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西瑞:回應施永青專欄--論宣揚港獨的合理性及香港獨立之必要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pic via Anton

施永青先生於其報章AM730之C觀點專欄是本人每天舟車勞頓時,在電話中的必讀專欄之一,原因無他,施先生作為社會賢達,營商成就斐然,更創辦報導持平之免費報章,愛港之情無庸置疑,其觀點甚有參考價值。本人只望在港獨議題上為市民提供不同觀點,帶動相關議題的討論。

基本法定義政府職能權界  多於檢控個人

施先生指出推動港獨會為香港帶來禍患,因此不應容許學生於校內宣揚港獨,並援引中大民意調查,指支持維持一國兩制的市民佔69.6%,超過一般民主國家三分之二的修憲門檻,因此香港社會有理由制約港獨活動。

本人認為此不足使打壓港獨言行變得合理。雖然《基本法》列明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香港獨立現時不符合《基本法》,但作為香港憲法的《基本法》是用以定義政府權力的職能界限,體現香港的社會價值,並非用於檢控個人及組織,而基本法二十七條保障港人言論,出版及集會自由。

香港目前並沒有可用以檢控推動港獨人士的普通法例(即二十三條),政府,執法人員以至所有人皆沒有任何合法理由禁止相關言論及宣傳。而學校的校規是為教育學生成為社會的健康活躍分子而設,討論或嘗試宣揚特定政治理念並不與此相違背,不論該政治理念是否現實。

當然,本人絕對不介意社會有更多關於二十三條,甚至《基本法》條文的討論,以喚起市民對《基本法》認受性,及《基本法》條文是否仍符合香港社會價值等問題的關注。

中國和香港已非一體

禁絕香港市民有關港獨的討論,如前文所言目前於法理上並無可為,那麼,於情理上,於現實角度而言,我們應否禁止市民宣揚港獨?情理上,香港確有眾多習俗源於中原文化,例如各種傳統節日,中文字等,但誠如施先生所言,中共治下的中國經歷文革及多年獨裁貪腐,已不可親;在經濟發展完善程度,人民質素,以至日常生活習慣,皆與港人愈走愈遠,所謂同胞血濃於水,同為炎黃子孫之說,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世代中毫無說服力。

即使中國製品不再爆炸,自由行旅客不再野蠻,中共獨裁,容不下任何反對聲音的本質恒古不變,此統治本質不變,香港與中國永遠於政制理念上南轅北轍。中共治國逾六十載,治下民眾大多皆已接受中共於政治層面的專制獨裁,香港人不能接受此等獨裁用於香港,亦誠如施先生所言,七百萬人改變不了十三億人對極權的妥協。此外,港中文化的發展並非線性,而是於百年前起,在不同背景環境中分別形成之民族特性。

中國人強調集體,置國家先於個人,尊敬所謂「開明的專制」,香港人則師承英國憲政精神,強調個人價值,認為政府應以服務人民為綱,香港的新一代亦不只滿足於「日子已算不錯」而折腰,是以「中國人民最終會追上香港人的質素」的論調根本不切實際,中國人亦毫無必要以香港人為師,大可自走其道。

因此,香港與中國,只有愈行愈遠,再無歸於同一主權之理,港獨作為唯一保香港民主自由及其他異於中國的文化於消亡的方法,逼不得己浮現檯面,合情合理不過。

中國的香港  同時是世界的香港

現實上,誠然香港經濟目前多有依賴中國之處,大量商賈從中國業務中獲利,看似一旦與中國於政治上切割會馬上一命嗚呼,其實不然,香港對於世界,在中國業務上的優勢,正正是與中國的不同。香港相比世界其他國家,語言文字上有一定共通性以利商貿,但最令世界放心的,始終是香港對法治和專業操守,有遠優於中國的堅持。

在香港從商講求尊重合約精神,在中國從商講求關係。若香港只為取悅中國而甘願任其以法治之名行人治之實,最終香港將不再獨特,淪為中國的普通商城,不再獲得於世界舞台上被獨立提及的榮譽。中國治下香港暗淡的將來,就是以香港為家,以香港利益為先的香港人,最應該考慮的長遠現實。香港的年輕人講求理想,不代表就沒有遠見。

香港若長期依附中國,腐朽可期,如果依舊寄望早已有名無實的一國兩制,於中國設下的制度陷阱中固步自封,祈求習帝明察秋毫,無異於與虎謀皮,飲鳩止渴,是香港通往必然死亡之路。

以「珍寶島事件」論港獨是比喻不倫

再者,珍寶島事件是冷戰時期因中蘇意識形態分岐所致的軍事衝突,動用武力的動機不止於區區珍寶島,是文革時期失去理性的中共的險棋,任何人皆難以想像今日的中國會因領土問題捲入戰爭,以此事件說明中共對領土完整的執著實有缺失。反而中共立國之時,任由蘇聯佔領滿清時期屬廣義中國的外滿州,江澤民更於一九九一年與俄方簽署《中蘇國界東段協定》,確認中俄以黑龍江為界,放棄「自古而來」「中華民族分支」女真族統治的外滿州。

可見中共並非盲目依照自己定下的「國際標準」維護地理領土完整,而是因時制宜,判斷堅持主權的利弊。

台灣是實質獨立的政治經濟實體,而且台灣人民主體意識己經穩固,宣告獨立與否,嚴格而言只是正名與否,並非如香港般,事關將來興衰的抉擇,當然可以權宜取捨。戴卓爾夫人的一跤,的確預示香港今日的沉淪,但請施先生放心,每個香港青年必會自辨時勢,不會妄言可以輕鬆對抗曾經屠戮無數愛國青年的共軍,但不輕言赴死不代表我等應就此屈服,接受中共傀儡如梁匪振英之流肆意妄為。

敘利亞因為民主運動推翻威權政府引發內戰,至今戰火未平,固然可怕,但以敘利亞比喻香港,未免忽略一戰後因英法兩國輕率瓜分殖民地(Sykes-Picot Agreement)而埋下於中東的宗教族群矛盾,民主運動的爆發合時宜與否並非造成今日敘利亞慘劇的最重要因素。

放棄占求獨立  實為自私短視

香港青年以史為鑑,必深明中共多行不義,罄竹難書,三反五反,文革,六四,可見中共對異見者的殘酷本質,追求獨立於中國之路,其艱辛險惡,自不待言。若本人以至所有香港青年,只因獨立生存之路險阻重重,就放棄為自己,為下一代爭取民主自由,自成一格,傲視世界的香港,實在極為自私短視。

香港獨立不是盲目抗拒經濟合作及世界社會的排外運動,而是愛港之士為香港後代永保民主自由的理想,這個理想必然隨青年接棒而實現。

施永青專欄原文:http://www.am730.com.hk/column-328393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