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馬特:難言輕輕抹去的暴力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有些事情發生了,就難以在記憶中抹去。尤其是暴力。

九一一襲擊之後,有記者訪問剛剛逃出滿身灰塵的生還者,親身目睹事發經過有何感受,他的回應是:「好似電影一樣」。在荷里活災難片出現過千次的場面突然於現實生活中出現,感覺有點超現實。

對大部分身處都市的人而言,暴力和戰爭是很遙遠的事,是中東、非洲、美國和搭利班的事,而對這些事情的認知全部透過媒體——電視的畫面、報紙的照片、網絡的影片——但他們並沒有真正經歷過暴力。暴力並不是存在於現實生活中可見可感覺到的事,乃係在報紙上新聞報導中電影裡才會出現的元素,對都市人而言,很難想像暴力超越這種限制出現於現實生活眼前。

室外三十七度高溫異常炎熱,家裡冷氣瀰漫舒服得很,一屁股坐在軟熟的梳化上,翹著腳,主播娓娓道來報導法國的示威者與警方爆發衝突,有示威者扔石及汽油彈,事件中有數十名示威者被捕。一切是多麼的平常,多麼的自然。大部份人的角色是旁觀者,在一個安全的距離見證著暴力的發生,卻不曾參與牽涉其中。大部份香港人和暴力的距離就是梳化和電視機之間的一米,但當一米外有示威者在龍和道被打時,大家的一米似乎有差異。

對親身參與的人而言,一米外就有同伴被拳打腳踢,暴力不單跟自己的距離是真真正正的一米,暴力還發生在自己身上,有近距離的接觸。警棍和胡椒噴霧是有感覺的,是強烈而真實的。但對中產而言,示威者被打只不過是云云新聞之一,就跟外國有衝突敍利亞有內戰歐洲有恐怖襲擊一樣,沒甚麼值得稀奇,示威者被警察打是天經地義吧。

可惜,被打的人非但沒有得到任何安慰和道歉,還被要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稍作反擊便是破壞運動,而整個社會也聯合起來一齊攻擊示威者阻人搵食。經歷過切身的暴力,卻得不到應有的處理,更不用妄想政權會為警察的行為道歉–歡迎來到真實世界,講實力不講道德的世界。韋伯對國家的定義–能夠合法地擁有、使用、並且壟斷暴力的組織或機構–有力地展現在眼前並得到驗證。

施暴者是政權,卻沒有人敢制止。要變得強大有實力保護自己甚至推翻政權,這是示威者作為被暴力對待後卻得不到公正處理的回應,大概也是本土派右傾的根源。施暴者繼續施暴,為何還要大愛包容他?與中國的割裂乃源自於此,暴力的源頭就是中國政權,唯暴力做成的傷口沒得到處理,與中國的割裂也無法挽回。六四平反了廿幾年,政權還是鐵板一塊,我又何必對其有所期望呢?政權拒絕道歉拒絕認錯,唯有將之徹底推倒。

或許我們並不求甚麼,只是創傷以後能得到公允的處理及保護自己。但中國傳統父權社會中,有權力的人都不用道歉,正如無論父親做了甚麼,他都不用道歉,因為權力在他。政權不變,唯有人民變。
作者簡介:九十後廢青,閒來無事寫寫文章。滿腦子牢騷,喜與人思辯。對香港文化且愛且恨——愛其電影、音樂、文學,恨其自私、虛偽、犬儒。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matthknationalist/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