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麥敬灝:大埔珠池猜澄鋹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投稿】麥敬灝:大埔珠池猜澄鋹

若然此城不再有電,無電子遊戲可玩,兒童或往遊樂場,與同伴玩猜澄鋹(粵音「情尋」)跳飛機捉匿人。猜澄鋹為猜枚一種,所猜之物有三,粵語謂此三物為「包剪揼(「揼」乃俗寫字,本字或作「抌」或「搨」,有爭議,本文從俗寫)」,通行中文則稱「剪刀石頭布」。猜澄鋹前,雙方先念「澄、鋹、磨、鉸、叉、燒」後即出包或剪或揼,包勝揼,剪勝包,揼勝剪。

而今細想此句話,卻見利器與烈火,而「澄鋹」二字則置於刀火之前,此二字之由來,定必比凶器更令人心懼。

「澄鋹」二字,來自二人之名,「澄」為龔澄樞,「鋹」為劉鋹。劉鋹為南漢後主,龔澄樞則為此國重臣。南漢國從何而來?唐末時期,中原各地藩鎮割據,各地不聽令於朝廷,後自立為王,令中原版圖分成多國,此段時期史稱五代十國,南漢(又稱偽漢)為「十國」之一,其版圖與今廣東省相似。

劉鋹在位時,將國事交由宦官龔澄樞作決,又謂「羣臣皆自有家室,顧子孫,不能盡忠,惟宦者親近可任」,故下令朝廷內上下官員及僧道或進士,如欲進宮,必先下蠶室自宮。此令雖荒謬,卻有人因此而自宮求進,南漢從此便由閹人統治。宮內盡是宦人,而龔澄樞則為宦官之首,其勢力之大,甚於後主皇帝,或許劉鋹勢力太弱,無力管理政事,故終日於後宮與婢女淫戲,自稱「蕭閒大夫」,又寵幸某波斯女子,賜號「媚豬」,《清異錄》謂媚豬「年破瓜(十六歲),黑腯而慧艷,善淫」,可見劉鋹品味甚異。

劉鋹自小見其祖父生活奢縱,故欲以大量珍珠雲母裝飾宮殿,招募二千兵設媚川都以採珠,媚川都司大步海各珠池,大步海即今新界吐露港及赤門海。採珠者以巨石繫足,潛入海底至五百尺尋珠,甚多人因而溺死,後人寫《南海百詠》,有〈媚川都〉一詩曰:「漭漭愁雲弔媚川,蚌船光彩夜連天,幽魂水底猶相泣,恨不生逢開寶年。」南漢滅亡後,宋太祖於開寶五年(公元九七二年)廢媚川都,此部門之兵,從此遠離採珠溺水之險矣。

【投稿】麥敬灝:大埔珠池猜澄鋹

(圖片及由投稿者提供)

南漢朝廷上下官員生活驕縱,故向百姓徵重稅,動輒對平民施酷刑如「燒、煮、剝、剔、刀山、劍樹之刑」或「令罪人鬭虎抵象」,使天怒人怨,時有天降異象與災患,例如有人誕子有兩頭四臂,又有水災盡沒某鎮。宋朝有官聽聞南漢平民活於水深火熱中,請宋太祖出師南伐。宋太祖初不欲出兵,託南唐主李煜勸劉鋹歸順宋朝。南唐與南漢交好,兩國之主以兄弟相稱,故李煜書信數千言,苦苦相勸,但劉鋹回信之言,則甚為不遜,終使宋朝出師南伐。南漢軍民因疏於鍛練,武器殘朽,就算有大象軍隊亦難以匹敵,兵敗如山倒,劉鋹見敗勢如此,欲乘船而逃,不料船已盡由宦官所偷,一去無回頭。宋軍逼近番禺(今廣州)宮殿之際,龔澄樞心生一計,曰:「北軍之來,利吾國中珍寶爾,今盡焚之,使得空城,必不能久駐,當自還也。」此計果真奇蠢,夏蟲果不可語冰也,居然以為宋軍南伐,只為劫財,以為將宮殿燒清光,宋軍便不再來犯。此種蠢人,就連八十年代周星馳電影之蠢角色,也望塵莫及!

後來,宋太祖從宮殿焚燒一事始,審問劉鋹與各南漢高官國家內亂之因由,劉鋹直言:「澄樞等皆先朝舊人,每事臣(臣即劉鋹)不得自由。在國時,臣卻是臣下,澄樞等卻是國主。」龔澄樞與南漢高官李托及薜崇譽,後斬首於千秋門外。

南漢與南唐雖為友國,兩位後主聲譽卻迥然不同,今人讀南唐後主李煜之詞作,單單一句「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便即使人心生憐憫。至於南漢後主,則因當年君臣國民皆貪財,富商常向外國人炫耀錢財,自誇富強,故而後世人只記得將後主之名與閹人同列,置於「磨鉸叉燒」之上。兒童每逢猜拳玩樂,皆詛咒二人,千年至今依舊。

參考書目:
方信儒著《南海百詠》(古籍)。
吳蘭修著《南漢紀》(古籍)。
陳伯輝、吳偉雄著《生活粵語本字趣談》,香港:中華書局,一九九八年出版。
饒玖才著《香港的地名與地方歷史(下)》香港:天地圖書,二零一二年出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