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施丹:粵獨救烏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投稿】施丹:粵獨救烏坎

大中華派有種老掉牙的想法:大陸人很慘,有血性的香港人必須支援;本土派說香港問題已自顧不暇是毫無人性,而且要民主就要跟中國維權人士結盟,之類。

對,烏坎人很慘,林祖戀很慘,但我們要做的,是為悲慘的人哀悼,還是令世上悲慘的人少點?

烏坎血腥鎮壓是血的教訓:村民抗爭,言必稱擁護共產黨,高舉五星旗,聲明「一切抗爭僅基於利益,僅限於基本權利,非政治對抗」,只罵貪官不罵皇帝,抗爭之餘很「錫住」共匪,一直被大讚甚麼堅韌的理性,避免了事件極端化,但下場如何?

共匪是甚麼人,你以為對他們表示忠誠、「識做」,共匪就不殺你?對抗共匪,怎可能連矛盾論也不懂?毛澤東說,聯合次要敵人,對抗主要敵人。共匪不打你,不是因為你聽話,不觸其逆鱗,而是因為他未有能力幹掉你,他要麻痺你,令你日後乖乖受死。

甚麼「朱五點」啊,那不過是共產黨慣用的拖延托詞,表面跟你講民主,背地裡耍詭計。說甚麼給你選村委民主化,他們說話算數嗎?暗地拿些經濟罪名將林祖戀收拾掉,不拿貪官,專打村民。你問共匪?共匪說中國獨立司法懲處犯罪者,外部勢力不容干涉。共匪要用利你,就甜言蜜語;利用完,就將你一腳踹開,還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共產黨啊,老子不信!

這是拿抗日神劇《俘虜兵》的對白改篇的。當年國民黨中計,現在烏坎村也中計。當年人們看了對白笑翻天,但為何笑完就不懂記取教訓?整件「烏坎事件」根本就是共匪慣用模式,不足為奇,奇就奇在,那些自稱跟共匪對陣幾十年的大中華派,每次都是同一個悲憤模樣,學習能力等如零。

筆者不少記者朋友,為烏坎義憤填膺,要用筆為他們伸冤,記錄他們如何悲慘,政府如何可惡,云云。

很慘,但要烏坎不慘,只有一途:烏坎再不受共匪統治。烏坎在共匪眼中是造過反的亂民,宋江李逵林沖甚麼下場,林祖戀和村民就甚麼下場。

香港人現在還不知道,共產黨最喜歡麻痺臣民,令你以為可以談判妥協,共匪還是講理性的,是肯納諫的明君,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可反抗時不反抗,最後共匪等待時機成熟一舉殲敵,你們這班刁民就坐以待斃。

大中華派重覆論點廿多年,說只有中國民主,香港才可民主。結束一黨專政不外乎兩種方式:武裝革命和共匪良心發現。前者當然沒可能,因為革命要「有槍有炮」,沒人「有準備坐五十年監」。

後者則是不世英主虛心納諫,下詔罪己,親賢臣遠小人,總之又是只罵奸臣不罵皇帝,因此每次中共換屆,總是對新總書記無限暇想,一地都是精,不論是不斷收緊民間自由空間的胡錦濤,還是大舉肅清黨內異己大有千古一帝之勢的習近平,大中華派都是滿心歡喜滿懷希望。明明他們眼中的中國維權盟友日復日被打壓,無理判刑,卻鮮有見他們批胡批習。

甚麼「建設民主中國、結束一黨專政」,表面上是取共匪性命,但為何共匪讓你年年在維園激情喊叫?因為他知道,你早就中計了,覺得跟共匪有得傾,甚麼殺着只是揸流灘,建設民主中國並不是真做,而是為了拿贖罪券覺得自己已「做左啲嘢」,自我安慰。

共匪見你們年年喊口號點蠟燭今天我,就以為可以撼動政權,用愛與和平穿透坦克,共匪拍案大笑,好吧好吧,小屁孩們玩玩泥沙兒,由他們去,他日香港人口被溝得夠淡,香港人變成少數族裔,到時就慢慢收拾你們。

因此,大中華派真的想救烏坎,只有廣東獨立。香港人要幫廣東獨立,自己就要先獨立,各省同時牽制共匪,共匪就不可能專注對付一省一區。胡適說「為個人爭自由,就是為國家爭自由;為自己爭人格,就是為國家爭人格」,我不敢說港獨能救烏坎,但至少能救自己。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何以保人?
作者簡介:新聞從業員,有心殺賊,無力回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