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香港的䑛共「愛國」政客何不認清你們在䑛什麼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梁文韜:香港的䑛共「愛國」政客何不認清你們在䑛什麼

pic via 有線新聞截圖

近日香港兩位青年新政立法會議員在就職宣誓時疑似以「支那」稱呼中國而備受韃伐,在解釋之時卻藉口音問題來躱閃批評。由於「支那」是日本過去稱呼中國的方式,而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是「中華民族」的敵人,所以用「支那」一詞就被視為汙辱了全球華人。這等批評在中共及港共政權故然操作下得以大加宣揚,想要借助激起反日民族主義來達到袪除異己的政治目的。果不其然,特首梁振英不惜留下以行政粗暴干預司法的惡名,破天荒要求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入稟法院,想以臨時禁制令的方式禁止兩位議員宣誓。此舉失敗後一眾䑛共的傳統建制派則以「拉布」方式拖延兩位議員再次宣誓就任。也許我們要思考反日民族主義的屬性與使用「支那」一詞之間的關係。

使用「支那」何錯之有?

日本人過去長久以來都用「支那」來稱呼那一片對岸的大陸土地,但日本人後來侵略支那,中國人便把「支那」一詞扭曲,當作是帶有汙辱性的詞彙來看待。這是可以理解的,但假如當時是用「中國」人而非「支那」人,那麼「中國」而非「支那」便會成為帶有汙辱性的詞彙。所以重點是「中國」及「支那」在用法上到底指涉什麼?「China」早期是以「支那」一詞來表達,甚至孫中山在中華民國「成立」後初期依然多次運用「支那」來形容這一片大陸土地。後來「支那」一詞慢慢被棄用,於是「中國」同時成為了政治及地域名詞,這就為大一統思維提供了莫大的方便。中國當權者為了強化其大中國統治的正當性而巧妙地把「支那」指涉的地域考量融入了「中國」這個政治概念之中。

使用「支那」一詞本來就沒有什麼問題,更可以凸顯大家對大一統思維的質疑,青政議員如果有了這樣的了解,根本就不需要躱躱藏藏,大可以理直氣壯的講支那,恢復這個被扭曲而遭棄用的詞。美洲是地域概念,支那也是;「美利堅合眾國」簡稱「美國」,「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中的「America」則是指「美洲」,而「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China」是指「支那」,何錯之有?假如大家對使用「支那」有意見,亦要想出一個指涉那一片大陸土地的地域名詞。

如果反日是要反對日本當年的軍國主義,沒有太多人會反對,但有必要反對使用「支那」作為一個地域名詞嗎?另外,若然以反日來操弄中國民族主義是為了討好中國共產黨,那麼香港的䑛共政客必須先認清你們䑛的正是當年出賣你們中華民族的共產黨。先從毛澤東多次感謝日本皇軍侵華談起。

「一分勾日、二分打蔣、七分發展」的毛澤東共產政權

在一九五九年毛澤東歡迎曾主導戰爭期間多年來空襲重慶的遠藤三郎到訪,除了以齊白石名畫相贈外,更對日本「侵華」表達謝意。或許大家以為「偉大的毛主席」只是逞口舌之快,其實他多番表示類似的看法。在一九六四年日本社會黨訪問團出訪北京時,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對日本侵華戰爭向中國人民道歉。毛澤東竟然說,不需要道歉,因為日軍侵略中國,幫助了共產黨推翻國民黨政權;所以重點是打倒共產黨的敵人國民黨要比成功抵抗「中華民族」的皇軍敵人來得重要。最重要的一次場合莫過於是一九七二年中日建交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問北京時,要跟中國正式道歉。毛澤東一樣的跟他說:「不需要道歉,要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毛主席的意思是沒有日軍侵略中國,共產黨當時就不可能壯大,就不可能把國民黨推翻了。

中日關係及抗戰史專家或許對毛澤東的說法都理解為是延伸自他當年下達「一分抗日、兩分應付、七分發展」的總方針,可是,為何他竟然以道謝的方式來回應?大家從近期推出中文版的《毛澤東勾結日軍的真相》中或許可以一探究竟。中國出生的日本學者遠藤譽在日諜及各方解密檔案中發現,毛澤東與周恩來手下的頭號特務潘漢年長期出賣國軍情報給日本外務省官員岩井英一(報酬為一個月二千港元,即當時香港一般公務員的五年薪水),亦曾透過他跟「汪清衛偽政權」的日本最高軍事顧問影佐禎昭聯繫,要求華北日軍與共軍停火。即使證據確鑿,或許仍有人會質疑遠藤譽是惡意中傷,但她在受訪時表示自少被中共洗腦,以為共軍是仁義之師,甚至有親人在中共怒圍長春城逼死數十萬老百姓中遇害後,她仍然相信這是共軍迫不得已的做法。直到後來她想把其在長春的經歷寫成書但卻被禁止在中國出版後,才開始對共軍的所作所為更感興趣,但從未想過會挖掘到共軍那麼不堪的歷史。

我們大可初步認定,中共在國共合作抗戰期間所採取的方針表面上是「一分抗日、兩分應付、七分發展」,實際上則是「一分勾日、二分打蔣、七分發展」;事實上,中共在延安的根據地沒有被日軍空襲過,箇中原因不言而喻。香港的䑛共政客若是真的愛你們的中華民族就別盲目䑛共了,理想的共產主義者本來就只相信國際主義,而不會相信民族主義,投機的共產主義者從來就只會利用包括民族主義在內的一切可用東西來對付其政敵。現在的習近平政權連文革五十周年都禁談文革,以免危及其偶像毛澤東之威信,你們就別甘當奴才了。
作者為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