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本土香港歷史科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教育局就修訂初中中國歷史科課程展開首階段諮詢,為期約一個月。根據教育局的諮詢文件,將在課程中首次加入香港史,加強學生對社會、國家歸屬感,讓學生理解香港在不同歷史時期與國家的互動關係,從而認識香港與國家的緊密關係,同時確立國民身份的認同。十月二十日民建聯張國鈞議員在立法會動議: 促請政府規定初中中國歷史獨立成科及將之列為必修科目,並涵蓋更多中國近代歷史及香港與內地的互動關係。青年新政梁頌恆議員則就此提交修正案,刪除「香港與內地的互動關係」字眼,同時建議助學生全面認識充分反映港中關係的史事,包括六四事件等。

教育局在課程中史科加入香港史,目的係加強洗腦國民教育,令香港學生自以為同中國血濃於水。然而,歷史書寫係建國極重要一環,本土港人可打蛇隨棍上,要求加入從本土角度出發的香港史。以下首先介紹歷史建國的學術理論。然後指出歷來的香港史書多為英國殖民英國殖民觀點的香港史及中國殖民觀點的香港史,甚少本土觀點史書,最後簡述本土史觀可如何大小通食,如何睇香港古代史、近代史、港中關係。

歷史建國理論

政治學的民族主義研究當歷史神話係民族身份一常見部份(Smith,一九八四)。Billig(一九九五)相信歷史由特定時間掌控國家結構的精英所不斷重寫;尋常民族主義及承托尋常民族主義的神話係所有民族國家生活的一部份。

人類學研究普遍認為:重寫歷史、神話在所有民族國家都好普遍。Eriksen(一九九三)承認:人類學家強調,歷史並非過去的產物,而係對當前需求的反應。新興民族國家為了令自己名正言順,常促進共同歷史的觀念。人類學家告訴我們,政治經常干擾歷史神話書寫。身份政治包括將現在固定在可行的過去。 因此,過去根據編寫歷史文本者的環境同欲望而建構(Friedman,一九九二)。

後殖民方面,政權更替時,無可避免要面對過去。愛爾蘭獨立時,跳回史前黃金時代。神話,尤其是神話歷史,允許愛爾蘭光復愛爾蘭,重新佔領自己的歷史,MacLaughlin (二零零二)相信十九世紀哲學家蔑視無歷史的民族(如西方帝國的殖民地),因此,新獨立的民族國家極之重視歷史書寫與神話製造,尤其當重寫歷史為國史,突出民族解放鬥爭。

英國殖民觀點的香港史

學者John M. Carroll在Edge of Empires Chinese Elites and British Colonials in Hong Kong中批評英國殖民史觀不重歷史脈絡,只重英國對建港的貢獻,忽略華人重要地位。

中國殖民觀點的香港史

據徐承恩(二零一二),九七主權移交前後,以愛國史觀出發的書籍如雨後春筍,中國學者一面倒貶低殖民統治,歷史淪為政治工具,無異於愛國洗腦教育。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研究助理教授鄺智文認為在一九八四年中英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後,中國出版的香港史書的政治目的更明顯,「愛國史觀的書強調香港是中國神聖不可侵犯的一部份,談到香港自某年代已受中國管治;更多的是強調華人對英統治者的反抗、英殖期間的社會不公等,如把省港大罷工寫成華人對殖民統治的反抗。」

王宏志(二零零零)《歷史的沉重》,剖析了中國國族史觀如何詮釋香港的歷史,然後逐一反駁:

一)略過戰後至七十年代之近代史:事關那幾十年,香港社會經濟各方面均急速進步,而中國社會屢受大躍進文革等折騰。香港人傾向認同殖民地政府為自己的政府。

二)強調英國統治為非法佔領:因戰敗而簽訂的條約,因形勢不如人而勉強簽訂的條約,仍是有法定地位的。中國倘若認為英國非法佔領香港,為何一直都不收回香港?

