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安德烈:報復神學——詩篇137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137:1 我坐於巴比倫河濱、追思郇邑、哭泣不已兮、
137:2 爰有楊柳、植於其間、懸琴於上兮、
137:3 蓋虜予者、迫余謳歌、導我至遠邦者、強余作歡容、曰、當謳郇邑之歌兮、
137:4 我在異邦、安能謳上主之歌兮、
137:5 耶路撒冷兮、如我相忘、願我右手、失其技能兮、
137:6 如我不念耶路撒冷、喜悅其城、多於萬物、願我舌在口、捲而不言兮、
137:7 上主兮、昔耶路撒冷遭難之時、以東之民曰、拆而毀之、除其基址、
137:8 今求爾追憶斯言兮、
137:9 巴比倫之邑民兮、昔爾害予、擲嬰孩於石、今有人待爾若此者、必得純嘏兮。

說聖經不許人咒罵別人,絕對是沒有看過聖經。舊約聖經充斥著咒罵的經文,例如詩篇137(七十士譯本之詩篇136)。 詩篇137是正教會夜禱禮文中唱頌的固定詩篇之一;歌詞卻是非常恐怖,詩人的情緒亦非常波動:先是悲傷,然後是感到羞恥,再是思念,然後以仇恨終結。詩人仇恨的對象,除了侵略自己國家的巴比倫殖民者以外,還包括抽自己後腿的兄弟之邦以東。

以東人與以色列人本為同族;以東為以撒的長子以掃的後裔,而以色列則為以撒的次子雅各的後裔。以東位處南國猶大的東南,範圍由北邊與摩押交界的撒烈溪谷起,到南面亞喀巴灣的以拉特,西接亞拉巴谷到津曠野(包括從死海西南角到加低斯巴尼亞的南地高原),與猶大國相接,東望阿拉伯沙漠,中心地帶為亞拉巴谷,因為高山把來自地中海的暴雨雲擋住,為亞拉巴谷帶來水源。以東雖然位處山地,沃土不多,但由於礦產豐富,故採礦業和冶金業發達;根據聖經,由於以東一直沒有離開巴勒斯坦地,所以很早已經發展成一個文明王國。當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時,他請求以東王容許以色列人過境以東入迦南,然而以東王卻說「你不可從我的地經過、免得我帶刀出去攻擊你。」(民數記20:18)。儘管以東人不念舊情,上主依然吩咐以色列人「不可憎惡以東人、因為他是你的弟兄.不可憎惡埃及人、因為你在他的地上作過寄居的。」(申命記23:7-8)。然而,掃羅王卻沒有遵守上主的教訓,一即位就東征西討,降服以東。大衛作王時,以東曾經反抗,攻擊以色列,結果敗於大衛兩名將領亞比篩和約押的手下,以東再次臣服以色列,應驗了以撒對以掃的預言:「你必倚靠刀劍度日、又必事奉你的兄弟、到你強盛的時候、必從你頸項上掙開他的軛。」(創世記27:40)。所羅門王在位期間,由於所羅門娶了以東為妻,因此以東與以色列商旅來往頻繁。以色列分裂後,以東一直都與南國猶大結盟,直到猶大王約蘭即位後才叛變獨立,猶大王亞瑪謝更出兵佔領以東,然而及後竟然迎接以東的假神回耶路撒冷供奉,結果遭上主審判,與北國以色列的戰事中大敗而被擄。由於以東沒有留下任何史書,我等對以東之歷史認識甚少,對其宗教信仰更是近乎一無所知,只知以東雖然在與以色列人接觸後大部分時間都與以色列人一同敬拜上主,但以東人稱上主為Qōs,而且曾為之豎立偶像。巴比倫迦勒底帝國的皇帝尼布甲尼撒二世於公元前597年攻陷耶路撒冷,滅猶大國,以東不但沒有救助猶大國,反而加入巴比倫的軍隊搶掠耶路撒冷。不過,到了巴比倫那波尼達皇帝主政時,那波尼達皇的軍隊就摧毀以東,這軍隊當中包括猶大士兵;自此以東亦一蹶不振。巴比倫攻陷以東以後,以東人流離失所,逃往猶大山區寄居。猶大人被擄回歸後重建聖殿,猶大人就開始同化以東,到了馬加比時代強迫以東人歸信猶太教,以東就被同化。公元70年羅馬拆毀聖殿及驅趕猶太人以後,已被同化的以東人亦被趕走,消失於歷史之中。

巴比倫攻陷耶路撒冷後將一批猶大人擄往巴比倫;這批猶大人思念故鄉,因而就在巴比倫河濱哭泣不已。巴比倫攻陷耶路撒冷後,毀掉聖殿,將聖殿內的金器帶到巴比倫,對猶大人來說是極大的屈辱。巴比倫人迫猶大人被擄後依然要作樂頌唱錫安聖詩以娛賓,猶大人自然感到難受,故情願將豎琴都拋棄在楊柳樹上。面對此屈辱,詩篇137之作者誓言如果自己樂不思蜀,就「願我右手、失其技能」,「願我舌在口、捲而不言兮」,為的是要求自己記住今日的屈辱與仇恨。然而,最後的禱詞,就是詛咒巴比倫和以東,特別是巴比倫曾經殺猶大的嬰孩,故作者詛咒巴比倫,願其嬰孩亦被摔於石上,而殺巴比倫嬰孩者將為有福。

以東其實就是典型的反骨仔。以東最無恥的地方是在猶大失敗之事,抽其後腿,將耶路撒冷城牆「拆而毀之、除其基址」。猶大人當以東人是兄弟,以東人當猶大人是契弟,反轉豬肚就係屎,看見猶大戰敗就落井下石,甚至竟然勾結殖民者巴比倫,結果遭到報應。至於作為殖民帝國的巴比倫,亦亡於馬代波斯帝國之手上,遭上主報復;惟有猶太人的血脈卻一直長存到今日。

這個故事是否似曾相識?今日的香港,有些人看起來很本土,平時與你稱兄道弟,到了關鍵的時候卻在背後抽你一刀,看見你失敗了就直接落井下石。這群人就是今日的以東人。他們自以為自己的勢力很大,其實整個集團都是不堪一擊,無力抵抗中共這個新巴比倫帝國(甚至可能已經歸順習近平這個新伯沙撒王了),而且不能永遠長存下去。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今日香港一戰,永續基本法雖然暫時失敗,但只要大家永遠記住香港的城郭,常存國民之精神,我等就可以繼續存活,直到主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