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論獨立公投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公投同獨立公投定義若何?外國先例如何?港獨公投現階段能否實行?應否實行?下文自有分解。

公投定義:

公民投票(英語:referendum)簡稱公投,又稱複決、全民公決,指全體選民獲邀就某一事案直接投票,結果可能係通過新法例。從政治哲學角度觀之,公投係直接民主的體現。然而,在現代世界,大部份公投須在代議民主的語境內理解。所以,不會普遍使用,而多用於重大改變,例如投票系統的改變,現行官員無權或無意執行此等改變。公民投票是種直接民主制的體現。英文當中,公民投票的用語有兩個,「referendum」和「plebiscite」。兩者意思相近,一般可互換。


實施情況:法國在一七九三年法蘭西第一共和國時曾就當時國民公會所制定之憲法(Constitution de l’an I,一般稱為一七九三年憲法),提交全國公民投票。一九九二年三月,南非用白人公民投票結束種族隔離政策。中華民國、加拿大、英國、愛爾蘭、意大利、法國、丹麥、瑞士、荷蘭、克里米亞也都有不同程度的使用。

適用範圍:憲法修正案、領土主權變更、政府單位調整、有爭議的道德問題、政治問題。

類型:強制公投或選擇公投;約束公投或諮詢公投。

限制:必須具備公民社會;資訊真正自由;議題需要兼顧理性和可回答;人民必須對公投的過程和結果有共識。(參https://zh.wikipedia.org/zh-hk/%E5%85%AC%E6%B0%91%E6%8A%95%E7%A5%A8)公投通常畀全體選民揀接受或反對某建議,但不一定如此。例如瑞士就時有多項選擇公投。瑞典一九五七年及八零年的公投各畀投票人三個選項;一九七七年,澳洲舉行公投,決定新國歌,投票人有四個選擇;一九九二年,新西蘭舉行選舉制度公投,共有五個選項。
公投利弊:

公投支持者認為代議民主係權宜之計,重要議案,例如修憲,割讓土地,應由全民直接表決。代議民主支持者話政客利用公投,避免做艱難或惹爭議的決定。

公投批評者認為投票者容易不經大腦,衝動投票,甚至被政治宣傳或強人洗腦,例如希特拉,墨索里尼。美國第四任總統詹士.麥迪信認為直接民主係大多數人的暴政。過份依賴民意,濫用公投修憲,亦可令政府無法運作。美國加州曾通過多項公投,限制洲政府要民交稅的能力,令州政府財困,無法管冶。

前港督彭定康都反對公投。二零零三年接受訪問,討論英國就歐盟憲法公投時道:我覺得公投得人驚。已故英國保守黨政治家Julian Critchley曾道公投係希魔同墨魔最中意的民主形式。上次選舉,可見若就某事行公投,政客在選舉時就會話:而今毋需討論此事,留返畀公投決定。所以上次選舉就無辯論歐羅問題。我覺得公投基本反民主…政府虛弱時先始會做。 (”Breakfast with Frost | Interview with Chris Patten, EU Commissioner for External Affairs on Sunday 01 June 2003″. BBC News. 2003-06-01.)
獨立公投定義:

獨立公投係公投的一種,某一地域的公民用以決定該地應否成為獨立主權國。獨立公投即使結果係為贊成獨立,有關地方最終亦不一定真的獨立。

獨立公投條件:

可由民族主義份子及宗主國政府談判。如果雙方同意條件,獨立公投的結果就有約束力,並得國際社會尊重。獨立公投得不到宗主國政府同意亦可舉行,但其結果通常為國際社會所漠視。

其他要談判的事項包括投票要回答甚麼問題,有何選項。獨立公投可提供更大自治或維持現狀的選項;亦可提出其他憲制問題。談判尤其須處理何謂有約束力的結果。有效獨立公投,某選項要通過,需簡單大多數。其他情況,支持某選項的選票或選民(全體)須達某百分點,方有約束力。

民族主義份子要談判成功不易,事關宗主國政府可能不願放棄主權。例如加泰隆拿民族主義份子二零一四年計劃公投獨立,但西班牙政府反對。公投結果,八成人贊成獨立,但非官方,無約束力。

公投結果若贊成獨立,則要同宗主國談判領土與宗主國分離的條件。然後宣佈獨立,得到國際承認。若係無約束力的公投,則可能單方面宣佈獨立,得到部份承認,或自稱國家。

公投結果若反對獨立,民族主義運動仍可能頑強繼續,要求重新獨立公投。例如,魁北克獨派經兩次公投失敗,仍繼續爭取第三次公投,而蘇格蘭國民黨話如英國脱歐,蘇格蘭應繼一四年公投(留英派以百分之五十五對百分之四十五獲勝),再舉行多一次。(參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dependence_referendum)
香港獨立公投現階段行不通,亦不宜行,理由如下。

