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歷史 林建強倡九龍公園改名為「林則徐紀念公園」料引爭議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今年是英國佔領香港一百七十五周年,有本港民間歷史學者兼歷史文物收藏家以出版書籍、舉辦展覽及聯同多位香港歷史學者進行講座,回顧引致香港從中國領土割讓予英國,成為英國殖民地的鴉片戰爭,活動強調多角度反思歷史,既點出殖民不公義的本質,亦總結殖民帶來的積極影響。其中,主辦者表示為還原當年禁鴉片的中國清廷欽差大臣林則徐在香港史上的地位,將推動特區政府在港設立「林則徐紀念公園」。

有關建議稱不須特建一公園,只須把現於尖沙咀的九龍公園改名為「林則徐紀念公園」便可,因尖沙咀曾有林則徐禁煙及鴉片戰爭的相關歷史發生。

反思歷史 林建強倡九龍公園改名為「林則徐紀念公園」料引爭議

前香港警隊警長林建強多年來收藏多種警察歷史文物,從文物中研究鴉片戰爭。
(圖片來源:林建強臉書)

在香港當下面對二零四七年的二次前途問題眾聲討論中,估計此建議會引發政治爭議,而倡議者則指此事純為紀念和尊重歷史,與現時的政治爭拗無關。

民間史學者辦活動紀念香港被英人佔領一百七十五年

源起於第一次鴉片戰爭(一八四零至一八四二年),英軍於一八四一年一月二十六日登陸香港島上環水坑口街(故此街英文為Possession Street),標誌著香港開埠,香港島割讓予英國,成為英國殖民地,今年剛好為一百七十五周年。至第二次鴉片戰爭(一八五六至一八六零年),清廷再戰敗而割讓南九龍半島予英國。一八九八年,英國強迫清廷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北九龍及新界九十九年。

發起上述歷史紀念活動的是本港一位曾任職警隊三十四年的香港警務處前偵緝警署警長林建強,他長期任職刑事偵輯單位,本身是業餘警察歷史文物收藏家,因興趣而搜集警史文物並研究中國警察歷史,例如研究禁毒史而追溯研究鴉片戰爭,亦有研究中國幫會和香港三合會,創立世界華人幫會研究學會。林建強十年前在香港創立警察歷史收藏學會,多次舉辦中國警察史、禁毒史文物等展覽及學術講座;同年出任中國湖北警官學院客座教授,及該學院中國警察史研究所顧問,本身擁有刑事司法理學學士。

林建強今年由中華書局為他出版專書《中國禁毒文物》,書中展示他多年來搜集的數以百計中國禁毒文物,鴉片戰爭文物乃書中重要亮點,例如有英軍將領的軍功文獻、外國報章對鴉片戰爭的報道、中國戰敗後被迫允許鴉片銷售的稅釐產品封條等(其他文物舉例參看本文圖片)。此外,林建強上周於上環文娛中心展出其收藏的中國禁毒文物,同場舉辦了四個有關的歷史講座,由香港歷史學者主講。此活動並邀請了來自北京的林則徐第六代嫡孫女林岷教授出席。活動除了回顧歷史,亦宣揚禁毒精神。

反思歷史 林建強倡九龍公園改名為「林則徐紀念公園」料引爭議

剛出版、由林建強編著的《中國禁毒文物》,內有大量鴉片戰爭歷史文物。
(圖片來源:本土新聞)

 

林建強在上周的講座中,透過展示文物,詳述英國人於十八世紀向中國販賣鴉片、中國人因而吸毒引致身心禍害、鴉片戰爭的源起及對殖民本質的評價等。他指出,鴉片戰爭源於英國人在工業革命後須向外擴展市場而來到中國做貿易,以大量白銀向中國購買瓷器、絲綢和茶葉等,但中國是小農社會,對英國工業產品如鐘錶、毛紡等沒有需要,故不購買,使英國對華貿易出現嚴重逆差,英商經濟損失,部份英商便開始向中國輸入鴉片,圖令華人上癮而須大量購入產品。但早於林則徐禁煙之前,清廷於雍正七年(一七二九年)已開始禁毒,故英人向中國販賣鴉片實屬違法,後來英人令中國取消禁煙而發動了兩次鴉片戰爭。在第一次戰爭之後,雖然中國戰敗,但仍禁止賣鴉片,只能在被割讓的香港島上,給獲發牌者賣鴉片;至第二次鴉片戰爭後,中國被迫開放境內市場,商人可在繳稅後賣鴉片,並改稱為之「洋煙」。

