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Larry Lo:共同體之虛無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投稿】Larry Lo:共同體之虛無

pic via Fabio Achilli、網上圖片

何謂民族何謂國,皆是自古以來的難解之題。有人說,是同血緣、同習俗,有人說是同風俗、同語言,歧異極多。班納德‧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一生研究東南亞的文化風俗、社會民族,尤指印尼。有見一九七八年至一九七九年,中國、緬甸、柬埔寨 戰爭不斷,因此著手研究箇中原理,分析民族主義的起源,寫下Imagined Communities : Reflection of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港中台三地共稱此書為《想像的共同體》,受不少華人推崇。

安德森開宗明義,道:民族是想像共同體。民族,由共同想像、共同經歷而形成的政治社群。民族,或稱國族(Nation),基於社會事件,建構集體回憶和生活風俗而建構,而且可以衍生全新的國族,不是喚醒原先的國族身份。指鹿為馬,無中生有之虐構故事經歷,絕不是建立想像共同體的元素。想像共同體,需要文本記載,薪火相傳。而且,具敘述性質之文本,才可衍生想像共同體,從而豐富國族內涵,包括語言、文化、價值觀。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帶領宗教改革,主張因信稱義,更翻譯不少聖經典籍成德文,促成德意志民族之建構。安德森假借以上例子,以及歐洲人於美洲之群眾運動,亞非兩洲之抗爭運動,補充國族如何形成。建立想像共同體,約有三大源頭去定義:歷史學家研究文本、政黨組織記事文本、書室高校之文本。以上三種,單靠民間傳授,難以普及。是以資本主義,促使國際貿易,印刷技術得以興盛,其一國族之文化底蘊,可以傳遍地極,猶如聖經。

安德森撰寫此書之際,冷戰依然,強行二分共產主義跟資本主義。東南亞、非洲衝突不斷,有自發反帝,也有背後操盤。攻擊文宣,批判文本,多如雨後春筍。知識份子,難以客觀、求真之態度去鑽研歷史,切割記載國族言行。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窮盡一生,寫下平庸之惡(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惹得萬人抨擊,包括上訪威脅漢娜鄂蘭之MOSSAD (以色列情報及特殊使命局)小隊。細看香江,縱觀全球,關係錯綜複雜,非昔日形態。眾人思想自由,本土起義。讀者不應單用意識形態,二分我者和他者,還要小心判斷背後之歷史文化,風土人情。

誠,人崇尚自由,安身立命。為求自保,根據相似經歷、集體回憶,相交友好而群,合乎人性。唯獨,想像共同體,易受權貴操縱,從學術研究、歷史記載、什至日常課本上,加鹽添醋,魚目混珠。聲稱民主、自由討論之國度,還望因資本主義之規則,財閥官員之推廣,而扭曲一國族之想像共同體。以香港為例,國民教育擱置,港共政權和財閥推廣普教中,從教育制度、課本印刷、師生聘請上入手,鼓吹操普通話、寫簡體字的中國人做老師。一眾畢業新人,欲想成為教師,則要簽合同,年年續約,好讓校長操縱新教師。中小學課本年年修釘改印,家長怨聲載道。如今印刷商改聘編輯,採用粗獷尷情,虛無口號的共產中文,鼓吹呼天搶地的虛情假意,忽略細水長流的天人感通。莘莘學子,更受中國新移民學生排擠欺凌,和受老師要求學習扭曲無常的中國歷史,愛國情操,禁談香港前途(包括港獨)。此等法西斯集體教育,好比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Konzentrationslager Auschwitz-Birkenau),一車車學生走上集中營日夜勞役,硬接洗腦教育,至死方休。

縱觀可見,假借共同體,鼓吹民族主義,是以為資本鬥資本,爭奪詮釋國族的話語權。學者與民間,單靠保存共同體,忽視主權實踐,古蹟保育,難以應對殖民勢力。建立國族,不應從反中或反美中對立。畢竟,同一個信仰或同一個語言也好,上天創造一眾獨特的人。一眾獨特的人,生活方式相似而不相同。強求其同,不能存異,終會釀成衝突,好比難民衝突、港中矛盾。建立國族,不獨學習社會今昔,記載生活風俗,更要分清文化、國族主次。否則,民族建構,想像共同體之承存,終因曖昧語境、糢糊文句之下覆亡。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