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策展故事到對今屆立法會的寄望——何慶基專訪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從策展故事到對今屆立法會的寄望——何慶基專訪

本土新聞

撰文:譚曉欣

何慶基(Oscar Ho)是香港極少數非政府機構的全職策展人,亦是九十年代初最重要的一個,他也曾是德國文件展(亞洲區的代表)委員之一。

堪稱國際大都會的香港,大眾對策展人(curator)這個專業卻非常陌生。「策展人就是一個策劃展覽的人,但當中並不簡單。由一開始的甄選作品、如何掛上作品、到出版場刊、裝置藝術品、處理傳媒等等亦相當複雜,但當中更為複雜的是理念上的,因為選擇作品時,為何選擇『這』而不選擇『那』。當你揀了這件藝術品後,又應如何演繹那作品呢?還有的是,你該如何去界定你的觀眾呢?你所決定不同的對象亦決定你如何去演繹這件事。當展覽要運去外國時,整件事更複雜,因為各地文化亦有不同,所以是一個相當複雜的行業。」Oscar說。

二十年來的策展故事

Oscar指二十一世紀藝術其中最大的革命,會發生在展覽的策劃和展示形式上。「策展人就像一個中介人。由上世紀末到二十紀初,不少藝術家亦會兼任策展人,但當機制越來越複雜化以及專業化,策展人的角色轉變為一個展覽的領袖、核心成員。現時界定什麼是藝術,不免會透過文化機構或學術機構,而策展人就是機構當中,告訴大眾什麼是藝術什麼不是藝術,或這些藝術品的意義何在,所以當中角色相當重要。」

Oscar剛出版的《拆拆剪剪》是他二十年來的策展故事,簡單一點講,是一個如何調度、平衡,使藝術在特定的策展意圖中展示,其中可和政治、商業、群眾、藝術家發生不少火花。書內記載了不少故事。八九後文化界認為香港人須建立對自身文化身份認同,他呼應所處地方的文化歷史,其中包括被邊緣化至建制外的,包括今天大家都認識的邱良攝影,九十年代前,只有小撮圈中人認識他,然而他的作品深入生活和社會的細緻觀察,幽默中帶嘲諷,作品展出後引來廣泛回響,這是早年的香港景象;九七期間一個名為《香港三世書:歷史、社群、個人》三環節的展覽,尋找一個本土神話「盧亭」、找本地藝術工作者根據大綱製造考古遺物,又虛擬二O四七年的香港歷史博物館,邀公眾借出他們認為應放在五十年後,能展示香港回歸前面貌和港人感覺的物品,展覽企圖提出「誰有權寫歷史?」的問題。

從二十年來的策展故事到立法會的寄望——何慶基專訪

 

策展人在體制外的角色重要性

我們相信許多展覽,策展人都需要有足夠的自由度,而Oscar認為民間和政府體制內的策展人可謂差天共地,政府機構內的是公務員,要守規矩、不可突顯個人、做事時要先寫報告、亦會有多方面的考慮如政治等等。在政府以內的策展人跟隨公務員的制度,公務員三年會調一次位,會跟隨年資而轉。但換言之,假設你是一個國畫專家,三年後若當代藝術方面有位置,你就可能需要調任至那裡。這樣藝術專業化影響很大。所以公務員文化與體制外,文化上統籌上差很遠。雖然民間的策展項目有時亦會因贊助問題而對策展時有規範,但你若問政府拿錢,亦會有各樣的限制。而不同之處在於,政府只有一個,但商業機構有很多,商業機構強迫不到你搞展覽,最多索性不搞。

Oscar又批評,香港每年花數以億計的金錢去建造硬件,但對於培養人材卻未有多花資源。這是香港政府一直為人垢病的地方。若沒有這方面的專才,唯有請外國的專家來,但某些地方,是外國專家幫不到的。因為你若連廣東話也不懂,怎樣搞本地文化呢?唯有走國際化的路,但最後只會淪為別人的舞台。比起南韓、星加坡,香港政府對於軟件的培養看法很膚淺。現時,政府內培養策展人,最多也是搞一些海外的實習,即使給你去交流三個月到六個月,但若沒有一個實在的博物館營運經驗,你看不到背後複雜的機制。

失落的文化政策

有關香港政府向被詬病只懂硬件,不重視軟件的問題,Oscar提到O三年以來香港出現第一份文化政策,當的委員會建議把博物館公司化,把博物館擺脫公務員的體系。但後來,博物館的員工反對,政府就藉此拖延,成立另外一個委員會,相當荒謬。新的博物館委員會亦建議博物館應該公司化,換句話說,兩個前後由政府成立的委員會亦建議博物館應該公司化。但幾年前,政府還是決定最後還是不公司化。當政府沒有決心從體制內解決問題,只打算「起多幾棟野」,這種心態一定「衰硬」。香港政府的政策即是寫出來,也未必一定會落實。

新一屆立法會的寄望

對於新一屆立法會,Oscar說:「當然我們會渴望有人重提這件文化界的事,但問題是上一屆政府太多事了,去先處理普選、選舉這些事也是相當合理,但現在也是時候去認真處理這些關於文化的問題,就例如西九現在又決定『不起』那個大劇場,但『斬下斬下』,最後變成什麼都沒有。現時『縮皮』,以超資為由,但超資並不是藉口,因為起初你已計算了這件事。當年立法會撥出這批錢,是按你的建議書來做,你是答應了各樣的東西,立法會才撥錢給你做,你現時把整件東西拆去,到底算什麼意思,是「呃秤」嗎?但事實上,文化界仍有不少人對今屆立法會有期望。若新一屆立法會的年輕人對議題有興趣,當然希望可靠他們去質詢一眾局長,令局長門知道並不是『山高皇宮遠』,認為文化是可以不理。」

受訪者簡介:

何慶基亦是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主任,加拿大薩省大學、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學院研究院畢業,於德國德意志博物館、紐約現代藝術館受訓,曾任香港藝術中心展覽總監、香港政府民政事務局高級研究主任、上海當代藝術館創館館長、香港藝術發展局創局成員,以及西九文化區博物館顧問小組成員,負責構思M+的理念,曾於香港、亞洲、歐美、澳紐策劃逾百場展覽,為亞洲文獻庫創會董事,以及第十三屆卡塞爾文獻展國際評審委員會成員,負責甄選該屆的策劃總監。

何慶基是國際藝術評論人香港分會的創立人,從事文化評論逾三十年,於本地及國際刊物如《信報》、《明報》、《蘋果報》、《當代藝術新聞》、《ART JOURNAL 》、《ARTFORUM》、《ARTASIAPACIFIC》及《NEWSWEEK》等發表文章。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