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Gigi Weng:香港自古以來是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及為其「不可分離」的部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投稿】Gigi Weng:香港自古以來是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及為其「不可分離」的部分?

中共的一眾叫獸們及黨媒姓黨的文章強調:「香港自秦朝以來早已是中國的一部分,認為「香港民族意識」一詞「毫無學理、法理依據」。「翻翻史書便知,早在公元前二一四年,秦朝置南海郡,就正式將香港一帶納入番禺縣管轄。此後至十九世紀中葉鴉片戰爭以前,二千多年間,中國歷朝歷代中央政府一直對香港實施有效管轄。香港自古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一歷史事實舉世皆知云云……」

這些論述是徹頭徹尾地體現出中國共產黨的「合理性」及「法律性」論述能力的低下,從而反映出他們的低能與反智,只適合做奴才.而同意此等狗屁不通的論述皆是同等貨色。

根本沒有「中國」,只有「天朝」

從歷史而言,中原大地之上,歷朝歷代都是貫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所衍生的「天朝」、「天子」和「天下」等概念,直到宋朝才有所鬆動,及至清亡才真正殞滅,而後出現的「中華民國」才真正開始接受西方傳入的「主權國家」(Sovereign State)的概念,承認自己有主權領域邊界,而且還創造出「中國」、「中國人」、「中華民族」等新概念,揉雜諸多不同五十六個民族,但不談能實際管轄與否,宣稱國界一直如此,甚至妄言自古恆定。由此可見,所謂「中國歷朝歷代」,本身正是「毫無學理、法理依據」的說法,因為「歷朝歷代」根本沒有「中國」,只有「天朝」。一個承認有界限而有框框的「國」是自一九一二年起才告出現,之前根本沒有這種國族觀念。就從秦滅六國統一天下開始說起吧!南越、交趾時期誰是「中央政府」?魏晉南北朝幾百年間誰是「中央政府」?五代十國時誰是「中央政府」?宋遼夏金元時誰是「中央政府」?元末明初時誰是「中央政府」?南明抗清時誰是「中央政府」?太平天國時誰是「中央政府」?東南互保時誰是「中央政府」?辛亥革命後各省獨立時誰是「中央政府」?中原天朝歷朝歷代更替的「中央政府」是否一直從未中斷對香港「實施有效管轄」?如果你依然認為「全是一直管轄」,你的歷史顯然是白讀了。如果你認為「不是一直管轄」,足見歷史真知給不了你一種「歷史必然性」去要求今後每一秒鐘香港一直都必須歸屬於中共了。

中土天朝連續不斷一直存在,這種觀念也是徹底錯誤的,只不過是某些所謂愛國的國學大師的癡心妄想的論述而已。蒙古滅宋之時,漢人主導的天朝已經淪亡了,否則大家肯定讀不懂文天祥的《正氣歌》尤以這一句:「嗟哉沮洳場,為我安樂國。豈有他繆巧,陰陽不能賊。顧此耿耿在,仰視浮雲白……」,而且必須莫名其妙地認定中國歷朝歷代只有內亂而無外患。但明顯事實上,在蒙古忽必烈剿滅了趙家漢室皇朝之後,漢人的「華夏」天朝已經滅亡和消失了將近百年,然後才由一個和尚打傘的變態流氓暴君朱元璋成立了一個專制天朝,之後又過了將近三百年,這個「華夏」天朝又被覆滅了,而又過了將近三百年,直到一九一二年,才有孫文提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中華民國」出現。如果你還要說蒙古人和滿洲人由始至終都是「華夏遺民」,那麼你肯定腦袋進了水。大漠北和東北滿洲何來是華夏族人?滅亡就是滅亡了,斷裂就是斷裂,不要再塗脂抹粉及偷換觀念了。

國際法而言,在南海仲裁案中,國際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PCA)於二O一六年七月十二日公布仲裁結果,支持菲律賓在此案相關問題上的幾乎全部訴求.仲裁庭五名仲裁員一致裁定,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下中共對南海自然資源不享有基於「九段線」的「歷史性權利」(即自古以來南海九段線領海是屬於中共的被否決了)。這個案值得參巧的是,就算某國一直聲稱「自古以來是屬於她的」,在國際法上也可有不同的看法和判決結果。

