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陳雲:是被迫但有力量會令中共畏懼 周浩輝:料將更與中國不同、更排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陳雲:是被迫但有力量會令中共畏懼 周浩輝:料將更與中國不同、更排他

香港復興會創辦人陳雲與香港民族黨發言人周浩輝昨晚(二十九日)出席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會社會運動基金主辦的專題論壇,就香港人的身份認同進行討論。陳雲認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是被迫但有力量,且會令中共畏懼;周浩輝則預料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會更加俱有主體性和更與中國不同、更排他。

被問及經過九七主權移交,以及佔領、光復行動、和年初一事件等種多事件後,香港人對於身份認同會怎樣演變,陳雲指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是被迫的,因過去在殖民時代香港人並不需要理會它,「香港人」只是代表住在香港的人的集體名稱,並不代表香港人受保護或被隔開,是非常模糊的。「香港實現的主權是存在的,只是沒有普選。而香港既政黨因為出賣了香港本土人,所以不會代表香港人於政壇出聲或捍衛,所以才令香港公民的力量本身很大,它是可以以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取得政權的保護,只不過現在的政權被架空所以保護不了自己。」他認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是被迫但有力量的,但會使中共畏懼。

周浩輝則表示,過往香港以一個較中國人中心的自我身份認同,所謂本土政黨其實是中國政黨,過往香港人有心繫中國的身份認同,但將來會被改變,如二零一二年起D&G的「反蝗行動」都有助建立香港人身份認同,但很排他。他說,這些事件成為令香港人察覺原來自己與中國分別很大的契機,二零一四年的佔領運動更進一步讓香港人認清與中國人的不同,香港人開始發掘自己的內涵,甚至欲建立一套本土史觀和建立一個香港本位出發的民族建構的經歷。周指,香港的未來必然由香港年輕人作骨幹和主力,「由此推斷將來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必然會更加俱有主體性和更與中國不同、更排他。」

對於日前末代港督彭定康認為港獨不可能的相關言論,周浩輝指早料到推動香港獨立的道路很困難而且不被外界看好,因此支持者不用灰心。

陳雲則認同彭定康的政治歷練豐富,惟政治哲理落後,追不上時代。他指彭定康的講法是把獨立和爭取民主看成對立,「他常說要有良好管治,那是基於過去中英相方勢力均衡才能做到,但現在英國已走,香港行別行政區的主權懸空,即是說這裡有實現主權但行使不了,中共名義上有宗主權亦行使不到」。陳雲認為目前香港官商勾結、各方維穩,在這狀態下無法爭取民主。他表示彭定康已和社會脫節,對於他的言論「當聽下就算,無需理會。」

陳雲指香港人應以不同方法爭取本土平權,主持人則問到,香港經歷了幾十多天的佔領運動、光復水貨客事件及年初一事件等都看似無用,那麼無底線抗爭還有沒有用?陳雲回應指本土平權只是一種嘲諷語言,實際要爭取的是大香港主義和香港人的特權,其他新來的人則按照本土政府的政策使用次一等權力。「我一向主張香港帝國,是要四圍壓迫人,我們有資格壓迫人,為何沒有?」

對於無底線抗爭一詞,陳雲認為是因為有些人用得差所以做得不夠,「無底線抗爭是要殺人,殺共匪。」「當香港人說出來要用殺人的方法建立香港國,自然在國際間便有很多不三不四的人幫我們做事,兵不血刃,包括俄羅斯、北韓這些國家,然後中共便會害怕。」他說當要建立國家來保護自己,是要講一些「很盡」的說話,他坦言這些都是政治宣傳。

另外,陳雲強調他主張的城邦論實際上是與中國保持一邦聯關係,並非如大家所想般委屈,「所謂邦聯即是香港一個這樣小的城市與中國那麼大家國家平起平坐,同等的力量,兄弟之邦。至於誰是兄誰是弟,我自己認為香港是兄,因為我們的歷史比她長,華夏文化的保存和制度的保存也比她恆久,也有效繼續運轉,而她則在危機中經常不知所措。」他表示,若做不到這套建國謀略便獨立,以共和國聯同南洋、美國、台灣或日本等國家於中國本部外結盟,以包圍中國。

談到近來興起的「民主自決」一詞,陳雲形容這是「比起戒毒用的美沙酮更差」、「比民主中國更虛幻和沒可能」,他認為民主中國是有可能發生,但會是災難,當中國出現類似俄羅斯的政變便有可能。民主自決卻是沒可能實行,因公投法是實行不了。若要做到民族自決,只能透過武裝革命或外國界入,是沒可能透過投票方法做到民主自決。

最後他也清楚表明,在上次立法會選舉失敗後,若再有補選定不會參加,因政權已改變了宣誓的意思,必需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特別行政區。另外要顯示給中共和泛民看,玩弄了香港一次後,除非有極大忍讓,否則不會再參與選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