反思歷史 林建強倡九龍公園改名為「林則徐紀念公園」料引爭議

鴉片戰爭文物舉例一:一幅版畫描述英國人以槍砲強迫中國人買鴉片。
(圖片來源:林建強)

反思歷史 林建強倡九龍公園改名為「林則徐紀念公園」料引爭議

鴉片戰爭文物舉例二:中國於第二次鴉片戰爭戰敗後,准許鴉片入口,圖為鴉片進口在海關繳稅的票據畫押,當時鴉片合法化後美稱為「洋煙」。
(圖片來源:林建強)

 

林建強強調,回顧這段歷史旨在多角度「反思」歷史。既不是反英或譴責英國,亦不是鼓吹民族主義,或只以民族感情看待歷史,同時又不是讚揚英國人建設香港成為東方之珠。他指出了這段殖民史原是不公義的性質,因本身是英國人對中國人的經濟剝削、鴉片毒化和民族壓迫,是一種侵略和暴行,但英人卻稱之為「通商戰爭」,視為文化和經濟衝突。

反思歷史 林建強倡九龍公園改名為「林則徐紀念公園」料引爭議

鴉片戰爭文物舉例三:大清律例發出在基層住戶貼上的門牌禁令,說明販賣鴉片及私開煙館的罰則。
(圖片來源:林建強)

然而,他同時指出殖民統治為香港帶來的積極作用,包括英人帶來了新器物如輪船、先進軍火和戰術;先進交通設施如鐵路、公路和航海技術;新興工業和發展香港為工業社會;新金融體制如銀行、融資及保險;新管治模式如行政及立法議會;實施較中國清廷更公平、人道和健全的新法制;新刑事司法系統,包括警、檢、法院、監獄;以及新機會如新文化、新商機、新教育,及因能與海外接觸而能認識新世界。

上述的殖民新事物都帶來好處,林建強以法制為例說,當時清廷懲罰三合會份子是以謀叛論罪,重則判死或誅連九族,輕則坐牢後發放邊彊,但香港殖民政府早期改判罰左面烙印標誌,然後遞解出境,但這條例送到英國批核時,英人感到此不人道,改為把烙印印在手臂上,犯案不嚴重者不須遞解出境,只須坐牢。他強調,這不是要讚掦英國人,只是客觀看史實;同時,他指出中國人也應反思,不應一味把鴉片禍患諉過英人,例如戰爭前後在中國境內雖然禁止鴉片,但中國官兵貪瀆腐敗,官民同參與走私鴉片入境,賺禍害同胞的錢。

稱林則徐在香港歷史的地位未獲應有重視

在上述歷史講座上,香港史學會總監鄧家宙博士以「禁煙大使林則徐」為專題,述說其禁煙歷史,並指出林則徐未獲應有的重視。鄧博士指出,沒有林則徐禁煙,就沒有鴉片戰爭,亦沒有香港被割讓給英國的歷史。

反思歷史 林建強倡九龍公園改名為「林則徐紀念公園」料引爭議

林則徐畫像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他稱林是禁毒禁煙的精神代表,是中國近代史的開端人物,以及是抵抗外國人欺侮的民族英雄。他有卓見、承擔和能力,例如禁煙時,允許英商在華貿易,只是不能售鴉片,他把商毒兩事分得很清楚;另外,他在鴉片戰爭爆發之前,要求英人商船必須交出鴉片,才可在中國沿海泊岸,如果英人交出鴉片,更獲奬勵中國茶葉,但英商不交鴉片卻強要泊岸,結果發生了七次沿岸小戰役,七次都由林則徐統領打敗英國人;這七次戰役中,有三次更在香港發生:九龍(尖沙咀)戰役、官涌(今日之佐敦)戰役及長沙灣戰役。林則徐早就料到此場貿易糾紛將演變為國際戰事,早晚英人要大舉侵略,他曾就此上奏更高級官員,卻被漠視,其後戰爭爆發,清廷遷怒他禁煙不力,將他貶往新彊。