三)強調殖民主義的不公:華民受到的待遇比西人差,但至少香港一直都有基本的法治,市民有基本的言論人身自由。在香港做二等公民,遠比在中國做臣民有尊嚴。

四)強調中港自古一家親:香港島、九龍及離島所住的,大多是蛋家水上人,他們為百越族的後人。南宋廣元三年,官兵甚至屠殺大嶼山的蛋民。香港人著緊的,是在英國在港開埠後,作為社會政治制度的那個香港。

五)強調香港在中國國族建構的角色:香港之所以可以成為中國愛國革命的基地,正正就是因為香港是中國以外的政治實體。要不是香港殖民政府照顧他們,中國革命早完蛋了。

本土觀點的香港史書

以本土立場寫的香港史甚少,例如蔡榮芳(二零零四)《香港人之香港史》、Steve Tsang(曾銳生)(二零零七)A Modern History of Hong Kong、港大文學院副院長兼歷史系教授高馬可(John M. Carroll)(二零零七)A Concise History of Hong Kong、羅永生(二零零九)Collaborative Colonial Power、徐承恩(二零一五)《鬱躁的城邦:香港民族源流史》、陳雲(二零一六)《香港人手冊》、梁衍華(二零一六)《香港獨立論》。

蔡榮芳(二零零四)《香港人之香港史》,以港人為中心,重塑鴉片戰爭到二次大戰時,香港的歷史演變。原來無論係開埠初期來港謀生的華人與殖民者的合作、抵制美貨日貨,抑或海員大罷工、省港大罷工等事件,都睇到香港人始終以切身利益為依歸,以改善殖民統治為目的,從來無要求「香港歸還中國」。

Carroll(二零零七)論證中國政府是「遠比殖民政府更專制的政府」、大多數香港人「寧願接受英國殖民統治,都不想被中國統治」。

羅永生(二零零九)指出,「勾結」乃香港殖民管治的核心精神,同時亦係香港被殖民者身分的構成關鍵。書中引述了大量歷史資料,指出自十九世紀以來,從傳敎士辦學到政府辦學,在香港的敎育體制中,從來都並非直接靠攏西方殖民者思想,反而是因應當時的中國局勢和香港華人社區狀況而自我調節,最後建立了「間接統治」(Indirect Rule)的殖民模式。而生活在香港的華人,不論接受殖民地敎育的本地精英,抑或因戰亂而南來的讀書人,亦因香港文化結構,而發展出獨特的身分認同形態。

徐承恩(二零一五)《鬱躁的城邦:香港民族源流史》以香港人身分為立場書寫,挑戰大一統中國霸權。詳細論述香港歷史源流:從秦漢代講起,由百越、客家、閩南、蜑家等種族,敘述南方與隔了橫山絕嶺背後的北方之不同,再講到香港開埠如何建立文化民族意識、南渡學人又如何影響香港、香港主權移交中國,直至雨傘革命等最近歷史。

陳雲(二零一六)《香港人手冊》以本土角度寫香港編年簡史。

梁衍華(二零一六)《香港獨立論》古代史篇及近代史篇探討香港是否有異於華夏的歷史觀。當代篇則探討因為沒有獨立主權而在當代面對的問題。文化篇探討粵漢文化之別、香港文化異於華夏及粵英混合的特點。

香港史重點

徐承恩論證香港與中國之別在於嶺南文化對中原文化;海洋文明對大陸文明。筆者認為文化方面,香港本位史觀可大小通食,即堅持既中央又邊緣;既百越嶺南又華夏正朔;既東方之珠又西洋傳統。香港本來的文化乃係百越文化,蜑家文化,嶺南文化;中原本華夏文化中央,但歷代秀北方蠻夷入侵,中原人,包括士人精英,常常向南移,最後來到邊緣嶺南及香港,所謂禮失求諸野,尤其在中共文革徹底摧毀華夏文明後,香港於是成為「華夏文化最後一站」(參陳雲,二零一五,<李光耀逝世與香港華夏建國>)。香港的嶺南土風、華夏文化又與西洋大英典章傳統有機融和,自成偉大文明,足以傲視國際。

