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歐哲學家齊澤克:比起難民更擔心無視難民為歐洲帶來問題的左翼份子


斯洛文尼亞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近期發表新的著作《Refugees, Terror and other Troubles with the Neighbors》,書中大談移民和難民危機為歐洲帶來的威脅。他於書中更提到,比起移民和難民,他更擔心一眾「自由主義者」。齊澤克直指一眾左翼份子一直無視難民對歐洲帶來的問題,而自己的著作正好發出一個拼死而絕妙的聲音去打破這份沉默。

齊澤克在書中主要提及,西方的價值觀與來自非洲和中東的價值觀截然不同、移民和難民為歐洲帶來恐怖主義的威脅,以及一眾移民因就業競爭以及資源問題為歐洲帶來無可避免的緊張關係。這些問題都令他感到非常不適,而當中令他最為擔憂的是,現時於歐洲中的一眾左翼份子試圖迴避移民帶來的問題。

自二O一五年的巴黎的恐怖襲擊事件後,齊澤克警告說,自由主義者不應再認為討論難民以及移民問題是一個禁忌。他指出,一眾自由主義者在接納不同文化的人去到歐洲時,亦應同時公開討論以及面對難民為歐洲人帶來的安全問題以及危險。

齊澤克的書中指出,左翼的沉默是起源於一個錯誤的觀念。他指出,一眾左翼人士一直宣稱,一般人可能在開始時並不喜歡那些難民以及移民,但只要他們與難民交談後,就會發現大家都是一樣的人,沒有差別,左翼人士更會宣稱這就是一種人道主義。但齊澤克指,這絕對不是,一眾歐洲人與那些難民以及移民是有根本的區別,而真正團結的社會當然會有這些差異。齊澤克指出,理解和接受難民與歐洲人之間所存在文化差異,才是真正接受的基礎。

齊澤克引用一句聖經箴言「愛你的鄰人,如愛自己」,提出問題並不是那麼簡單。他指出,而那些難民正正是歐洲人的「鄰居」。齊澤克說:「鄰居不是同胞,而是一個和我們一樣的人。鄰居恰恰是那個你自以為與你接近的人,然而,當出現錯誤,你就會告訴自己『我的上帝,我不認識這個人的』。」

齊澤克指出另一個左翼人士的問題,就是過份神化難民們的痛苦,更指因為他們的痛苦而顯得特別高貴。齊澤克否定這個浪漫的幻想,他並不認同苦難可淨化一個人,使人成為一個高尚的人。相反,他認為痛苦才迫使他們做盡所有事,才令他們得以生存。

但齊澤克亦指出,這並不意味著歐洲應拒絕這些人尋求庇護和照顧,但他認為歐洲人應更現實地面對實際的情況。他說,成為人道主義很容易,但當前題是在幫助別一個善良友好的人。他質問但若所幫助的人,並非個善良友好的人,大家應什麼做,還是應照樣幫助他們?

齊澤克表示,「難民,是為全球經濟付出的人道主義代價」。他指,除非發生了一個「激進的經濟改革」,否則歐洲根本無能力消除難民以及所帶來的危機。而歐洲現時唯一的可做,只是確保難民能有尊嚴地生存到達海岸。

齊澤克續指,一眾左翼人士一直拒絕面對難民和歐洲人之間的文化差異,更指那些公開談論的人為反移民的右翼勢力。齊澤克稱一眾左翼人士與其在「伊斯蘭恐懼症」下禁止任何批評伊斯蘭教的行為,不如拿出勇氣公開討論不同的價值觀之間的差異。齊澤克指這是一個簡單的事實,顯然大部分難民的文化以及人權觀念與西歐觀念格格不入。他續指,互相尊重及包容顯然是行不通。

最後,齊澤克指出歐洲人應從新思考何為「民主」,因為歐洲人經常指,歐洲人應更開放,更民主的,但他們卻大多數人都明確反對一眾移民。所以他指出,這是一個立場,而非是不是一個民主決定。因為明明大多數歐洲人是反對移民,這只是一個道德標準,但歐洲人卻要接受和照顧難民。

齊澤克是一個當代文化批評上具有影響力的聲音。他的作品觸及多方面,從精神到電影研究都有,他被外交政策雜誌稱為「名人哲學家」。他經常就民主和資本主義,政治正確性以及性等話題發表特立獨行的觀點,他獨特的發言更令他被稱為 「馬克思主義的兄弟」。

資料來源:Quartz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