鄧博士認為,林則徐慘淡收場,實不應受如此對待。他認為,林在香港史上有重要地位,他建議香港應整合林在港的禁毒史,如闢設歷史徑、竪立史蹟牌、用以文化形式宣傳禁毒等。

反思歷史 林建強倡九龍公園改名為「林則徐紀念公園」料引爭議

鴉片戰爭文物舉例四:二十世紀初港英殖民地時期,香港華人在中環舉行反鴉片集會,
圖右有示威旗幡寫著「害國殃民」,左面有棚架的建築物是興建中的最高法院。
(圖片來源:林建強)

林建強於講座後總結,亦提出要提高林則徐在香港的歷史地位,他將推動香港特區政府注重林則徐歷史,將寫信予民政事務局及特首,倡設「林則徐紀念公園」,但不須特設建公園,只須把現在的尖沙咀九龍公園改名為「林則徐紀念公園」,在園內設置林則徐紀念像及相關歷史浮雕便可。選址尖沙咀,既因該處發生過與鴉片戰爭有關的事蹟,並且發生過「林維喜事件」,那是一名在港華人被英國水手打死,最後英國只作賠償,卻不交出兇手,林建強認為這是侵越中國司法權。

倡設「林則徐紀念公園」料惹政治爭議

林建強會後接受本報詢問,關於香港當下的政治及社會狀況眾聲齊鳴,又出現二零四七年香港二次前途問題的討論,年青政黨似乎對自己的血緣民族根源中國離心,提出自決或港獨等主張。在這個敏感時刻,提倡把九龍公園改名「林則徐紀念公園」,會否引來市民作出政治解讀,聯想此事可能是北京為港人對中國離心而作出的統戰游說?

林建強回應說,設立一個歷史紀念公園跟當下香港的政治爭拗無關,因原意不是鼓吹民族主義,只是關注本土歷史,歷史亦應多角度看,例如在英人佔領香港和鴉片戰爭期間,有許多中國人供給物資予英人,貧窮的中國人更替英人參與這場戰事,箇中歷史的評價是多角度的。而「九龍」二字,本身亦非含有殖民性質的稱號,像佐治五世公園的殖民名字,所以將「九龍」改名不存在政治性及去殖問題。

反思歷史 林建強倡九龍公園改名為「林則徐紀念公園」料引爭議

鴉片戰爭文物舉例五:偽滿州國的宣傳廣告,呼籲國民應吸食官賣的鴉片,不應吸食私煙。
(圖片來源:林建強)

在強調客觀「反思」歷史,正負兩面評價殖民得失,林建強又如何看今天香港部分市民(許多是年青人,亦有中老年人),因對一國兩制實施狀況不滿,而提出港獨或自決等主張,有些年青人更主張「歸英」和舞動龍師旗等現象?

「不贊成港獨,對中共政權如何不滿也不應脫離中國」

林建強表示,自己對政治沒有很大的立場,但卻不贊成港獨。他認為,港人對中共如何不支持,或對其治下發生的文革、六四等事情有多不滿,那只是一個政權和政黨的表現,而不應脫離血緣民族的中國,或歸去另一個國家,因為港人在情感上、地緣上及祖先承傳上,都是中國人,即使在英殖年代,許多港人都視自己為中國人。至於揮動象徵英國的龍獅旗,他指這些年青人未經歷過殖民年代,未深入知悉殖民歷史,比喻其行為就像「父親罵他或打他,他明知這種事(揮動龍獅旗)是爸爸不喜歡的,但偏去做來對抗父親。」

出席上述講座的林則徐第六代嫡孫女林岷教授,同時亦是剛於今年八月二日成立的「北京林則徐研究委員會」會長,她邀請林建強作該會榮譽顧問並獲林同意。林岷教授說,該委員會旨在宏揚林則徐精神、愛國主義、民族教育、禁毒精神,同時推動關於林則徐的研究。

反思歷史 林建強倡九龍公園改名為「林則徐紀念公園」料引爭議

林則徐第六代嫡孫女林岷教授出席在港舉辦的百年中國禁毒文物展,並出任剛於今年八月二日成立的「北京林則徐研究委員會」會長。
(圖片來源:本土新聞)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