香港史古代史重點

原百越、蜑家海洋文明,後成中原王朝官富場(曬鹽)、採珠地,南宋時,大奚山(大嶼山)盧亭族曾因販私鹽而遭中原兵馬大屠殺。歷代由於中原戰亂,關山阻隔,香港保留古漢文化:古漢語(粵語)、古漢正字、古漢風俗道德(儒道佛)。南宋末年,宋帝昰、昃率臣民三萬來港統治(兩年前港鐵沙中線地下宋城出土證明此點),後雖厓山殉國,但仍有臣民留下,日人謂厓山無華夏,其實華夏道統就在香港(參陳雲,二零一三,香港遺民論)。

香港近代史重點

香港古代史與近代史的分水嶺乃係一八四二年南京條約,滿清將香港割讓英國,香港中國從此走上截然不同不同的歷史道路。香港逐漸形成自治傳統,有獨立的貨幣、法律、議會、文官制度、語文、財政、教育制度等等,以獨立身份加入國際組織,如「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世界貿易組織(WTO)、世界衛生組織(WHO)等。

香港史與中國史的關係

香港史與中國史的關係,須以香港利益為本位,講出以下事實:中國靠香港多於香港靠中國(參陳雲,二零一一,香港城邦論)。一九四九中共建政、六七至七七中國文革,香港收容避秦難民,並匯錢匯物資接濟中國饑民;一九六七香港土共騎劫工運,發起暴動;文革後,中共本氣數已盡,幸得港人八、九十年代無私北上,教中國人金融財技、工業實務,令其成為暴發戶;八四中英簽署聯合聲明,但之前的談判過程港人無份參與;八九六四屠城港人百萬人上街反共,其後大舉移民;六四後,中共被各國抵制,險些覆亡,端賴香港投資,方渡過難關;一九九七主權移交,許多港人含淚送末代港督彭定康;二零零三年七一五十萬人大遊行,反廿三條立法;二零一一年因中共加強殖民剝削,拒絕香港雙普選,本土運動開展;二零一五年始,中共視基本法、一國兩制如無物,香港獨立運動興起。直到今時今日,中國仍要靠香港融資套匯、人民幣離岸上市、洗黑錢、打入國際組織。

本土史觀乃係建立香港身份認同的利器,故務必爭取加入中小學課程。
參考書目:

Billig, Michael. Banal Nationalism. London: Sage, 1995.
Carroll, John M. A Concise History of Hong Kong. Hong Kong: HKU Press, 2007.
Carroll, John M. Edge of Empires Chinese Elites and British Colonials in Hong Kong. Hong Kong: HKU Press, 2007.

Eriksen, Thomas H. Ethnicity and Nationalism. Anthropological Perspectives. London: Pluto Press, 1993.

MacLaughlin, Jim, Reimagining the Nation-State. The Contested Terrains of Nation Building. London: Pluto Press, 2001.

Smith, Anthony D. “Ethnic Myths and Ethnic Revivals,” Journal of European Sociology, Vol. 25, 1984, pp. 283–305.

Smith, Anthony D. “National Identity and Myths of Ethnic Descent,” Research in Social Movements, Conflict and Change, Vol. 7, 1984, pp. 95–130. 5. Ibid., p. 105.

Tsang, Steve. A Modern History of Hong Kong. New York: I.B. Tauris, 2007.

王宏志。《歷史的沉重》。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二零零零。
徐承恩。《鬱躁的城邦:香港民族源流史》。香港:圓桌文化,二零零五。
梁衍華。《香港獨立論》。香港:香港專業研習學會,二零一六。
陳雲。《香港人手冊》。香港:文化工作坊,二零一六。
陳雲。《香港遺民論》。香港:次文化堂,二零一三。
蔡榮芳。《香港人之香港史》。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二零零四。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