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粵辭正典》之捉錯用神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zuk1co3jung6san4捉錯用神。估錯心理、動機、事情重心。

[例]二零一六年九月六日香港電台《千僖年代》,梁頌恆:討論香港前途嘅勢力...係會成長,而且成長嘅速度可能比預期中更加高添。因為其實...正正匚二零一六年嘅幾件事裡面,其實已經反映咗啲問題,就係...我地一直相信我地以民主制度為我地成個民主運動爭取箇個終點站,似乎有啲捉錯用神...立法會假如今日全面直選都好,某一啲嘅候選人,包括梁天琦,都係無得選,大家就要恁下後面啲原因究竟係啲乜嘢,實際上唔關制度事,唔關法律事,呢個係政治問題。


曾焯文按:用神,八字算命術語。對八字有利之五行干支,即用神、喜神,對八字不利者即忌神、仇神。「捉用神」,即斷判命主強弱後,再判斷那有用之五行干支。

宋.徐大升《淵海子平》(據鬼谷子,李虛中,徐子平等先師論命成果而編)若年月有吉神,則要時歸生旺之處,若凶神,則要歸時制服之鄉,時上吉凶神,則年月日吉者生之,凶者制之。假令月令有用神,得父母力;年有用神,得祖宗力;時有用神,得子孫力;反此則不得力。明朝萬民英《三命通會》吉凶全在時消息。日主用神太盛,宜時以節制之;日主用神漸衰,宜時以補助之。柱中雖有凶神,時能節制,亦不能為禍。《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評:自明以來談星命者,皆以此本為總彙,幾於家有其書……其闡發子平之遺法,於官印、財祿、食傷之名義,用神之輕重,諸神煞所係之吉凶,皆能採撮群言,得其精要。

清朝沈孝瞻《子平真詮》八字用神,專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剋不同,格局分焉。財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順用之者也;煞傷劫刃,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當順而順,當逆而逆,配合得宜,皆為貴格。用神者,八字中所用之神也。神者,財、官、食、印、偏財、偏官、偏印、傷官、劫刃是也。八字中察其旺弱喜忌,或扶或抑,即以扶抑之神用神,故用神者,八字之樞紐也。所取用神未真,命無准理,故評命以取用神為第一要義。取用神之法,先求之於月令之神,月令者當旺之氣也。如月令無可取用,乃於年日時之干支中求之。用雖別求,而其關鍵仍有月令。

《紅樓夢》如今尊駕為母問病,用神是初爻,真是父母爻動出官鬼來。五爻上又有一層官鬼,我看令堂太夫人的病是不輕的。還好,還好,如今子亥之水休囚,寅木動而生火。世爻上動出一個子孫來,倒是剋鬼的。

民國徐樂吾《子平粹言》卷二〈辨體用〉用從體出,不明其體,焉知其用,舊式命書,皆以六格為提綱…格局乃用神之先決問題而非用…格局有定,而用神無定,以格局用神混為一談,自亂體例,宜乎混淆而難明矣。

李願聞、龐秋華(一九六三)撰曲(龍圖導演、司徒安編劇《糊塗福星》插曲,高明、賀蘭 、李香琴演唱)幫:你地挨身並頭兩親近,當真似足一對愛人,天天在房暗鬼混,必有曖昧,咪當我老襯。生:誰當妳老襯,咪嬲啍啍,火起猛鬧人,我與阿翠好均真,妳咪捉錯用神。旦:奉勸表姊休動憤,我行為正當非過份,妳無謂呷錯醋,生妒恨,我絕冇存心勾引。幫:妳精乘夾靈敏,共佢最襯,我可以轉手將佢讓贈,等你二人安心婚嬪。生:佢根本冇向我勾引,吳應該冤枉妄自責人,重當我貨物亂轉讓,確實胡混,令我火憤。旦:您切莫嘈嘈震,表姊妳亦無謂激人,我孖佢不過作伴襯,妳休要禁怒憤。幫:你地成晚密談密斟,顯出係有心。生:我地相對談話幾禁閑,妳何必得罪人。旦:實情係氣壞人!

林夕(二零零九)詞〈沒有腳的小鳥〉(朱俊傑作曲,古巨基原唱)無謂吧 不要累人 不要累己;不想再傻 嫌遺憾未夠多;捉錯用神 都錯在我 擁抱前 寧可飛過;不必管你愛什麽 戀一片碎葉也更好過;就趁我不欠你什麽;彷佛羽毛 誰也可以輕輕放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