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文化民族運動與政治民族運動


曾焯文:文化民族運動與政治民族運動

pic via 網上圖片

根據英國倫敦經濟學院教授John Hutchison (二零一三),文化民族運動(cultural nationalist movement)基本目的係形成民族共同體(national community),形式係種族歷史復興(ethno-historical revival),推廣民族語言、文學、藝術、教育活動及經濟自足,政治效果無疑有,但志在形成道德共同體,多於政治效果。道德共同體係個社群,其中的成員,在造任何影響其他成員的事前,會思量如此對否?文化民族運動用復興重生的比喻,但志在推廣社會政治創新。

文化民族運動(cultural nationalism)同政治民族運動(political nationalism)有何分別?John Hutchison (二零一三)指出文化民族主義者常參加政治活動,甚至於顛覆活動;政治民族主義者亦可能論辯其民族有古老獨特的文化,正受到外族統治威脅(按:例如香港繼承華夏正朔,而專門摧殘華夏文化的共黨正在威脅香港粵語及正體字),以此為由爭取政治獨立。

據已故威斯康辛州大學榮休教授J. Armstrong(一九九三),文化民族運動同政治民族運動都認為民族由歷史決定,由人的意志塑造,兩者都鼓勵公民社會興起,有教養的公民,不分社會、經濟、宗教地位,參與多元公共空間。但文化民族主義基本關心建立強大的社群共同體;政治民族主義注重建設強力的地域國家。

John Hutchison (二零一三)認為文化民族運動關心民族道德共同體(moral community)的意義及身份多些。好多文化民族復興運動(例如德國文藝復興)與宗教改革運動(例如馬丁路德所創新教)息息相關,欲調和傳統信仰同進步意念。身份建立活動不一定同政治分得開。

為達到民族自立之目的,文化民族主義者(例如作家、學者、藝術家、宗教家、歷史學家、考古學家)及政治民族主義者(包括在朝議員、在野革命黨、街頭戰士等)有時各有各做,有時互相合作。

參考書目

Hutchison, John (2013). “Cultural Nationalism”. In The Oxford Handbook of The History of Nationalism, ed. John Breuilly, N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p. 75-94.

Amstrong, John Alexander (1993). Nations before Nationalism, Chapel Hill, NC.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