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史密夫與香港民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英國民族學大師,安東尼.史密夫Anthony Smith(一九三九至二零一六)兩月前去世,史密夫一九九一年名作《民族身份》(National Identity)論證民族族群(ethnie)有六大特徵,原來香港都有齊,以下且逐一闡明。另一方面,委任區議員方平最近為文曰:「香港人從來就不是一個「民族」(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七日《明報》),以下扼要回應。

一,集體名稱。

香港由英殖時代開始,已用香港名稱,獨立加入國際組織如世衛、世貿之類;今時今日香港人去到外國,亦多自稱香港人,而非中國人。

方平:「香港地區只是通過不同年代的逐步侵略佔領而形成的當代行政區劃,並非一個天然的地理概念。香港地區成為一個普遍接受的地理概念,其歷史年代也很短,彼此之間並沒有不可分割的認同感。」

答:香港歷史年代有一百七十幾年,長過中華人民共和國百幾年;明朝、滿清、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版圖變過無數次,所謂中國亦非「一個天然的地理概念」。

二,共同祖先神話。

南北朝劉宋時神僧一杯渡海,來到香港屯門修道,居青山大山岩,其徒在岩前築一茅屋作杯渡庵,後稱青山古寺;民國初年改建成青山禪院。南宋朝廷打擊香港私鹽商販,倖存者居大嶼山,成為蛋家人祖先,留下盧亭人魚族傳說。清朝東莞人鄧淳《嶺南叢述》:「大奚山,三十六嶼,在莞邑海中,水邊岩穴,多居屹蠻種類,或傳係盧循遺種,今名盧亭,亦曰盧餘」。

三,共同歷史記憶及價值觀。

中原歷代往往被北方蠻夷入侵,例如五胡亂華、五代十國、蒙古滅宋、滿清入關,中共竊國,不服暴政的中原民眾不少南移走難,最後有些落到香港。同時,歷朝又多文士被貶嶺南,如韓昌黎、蘇東坡、屈大均(參陳雲(二零一零)<保衛大粵語>)。所以,香港人的歷史記憶,甚至基因, 富氣節,並多抗暴愛自由成份,有別於大陸人。

香港人係大宋及英殖遺民(參陳雲(二零一三)《香港遺民論》),兩年前,港鐵沙中線地盤掘出的地下宋城證明:宋帝昰及宋帝昺曾率三萬軍士臣民,在香港市中心統治。香港當然又經大英一百五十年統治。林沛理(二零零七)《香港,你還剩下多少——香港例外主義之死》指出英國殖民地主為香港人帶來法治、有效管治、科技、文明、繁榮,令香港人永遠懷念英國殖民統治。

香港的核心價值係仁愛自由,即儒家的仁,加英美的自由,再加基督的愛。儒家的仁足以概括仁義禮智信;法治係制度,並非價值;香港人口超過十分一係基督教徒。(參陳雲(二零一零)<難為飛龍定價值>)。

方平:「英國人佔領之前,香港島和新界一直是個移民地區,其特徵就是人口不斷流動,居民主要來自不同時期不同地區的漢族民系,難免因姓氏、地域、語言、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的不同而產生某些矛盾和碰撞。原有的南方少數民族住民被不斷同化,乃至消失。以新界為例,鄧、廖、文、侯、彭等五大姓氏,各有族譜及其歷史,並不屬於一個可以相互承認的共同血緣。」

答:史密夫的民族論根本不強調血緣;方平漠視香港人的祖先多為抗暴避秦者。

四,一項或以上共同文化元素。

香港文化,無論雅俗,均融匯華夏文化同英國典章精髓,自成偉大文明。華夏文化在中國大陸已亡;香港保留古漢語(粵語)、古漢字(香港用正體而非殘體字)、古漢風俗道德(正宗儒釋道;清明、重陽、端午在港為公眾假期,在中國則否),係華夏文化最後一站(參陳雲《香港遺民論》)。香港粵劇泰斗唐滌生(一九一七至一九五九)媲美英國莎士比亞,香港小說家金庸的武俠小說享譽全球;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粵語流行曲,港產片華洋共融,莊諧並重,瘋魔亞洲,衝出國際。武術家李小龍(一九四零至一九七三)所創截拳道融合道家哲學,折服四方華洋。

陳雲(二零一一)《香港城邦論》:「香港本有的嶺南文化得到英國現代政治制度庇護及提升,可以獨樹一幟,兼容並包,有本土之創新,單是思想流派,便有中國新儒家(錢穆、唐君毅、牟宗三等)、現代佛學(印順法師、霍韜晦等)、歐陸哲學(關子尹等)、英美哲學(勞思光、李天命等)、自由經濟思想(張五常)、新左派(文化研究學派),美術有嶺南畫派,國學有饒宗頤……在戰後短短二三十年間冒起,彈丸之地,思想哲學之盛,可以與中共統治之大陸匹敵。」(曾焯文按:綠色運動有周兆祥博士、性學有吳敏倫醫生、散文有陶傑先生、政治理論有陳雲博士。)
方平:「香港一直以來作為移民和交通樞紐,以及近代以來作為東西文化共融交匯的代表,其文化特徵正是多元、包容和自由,完全不符合民族(甚至族群)的強烈認同和排斥外族的心理特徵。有史以來,「香港」的華人與洋人、精英與草根在語言、宗教、風俗習慣上彼此隔離。」