第一,有公信力級約束力的公投須要全體選民參與,並嚴格監督,定要公家做方可,但香港無公投法,須要立法會立法,但建制派會反對,而即使立法會通過,中共人大棹忌香港公投獨立,亦不會批准。

第二,獨立公投如要有法律約束效果,得到國際承認,就要宗主國同意,但中共非文明行憲國家,很難同意(除非中共即將滅亡,而香港已全然殖民換血,中共需香港做避難所)。

第三,民間公投無公信力同約束力。五區總辭,變相公投,投人定投事(注一)?投票率幾多放有效?得票率幾多方有效?標準難定。電子公投更無公信力,事關未能識別投票者是否符合資格;網絡投票過程缺乏官方組織監督(注二)。

第四,據本年港大民意調查,只有百分之十七的香港人支持獨立。蘇格蘭、魁北克支持獨立的聲勢如此浩大,幾次公投都未能通過獨立,何況香港?革命永遠由少數精英帶動大多數愚民(例如美國獨立革命、法國大革命、辛亥革命、埃及一二五革命),未到全民覺醒,十拿九穩,絕不可考慮公投。雖然公投獨立可做幾次,例如蘇格蘭、魁北克、加泰隆拿,但香港公投獨立一旦未能通過,建制派同共產黨就大條道理反港獨,話其違反民意之類。

第五,九七年後,約有一百萬大陸新移民來港,香港又有持外國護照人士五十幾萬(不包括BNO),效忠對象成疑,可能被境外勢力操縱投票。

第六,陳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五日面書):英國有七十四萬人聯署要重新做脫離歐盟的公投。公投那種訴諸公民投票數量的對決,如果不是大比數的結果,始終有一方氣憤難平...香港用公投來自決脫離中國,只要有30%的人反對,日後也是政治災難,那群人會勾結中國來做各種破壞的事。

第七,香港即使公投獨立,都必須為單一議題(按理論,公投可多項目),答案只有yes或no(是或否)兩個選擇,香港除獨立與否外,切勿加上其他選項,例如一國一制,否則一旦公投結果係歸中,香港人就萬劫不復。至於歸英,亦不可行,事關英國應不會肯收返此爛攤,即使英國肯,窺伺了香港好耐的美國亦不會畀佢如此做。甚至歸中華民國亦不可列為選項,事關台灣本身有好多問題,兼受美帝操縱。
注釋:

(注一)「五區總辭」,其倡議者宣稱為「五區公投」,是香港公民黨與社會民主連線零九年聯合發起的政治運動。意思是五個香港立法會選區,每區均有一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辭職,產生五個空缺席位,然後按照香港《立法會條例》必須補選,公民黨與社民連以爭取「盡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作為選舉議題。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五名辭職議員再次報名參選。補選投票於五月十六日舉行,約有五十八萬人投票,總投票率為 百分之十七點一,低過以往。結果五名辭職議員以大比例得票贏得議席,重返立法會。五區總辭主催者視五區總辭為「變相公投」,以「普選」一事為投票對象,是選「事」不選「人」,但是,總辭後的補選或「變相公投」,最終以選「人」為投票單位。五區補選與「變相公投」之間的分野與矛盾,在輿論及泛民內部形成一場論爭仍未有定論。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亦曾表示,政府只有憲制責任安排補選,而基本法中沒有公投安排,政府只會視五區總辭為一次補選。「變相公投」的結果,對參與的議員以及政府,同樣沒有法例或道德上約束性,因此「變相公投」本身的意義以及成效,均受到部分泛民以及學者質疑。(https://zh.wikipedia.org/zh-hk/%E4%BA%94%E5%8D%80%E7%B8%BD%E8%BE%AD)
(注二)六二二民間全民投票,由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簡稱「和平佔中」)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投票要求市民在三個政改方案中選擇,得票最高的方案,將成為佔中運動行動支持及推動的方案。公投於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中午開始進行網絡投票,六月二十二日開放實體投票站,為期共十日。組織公佈總投票人次約七十八萬。然而,是次電子公投既無公信力亦無法律效力。電子投票未能識別參與投票的網民是否符合資格,網民可下載工具軟件生成「有效」的身份證號碼,填寫符合邏輯的資料即可輕易規避系統檢查;網絡投票過程缺乏官方組織監督,計劃組織者可在系統後台更改數據(參港大民調「電子投票」漏洞處處. 文匯報. 2014-04-08; 王家豪. 「電子」何以「公」投. 成報. 2014-07-01: A13)。香港政府在投票開始時發出聲明表示,相關投票沒有法律效力。中國大陸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與北京方面亦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為大陸地方行政區域,任何形式的所謂公投皆非法無效。(https://zh.wikipedia.org/zh-hk/%E4%BA%94%E5%8D%80%E7%B8%BD%E8%BE%AD)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