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芬蘭神話建家邦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曾焯文:芬蘭神話建家邦

左:網上圖片、右:天邊外劇場 Theatre Horizon facebook

芬蘭民族神話史詩《嘉利華那》,編訂於十九世紀,曾助芬蘭建國;香港亦有盧亭人魚傳說,見於幾朝古籍,九七年由何慶基先生重新發現,近年又有天邊外劇場及周星馳演繹。以下先介紹民族神話的定義及功能,然後分別簡述《嘉利華那》及盧亭人魚傳說的內容,以至於兩者如何能發揮建國效益。

民族神話係傳奇或虛構故事,提升到嚴肅崇高的象徵層面,忠於民族,確認一套民族核心價值 (Renan, Ernest(1882). Qu’est-ce qu’une nation?)。民族神話可能過份渲染真實事件,畧去重要歷史細節,或加插無證據的細節;又或不過虛構故事,不會有人當真(Abizadeh, Arash(2004). “Historical Truth, National Myths, and Liberal Democracy”. Journal of Political Philosophy. 12(3):291–313),但包含民族象徵意義。民族身份的觀念無可避免同神話掛鈎(Cameron, Keith(1999), National identity, Exeter, England: Intellect, p. 4)。個個族群身份的核心都有一套神話組合(J. Kaufman, Stuart(2001), Modern hatreds:the symbolic politics of ethnic war, New York: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p. 25)。好多民族的民謠都包括立國神話,可能涉及抗爭殖民主義或獨立戰爭。民族神話由民族讀書人創造推廣,用作政治動員人口 (Safty, Adel(2002), Leadership and Conflict Resolution, USA: Universal publishers, p. 273)。基本民族主義神話令人相信:一,國民性格及社群疆界永久,延續多代。二,社群有共同祖先來源(Brown, David(2000), “Contemporary nationalism“, Contemporary nationalism:civic, ethnocultural, and multicultural politics, London;New York: Routledge, pp. 23, 24)。除了社會功能,民族神話亦有心理功能,與穩定家鄉社群有關。現代外在社會關係複雜,內心世界又多矛盾,可能引起焦慮,民族神話所涉固定自我標籤、自我建構可減輕焦慮,穩定想像情緒(gaining an imaginary emotion of stability)(同上)。

《嘉利華那》(Kalevala),十九世紀芬蘭民族史詩,由芬蘭龍樂德Elias Lönnrot(一八零二至一八八四)醫生編訂,集芬蘭東部民謠及神話傳說而成,屬芬蘭數一數二的文學作品,大為抬高芬蘭文地位,對芬蘭民族身份發展功不可沒,加強芬蘭人民族觀念,最終促成芬蘭獨立。《嘉利華那》第一版一八三五年出版,今日最通行的版本一八四九年出,共分五十首長歌,二萬二千七百九十五句。

《嘉利華那》係芬蘭史前民族神話故事,話說天地由隻鴨蛋爆出,第一個男人華慕能(Väinämöinen)由女神姚瑪黛所生,為荒蕪的大地帶來樹木同生命。其後的故事圍繞嘉利華那群雄與北地妖后羅熙(Louhi)爭奪神器「三寶」(sampo),北地妖后對嘉利華那發動生化戰,幸有華慕能以五弦琴音波功退之。《嘉利華那》世代口頭相傳,到了十九世紀有煙沒之虞,龍樂德醫生一八三二年赫爾辛基大學醫學院畢業,一八三三年至四八年間,走遍東芬蘭,抄錄民間說書評彈人所唱民謠歌曲、民間傳奇,將無數片斷殘章修緝,整合成一有頭有尾的完整史詩《嘉利華那》。龍樂德 Elias Lönnrot 醫生除了編訂史詩《嘉利華那》,又編訂第一本芬蘭-瑞典字典,共收二十萬條,穩固定芬蘭正字,創造大量新詞或新義舊詞,應付日常生活及科學需要。

