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游蕙禎refukling非粗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曾焯文:游蕙禎refukling非粗口

pic via 無綫新聞截圖

本年十月十二號,「青年新政」議員梁頌恆、游蕙禎以英文宣誓就職立法會議員,其後建制派議員、政務司林鄭月娥、特首梁振英,紛紛聲稱游蕙禎將Republic of China讀成「Refucking of支那」,梁頌恆將China讀成「支那」,譴責兩人「辱華」。建制派議員並發起聯署,要求兩人道歉,否則不畀其下周再次宣誓。從語音學角度看,游蕙禎可能由於粵語保存中古漢語音,「古無輕唇音」,「陰陽對轉」,而將Republic讀歪了些少,引起誤會。至於「支那」,則梁頌恆、游蕙禎並非如此讀的。

清朝音韻學家錢大昕(一七二八至一八零四)辯證古無輕唇音,其名著《十駕齋養新錄‧卷五‧古無輕唇音》強調:「凡輕脣之音古讀皆為重脣」。輕唇音指f、v等;重唇音指p、b等。粵語部份保留此現象。例如仆街的仆讀puk,但前仆後繼的仆讀fu;埋伏的伏讀fuk,但伏匿匿的伏讀buk;番茄的番讀faan,但番禺的番讀pun;浮動的浮讀fau,但香港熟語浮頭的浮讀pou。

清朝音韻學孔廣森(一七五一至一八零六)提出「陰陽對轉」 ,即中古漢語韻尾-m、-n、-ng的陽聲,失-m、-n、-ng韻尾;入聲字失-p、-t、-k韻尾;於是變成陰聲字(開音節)。陰聲字加-m、-n、-ng韻尾或-p、-t、-k韻尾,就變成陽聲字(閉音節)或入聲字。此即陰陽入對轉之由來。粵語保存中古漢語「入聲承陽」特點,故以陽聲與入聲對轉為多,例如夫fu1、苦fu2、富fu3、腹fuk1;又如風fung1俸fung2諷fung3伏fuk6。

總而言之,香港以粵語為母語的人,例如游蕙禎議員,可能因口音問題,有時會混淆重脣音p同輕脣音f,而將Republic的p,讀成f音;又因Republic的b同k都屬塞音而容易混淆;並因「陰陽對轉」,而將Republic的韻尾k讀成ng音。於是乎,Republic就讀成Refukling,而聽落好似粗口re-fucking矣。

至於所謂「支那」「辱華」,兩位議員宣誓時讀出的乃係「煎那」,而非「支那」,梁頌恆已解釋係其家鄉口音問題。況且支那乃中性地理名詞,孫中山、魯迅都成日講。又有人話日本侵華時用「支那」稱中國,所以「支那」辱華?然則八國聯軍打北京時用China稱中國,是否China一詞亦辱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