大常委會擁有《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這種權力,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聯合聲明》訂明,香港原有的司法體制予以保留。在普通法的體制中,法律一經訂定,便獨立存在,除經修改,法律 的解釋不會因為當權者的政治利益而隨意改變...其次,《基本法》根本沒有不清晰的條文。」

三、違反《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向來關注人大釋法可能損害司法獨立的問題。在二零一三年審議結論,委員會再次關注「非司法機構竟可對基本法作具約束力的解釋,這種機制可能削弱破壞法治和司法獨立(第二和第十四條),並指香港「應確保司法機構按照《公約》和法治原則妥當行使職能」,「應按照委員會先前的建議(CCPR/C/HKG/CO/2, 第18段),確保對《基本法》的所有解釋,包括對選舉和公共事務問題的解釋,完全符合《公約》」。

《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條:一、本盟約每一締約國承擔尊重和保證在其領土內和受其管轄的一切個人享有本盟約所承認的權利,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區別。

第十四條:一、法庭和裁判所前人人平等。

假如人大釋法,剝奪梁游兩議員的議政權利,或禁止主張香港民族前途自決以又或主張港獨的人士參選,則可能亦違反《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條第一段、第二十五條及第二十六條。其實,二零零六年,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已指出香港的選舉制度違反這幾條規定

第二十五條:每個公民應有下列權利和機會,不受第二條所述的區分和不受不合理的限制:(甲)直接或通過自由選擇的代表參與公共事務;(乙)在真正的定期的選舉中選舉和被選舉,這種選舉應是普遍的和平等的並以無記名投票方式進行,以保證選舉人的意志的自由表達;(丙)在一般的平等的條件下,參加本國公務。

第二十六條:所有的人在法律前平等,並有權受法律的平等保護,無所歧視。在這方面,法律應禁止任何歧視並保證所有的人得到平等的和有效的保護,以免受基於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理由的歧視。

四、普通法與大陸法有矛盾

香港實行普通法,中國實行大陸法。人大並非司法機關,如何有資格及能力解釋非屬其體系的法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