芬蘭歷史學家Zachris Topelius(一八七五)Maamme-Kirja(我國經典):「全世界無民間傳說比得上嘉利華那,嘉利華那反映芬蘭人民的性格,雖然此史詩不少部份對我們的世代顯得奇怪異教,但其中有深層智慧、簡單美同對本土的熱愛…將來的愛芬人士,只要提起嘉利華那,就可動員大量芬蘭人加入民族運動。」

《嘉利華那》在十九世紀啟發大量藝術創造,其中每多反俄羅斯殖民的民族主義,例如Gallen-Kallela的名畫三寶保衛戰及J.H. Erkko’s戲劇Aino(一八九三)、Kullervo(一八九五)、Pohjolan häät (北地婚宴,一九零二)將北地妖后羅熙塑造成禿鷹,影射以禿鷹為國徽的沙俄,又如芬蘭最偉大作曲家Jean Sibelius的Kullervo交響曲,奏出芬蘭沉鬱勇武民族性格。

曾焯文:芬蘭神話建家邦(Gallen-Kallela十九世紀名畫三寶保衛戰)

芬蘭有《嘉利華那》,香港亦有盧亭傳奇。

唐朝劉恂《嶺表錄異》卷上:盧亭者。盧循昔據廣州,既敗,餘黨奔入海島,野居,惟食蠔蠣,壘殼為牆壁。清朝東莞人鄧淳《嶺南叢述》:「大奚山,三十六嶼,在莞邑海中,水邊岩穴,多居屹蠻種類,或傳係盧循遺種,今名盧亭,亦曰盧餘……出沒波濤,有類水獺,往往持魚與漁人換米,或迫之,則投之水中,能伏水三四日不死。」。盧亭名「盧餘」,事緣東晉年間盧循在浙江起兵作反,為劉裕所敗,被出海南下逃亡,攻陷番禺,自稱平南將軍。當時東晉朝廷經數場內亂,無力征討,唯有封為廣州刺史。盧循後領兵北伐,幾乎全軍覆沒,連番禺老巢都失守,且戰且退,不斷南下,佔領廣東湛江,望以為據,攻打交州,即今越南河內市。詎料當時交州刺史散盡家財,犒賞士兵,與盧循決一死戰,結果盧循兵敗自殺。

盧循餘部定居香港大嶼山、澳門、珠海一帶,住水邊洞穴,日日打魚為生,或即傳說中的「盧亭魚人」,半人半魚,能在水中連游三日三夜。南宋年間,盧亭人曬鹽作活,收入豐厚,宋寧宗慶元三年夏,廣東茶鹽提舉徐安國查捕私鹽商販,出兵攻剿擊殺大奚山盧亭族人,倖存者為今日蜑家人的祖先。

盧亭,乃係大嶼山在明朝的名稱。明遺民屈大均《廣東新語》﹕「人魚之種族有盧亭者,新安大魚山與南亭竹沒老萬山多有之。其長如人,有牝牡,毛髮焦黃而短,眼睛亦黃,面黧黑,尾長寸許,見人則驚怖入水,往往隨波飄至,人以為怪,競逐之。有得其牝者,與之媱,不能言語,惟笑而已。久之,能着衣,食五穀。攜至大魚山,仍沒入水。蓋人魚之無害於人者。人魚 長六七尺,體髮牝牡亦人,惟背有短鬣微紅,知其為魚。間出沙汭 ,能媚人,舶行遇者,必作法禳厭。海和尚多人首鱉身,足差長,無甲。」屈大均乃廣東番禺人。《新安縣志》卷三《物產志》: 「人魚長六七尺,體髮牝牡如人,惟背有短鬣微紅,雄者名海和尚,人首鱉身,無甲。雌者為海女,能媚人,舶行遇者必禳解之。諺云,毋逢海女,毋見人魚。此蓋 魚而妖者。」廣東三水人范端昂撰《粵中見聞》,說盧亭人雌雄皆紮髻,而雌性嫁後結胸帶。正德年間曾有漁人將其捕獲並送官,初時言語不通,過後略曉言語云云。

