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管治好壞分別在法治 當權者亦要守法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彭定康:管治好壞分別在法治 當權者亦要守法

實習記者黃凱彤報導

今早(廿六日)由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舉辦的「香港管治:禮崩樂壞?」論壇,出席的除了末代香港總督彭定康,還有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前立法會議員余若薇、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教授以及長江實業地產有限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馬世文。

陳方安生致歡迎詞時強調自己強烈支持基本法及「一國兩制」的立場,認為提倡港獨不切實際也不恰當,「但政府越用高壓手段去打擊這些所謂本土思潮,所面對的反抗必越大」。她又指,政府現在缺乏良好領導,以致流失很多有能力的中級公務員,留任的公務員也逐漸變得冷漠。她更指現時立法會內大部分的議員都沒有秉持獨立立場處理議題,有些更只聽從中國政府或中聯辦的旨意,令人沮喪。

彭定康則以「善治:民為貴」為講題,稱居港的五年間體會到孔子的智慧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他引用孔子論語《顏淵》,認同孔子道出取得公民的信心是良好管治的精髓,更指人民比總統、總理、君主、黨委書記及總督更重要,因公民是良好管治的創造者以及受益者。他認為問責性是放之四海皆準的良好管理特質,良好管理並沒有一個獨特地區的模式,就像人權一樣全球適用。

他表示不相信有完美的政府模式,但也該有一系列互相協同的安排,如在有言論自由、法治和監管得宜的地方,貪污都易受控制。

彭定康指,好壞管治的分別在於「法治」,普通法的「法治」並非只是依法管治,受權力管治的人和當權者皆要守法,法治的完整性來自獨立的司法和法院制度,是公平審訊和程序公義的保證。他指出,法治在實施地方政府通過法例時,同時確保國家機關根據國際法履行義務,獨立的司法系統更保障公民權利。

他在演說末段中指出,各種管治模式的核心皆為公民,公民就是管治模式的健康和完整性的驗證,也享有自由、權利和責任,尤其是睦鄰的責任。最後,他稱《中英聯合聲明》就是一份涵蓋了自由社會的各方面的文件。

在最後的小組討論以及提問環節中,首位發問的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他問彭定康,在見到香港出現眾多問題後,回到英國會為香港做甚麼。彭定康稱,他已聽到有聲音希望他要求英國政府為香港做更多,自己以後亦會繼續公開發表對香港事務的意見,希望能引起英國國會和傳媒更關注香港事務。他指英外委員會早在一年前便想到香港就「一國兩制」落實情況進行報告,但因中方不支持而沒有來港,最後只發表了有關報告。

馬世文亦在問答環節中主動提起青年新政的兩位議員被取消資格一事。他認為兩位年青人被選入立法會,若他們是聰明便會先進入立法會,才可表達意見。他指現在二人選擇了「在門外叫囂」和羞辱他人,因此他贊同兩人被禠奪議員資格。

前中大學生會會長楊政賢則向馬斐森提問,他認為香港政府非經民主民意授權插手院校事務,質疑並不適合,以及問到怎樣的制度才能確保學校自主及學術自由。馬斐森認為學校的責任坦承作為校長的確受到各方面的壓力,壓力來自政府、校友、教職員及學生,但表示會聽取各方意見,而他在大學課程方面有絕對自主權。

談及港大舊生是馬斐森的壓力來源之一,余若薇即笑言自己也是港大舊生,續向馬斐森提問早前港大中國學生被指以微信八十元紅包賄選的事件,她質疑港大校委會以金額不足為由裁定賄選不成立的做法不當,她指金額少也是貪污的表現。馬斐森回應,指那是校委會根據民主原則的決定,他向余若薇表示校委會不是法庭。余若薇強調那是錯誤的決定,馬斐森應該處理該投訴。陳方安生亦質疑,如果這次校委會以金額不足為由裁定賄選不成立,那如何定下界線,她表示,學校雖不是法庭,但有責任向持份者提高透明度。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