自決權利(self-determination)原則是國際法的一項基本原則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隨著民族解放運動的迅速發展,自決原則不僅成為「殖民地」和其他「被壓迫民族」爭取解放、建立新國家的有力武器,而且被逐步確立為國際法上的一項基本原則。最一個提到自決的國際文件是《聯合國憲章》。其第一條第二款宣布UN的宗旨之一是:「發展各國間以尊重人民平等權利及自決原則為根據之友好關係」。第五十五條並規定促進國際經濟及社會合作,來造成國際間以「尊重人民平等權利及自決原則為根據之和平友好關係所必要之安全及福利條件」。儘管理論上對自決原則是否屬於憲章第二條所規定的聯合國原則有不同見解,但它無疑地為殖民地人民的自決提供了法律依據。為推動非殖民化運動,UN在六十年代通過了一系列有關自決的宣言和決議。其中最重要的有一九六O年《給予殖民國家和人民獨立宣言》即非殖民化宣言,宣言莊嚴宣告:應迅速和無條件地結束一切形式和表現的殖民主義,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依據這個權利,他們自由地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自由地發展經濟、社會和文化。聯合國大會以一致通過這個決議表明,自決作為國際法上的一項法律原則已經基本上得到普遍接受。一九六六年聯大兩個人權公約,即《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的通過,標誌著人民自決原則發展的質的飛躍。兩公約首次在條約法上明確規定了自決權原則,它們的共同第一條用完全相同的措辭規定,「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他們憑這種權利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他們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所有人民得為他們自己的目的自由處置他們的天然財富和自然資源。……在任何情況下不得剝奪一個民族的生存手段」;「本公約締約各國,包括那些負責管理非自治領土和託管領土的國家,應在符合UN憲章規定的情況下,促進自決權的實現,並尊重這種權利」到了七十年代,自決權原則在國際法上完全確立起來。一九七O年《國際法原則宣言》明確確認自決權是國際法的一項基本原則。該宣言為編纂和逐漸發展國際法原則的目的,在第五部分鄭重宣佈「所有人民享有平等權利與自決之原則」,並詳盡地解釋了該原則的內容。在國際法院司法判例中,自決原則得到明確承認。如國際法院在一九七一年納米比亞的諮詢案和西撒哈拉案中明白表示:「聯合國憲章所表現的自決原則已由嗣後的國際法發展被接受為非自治領土民族(Non self-governing Territories)的權利。」國際法院在一九九五年東帝汶案(葡萄牙Vs澳洲)中更明確指出:「自決權利(self-determination)原則是當代國際法中的一項基本原則」。

辜勿論「香港是自古以來屬於中國」被推翻與否,皆不能阻止香港現時是由外力直接或間接管治的半自治政治體(semi-autonomous entity under foreign control)自動符合「聯合國憲章」第十一章:關於「非自治領土之宣言」,第七十三條–即承認以領土居民之福利為至上之原則,按各領土及其人民特殊之環境、及其進化之階段,發展「自治」(Autonomous Entity)政體(Autonomy=Independence in dictionary),從而否定了要從香港從中共分離(secession)出去的謬論。國際公約和文書、國家實踐以及普遍的理論觀點都表明,一國的一部分可以從該國分離出去的所謂分離權在現行國際法是根本不存在的。美國教授福克斯(Gregory H. Fox)指出,「雖然許多國際法學者都認為國際法並不禁止分離,但是也很少有人認為存在著從主權國家分離出去的肯定性權利」。因此,現行國際法上的「自決權」(self-determination)是不包括「分離權」(secession),更不等於分離權。那種所謂的自決權與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相衝突的假定是不存在的。有作者提出民族自決權並不等於分離權,後者只是前者的具體內容之一的命題是極為錯誤,中共一直強調「不可分割」就是對抗「自決權」(self-determination)的履行。

就算香港並非自古以來屬於中國的論述成立,大家似乎忘記咗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十六日,聯合國決議香港及星加坡等所有列強的殖民地屬於「非自治領土」(Non-Self-Governing Territories),可以脫離宗主國獨立及於一九六O年十二月十四日,聯合國通過讓殖民地自決獨立的一五一四號決議,此等决議並沒被廢除或代替(revoked or repealed),而當時中華民國是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若她投反對票,此等議案是無法通過的。有說,一九七二年六月十五日中共在聯合國「非殖民地化特別委員會」通過決議,向聯大建議從殖民地名單中剔除去香港和澳門的名字。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八日,第二十七屆聯大通過決議,批准了特別委員會的報告……是否代表香港就從此失去「殖民地自決」的權利呢?又怎會呢?剔除名單只是「障眼法」,自欺欺人的做法,你又怎可能「篡改歷史」呢?

香港(British-Hong Kong)是大英帝國殖民地割讓及租借是史實,發生始自一八四二年鴉片戰爭終結時締結的《南京條約》,一八六O年的《北京條約》,及強行租借新界行動,一八九八年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條約原件存放於中華民國外交部,現典藏於臺北外雙溪《國立故宮博物院》,當中「新界」及九龍城寨已被拼入了「香港」的版圖,根據《南京條約》所指,是名正言順的「大英帝國直轄殖民地」British Crown Colony。這個身份,在一九八一年才按英國全球殖民地解殖安排,將香港劃為「英國屬地」British Dependent Territory。地位與殖民地又是一樣的。而一九六六年英國簽訂《政治權利公約》時,爭取到暫時豁免部份殖民地需要設立民選政府一項,以免趕不及一九七六年的實施限期,因為領土實在太多;但此項豁免並不表示英國沒有責任要讓香港建立民選自治政府。而在一九八四香港也開始進行民選準備,發佈了《代議政制白皮書》了。

因此從時序上來看,聯合國成立日期是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戰之後,又如何可以進入時光隧道,否定之前在一八四二年、一八六O年以及一八九八年中英兩國白紙黑字簽訂的「殖民地」文件呢? 這個龍門搬得有點過份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