盧亭在九七後,得有心人經營,逐漸成為香港民族圖騰;本土視象藝術,戲劇電影,皆有迴響。

何慶基<美人魚和盧亭:港人文化身份的隱喻>(二零一六年二粵二十二日《立場新聞》):「一九九七年六 月 三十日香港回歸中國儀式正在會展中心舉行之際,對面的藝術中心一個呼應回歸的《香港三世書》展覽正開幕,而這展覽的核心人物,正是「盧亭」這半人半魚的港人祖先...這被迫逃難,生活介乎兩個空間(水與陸)的邊緣動物,對我來說,正好是香港文化身份的活寫照!當時決定以盧亭這罕有的本土神話人物,呼應九七回歸大日子,邀請些文化學術界朋友...建立一個香港的神話符號...隱喻...香港的歷史和文化特色。例如展覽強調盧亭與蜑家的宗族關係,以配合展覽下半部論述蜑家一直受到中國歷朝和英人的歧視壓迫,不能自主,以喻港人悲慘命運。」

二零一五年一月,天邊外劇場演出《漁港夢百年》首部曲,二零一六年三月演出第二部曲,以盧亭生物為主體,從容帶出港人的身份認同問題。盧亭水陸兩棲、半人半魚的特性,寫照香港人既非屬於英國,亦非屬於中共。天邊外劇場:「當你不喜歡別人給予你的歷史時,何不創造屬於自己的歷史?《漁港夢百年》共三部曲。 第二部曲,繼續以半人半魚的神話人物盧亭為主軸,講述香港一九四一到一九九七的故事,中間經歷日本侵略、戰後改革、六七暴動、前途談判、六四事件、中英政改鬥爭、九七移交等等...歷史的千頭萬緒,在魚的眼睛裡,一切都顯得很簡單,但不知不覺,魚頭卻已經慢慢換上了人頭。在這滾滾洪流中,盧亭何曾意識到要主宰自己的命運?如何意識到?為何沒有?他到底錯過了什麼?(http://www.theatrehorizon.com/fishing2.html)」

曾焯文:芬蘭神話建家邦(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Theatre Horizon facebook)

二零一六年春,周星馳電影《美人魚》公映,大陸影評人奇愛博士<我猜你們大多根本沒看懂《美人魚》:周星馳的香港意識>一文詮釋:主角劉軒到派出所報案,聲稱被人魚綁架,警察(李尚正)畫了三幅「疑犯圖」,其中一張半人半魚圖,周星馳也曾在拍攝現場示範,正正指涉大奚山盧亭人。盧亭所引伸出的香港人身份議題,方為電影的中心。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二日明報 – 副刊- 星期日生活,Lo<同場加映﹕美人魚與盧亭的不同下場>:《美人魚》片中,「十多隻人魚少數族群,被浮誇土豪聲納趕盡殺絕,唯有暫避斷頭崖下的爛船內...這條掛「海鮮酒家」螢光招牌、長滿青苔的生鏽爛船,自然令港人想到不同舟共濟就坐以待斃的當前自况,不知船什麼時候會沉?不知少數族群(包括廣東話和繁體字)什麼時候會被滅絕?變種港人的未來將會怎樣?星爺不只向舊獅子山下致敬,也關心新獅子山下的一代。」

曾焯文:芬蘭神話建家邦

盧亭神話渲染劉循敗走嶺南歷史,建構香港蜑家祖先人魚血緣。唯是象徵香港民族非華非洋,又華又洋。盧亭神話包含香港核心價值:仁愛自由,仁愛即孟子所謂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認同眾生,包括海產動物,皆有幸福生存權;自由則見於人魚族愛自由抗暴政,寧死不屈。盧亭神話由東晉流傳至今,幾朝文獻都有紀錄,當代則由文化人何慶基重新發現推廣,本土劇場天邊外及電影人周星馳演繹,道出盧亭人本與世無爭,在香港大自然環境安居樂業,詎料慘被中國同大英殖民甚至屠殺,一方面畀港人安身立命的身份認同(相信香港民族由來已久,有共同祖先),一方面可激起香港人勇武抗爭,解殖建國。

然而,有關盧亭神話的歷史文獻以至藝術創作仍屬少數,小說、詩歌、音樂猶未見,與感動全民齊心建國尚有一段距離,須要歷史家及藝術家繼續努力。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