答:香港主流文化係華夏文化,並有機結合英國西洋文化,偽左翼同共產黨正想以包容新移民之名,溝淡香港主流文化及銷毀其核心價值,以便境外勢力殖民香港。陶傑(二零零二)<人口大排洪>指出:近年移居香港的大陸人多為劣質人口。陳雲(二零一三)<新移民與新殖民>:「移民是願意融入當地文化的弱勢者,九七前來香港的大陸人,是自知處於文化弱勢而願意吸收香港的中西文化和講廣東話的一群人。九七之後來的大陸人,大多……以為香港被中國收回,於是狐假虎威,認為自己處於文化強勢,不願意接受香港文化,甚至要改變香港文化,要香港人講北方話來遷就他們。這群人是新殖民,不是新移民。」陳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三日)面書<多元主義的流弊與華夏主流的高舉——香港建國的國情咨文>:「一個沒有文化主流或賤視自己文化主流的地方——例如香港,高舉文化多元主義,是空出主場,香港得到的,不是多元主義,而是境外強權文化的入侵和霸佔,而這種境外文化,是不會落地生根的,不會保護本土的。」

五,與家園領土關係密切。

一八四二年,中國清朝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永久割讓香港島,此後再簽訂《北京條約》和《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分別割讓九龍和租借新界,這些由英國統治的地區構成而今香港的領土範圍。自一八九八年英國租借新界,香港即以羅湖橋為邊界;一九五一年,香港政府根據《公安條例》設立香港新界北邊境禁區,與中國區隔,其中包括北區的沙頭角市及鄉郊、羅湖、文錦渡、打鼓嶺及元朗區落馬洲及支線範圍。換言之,港島、九龍、新界,正是香港人的家鄉。

方平:「在英國佔領之前,香港地區的主要生產方式有農業、鹽業、漁業和江海交通運輸業。而英國佔領之後,隨着資本主義工業和現代城市的興起,香港人的經濟生活在全球化背景下更加不具備任何共同或者區別意義...香港不曾擁有自己獨立的政治機構,無法以「無國家民族」(nations without state)的名義要求獨立。」

答:陳雲(二零一一)《香港城邦論》:香港自英國統治以來,一向有城邦自治傳統:有自己的議會同文官制度(英殖時代,英駐港總督,有時甚至會為香港利益,向英廷據理力爭),有自己的司法制度(行普通法)、教育制度、語言文字(粵語及英文為實然口頭官方語;英式英文及正體優雅唐文為官方文字)、郵政系統,有自己的金融體系同貨幣。中國要依賴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融資套匯,人民幣離岸上市。

六,人口中不少有團結精神。

上世紀六十年代前,從中原來港人士多當香港係暫居地,自己係過客。七十年代起,戰後在港出生的一代長大成人,開始對香港產生歸屬感。零三七一大遊行反廿三條,本土意識興起。二零一一年起迄今,中共加劇殖民,高鐵等掠水大白象工程、雙非人、自由行、走私客、普教中;廉署、港大、醫委會紛紛赤化,中共甚至明目張膽跨境拉異見人士,結果激生本土派,理論代表為城邦論(二零一一)及民族論(二零一四),即自治派及獨立派。 兩派均凝聚大批熱愛本土的香港人。本年七月,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公布一項民調結果:百分之十七香港人支持香港獨立,越後生的越傾向港獨,十五至二十四歲受訪者,更有四成支持港獨。本月立法會地區直選三十五個議席,新興本土派共奪六席,證明已成氣候。

方平:「在共同心理素質方面,香港人或許與別的中國人群體有着比較明顯的區別,比如對於法治、自由和廉潔的追求,但這也不是香港從來的價值觀,而是在香港經濟騰飛基礎和中國回收香港主權的背景下形成的。持有香港居民身分證者對「香港人」這一身分的心理歸屬,無論是從外部態度還是從內部意見來看,也一直處於變動之中。」

答:法治,如前述,並非價值觀。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最新調查顯示,百分之四十一點九的香港人會稱自己為香港人。

總之,根據安東尼.史密夫的定義,香港人無疑係民族,而且係足以傲視全球的先進民族。值得注意者,以上六項特徵,除第二項稍為觸及祖先,其餘均不提種族(race),故大部份港人與大部份中國人雖同屬漢族,仍可當做兩個民族。方平文章則完全漠視香港一百七十年的自治傳統以及香港人的本土意識。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