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惠蓮:風雨交加中的《本土新聞》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香港常下著雨,我的心也是。近日我在各地的朋友看香港的新聞都感憂心,甚至認為我們將面臨浩劫,而《本土新聞》是個站在風浪尖的媒體,也難免將會是被修理的對象。近年來我經常需進出醫院,這一年的精神狀態更差,身心俱疲,作為《本土新聞》最後的負責人,這段緊張的期間,沒法周全照顧媒體,我感到遺憾。

這年下來,對於《本土新聞》,感到困惑,前面的路該怎樣做?也許該回首初衷,《本土新聞》到底是什麼?

二O一四年一月我構思香港本土運動在現有的本土媒體以外,需要建立另一個文字媒體,使本土運動能打開更大的局面,得到更多的認同,於是我舉旗籌辦《本土新聞》,當時籌備創刊的成員有曾焯文、盧斯達,其後又邀無妄齋(都是網上認識的朋友)、梁錦祥以及一些資深的行家加入,五月份和陳雲、曾焯文成立了公司,我們把《本土新聞》定位為志業,一直希望建立一個派性較弱、推動及監察本土運動的平台,這是抗衡主流傳媒並維持言論自由上的努力。

其實所謂言論自由,不一定指政府、企業或中國的干預,當時由於我們成員中有清晰的政治理論主張,由此一些稱擁護言論自由的泛民政團採取不合作態度,永不給我們新聞稿,也有讀者凡事上綱上線,說《本土新聞》是黃毓民議員的媒體,又不只一次有人致電編輯室找黃洋達,真是啼笑皆非,坦白說,我本人根本和雙黃不認識,我邀台長梁錦祥加入是因為我們本是逾廿載的舊同事,他認識我要比黃議員早,並且亦已離任。今年自陳雲退出《本土新聞》,我們成為真正無政黨、無政治人物背景的媒體。

然而這反映出一個事實,沒有政治勢力支持的網媒,很難生存,這是真的,《本土新聞》走到現在,全是香港意志,靠的是讀者訂閱,我們請不起一個全職的同事,都是半義務,帶著熱心、關懷本土的實習生,天殘地缺,連坐得下實習生的辦公室都沒有,每個月都面臨倒閉的可能。不過到此境地仍有謠言說《本土新聞》收了誰家的錢而做事。我常教導學生如何分辨媒體的立場及背後的政治勢力:如果收了中共的錢,不敢登批評習近平的文章、更不敢暢談港獨議題;如果收了美方的錢,該有許多反共、盲目擁抱普世價值、宣傳泛民的文章;至於說收了台獨錢的又如何?大家別儍,台獨份子沒太大興趣理香港。如果一定要說是收了誰的錢,那我說是埃塞俄比亞,大家是否比較安樂?

《本土新聞》走的是一條險要艱難但有價值的路,由此至今,定位方針都沒有變。自二0一四年底我們初次刋登一些港獨的文章,已經有人溫馨提示我老共不喜歡談這個,當時我們是冒了大不韙,黨報及有份量的本土派人士說我們是港獨媒體,我不同意。我考慮的是,當我們思考本土運動的走向時,是否該有更開放的空間?要諸多的自我審查,何必辦網媒?

《本土新聞》願意刋登討論港獨的文章,不論贊成還是反對,都按文章質素決定。我們希望展開更廣闊的討論,提高民智,在今天本土運動已推進,甚至一條大道上面對岔路(修憲派及港獨派),意味著本土派不只是三分天下,而是自己的光譜更遼闊時,我們該如何監察兩者?

近日我以及我的同事都被朋友問及是否支持某政團,首先,我和我的同事都有自己的政見,我們個人不代表《本土新聞》,因為媒體有它做事的法度。我們早前也講過,在有限的資源下,《本土新聞》與其他本土派媒體作出協調,使資源少的年青政團也能多一點的報導,這是一種支援,但不是盲撐,媒體自有它監察責成的位置。

這種調整在客觀上讀者人數的增加証明有其意義在,而主觀上我同情年輕本土政團是在我位置上的親身經歷:當雨傘革命期間,那些年青政團冒起,我問老本土派人士,那些穿藍色衣服的到底是那路人?對方說很可能是共產黨支援的,由此,我對這些人都有戒心,直至魚蛋革命後,我和這些年青人有真正的接觸,聽他們所經歷的種種,對照我曾經歷的,大概我能肯定,他們的出現,是本土年青一代自發的行動,他們的資源只來自群眾、沒有外國勢力、更不可能是老共支援(共產黨不會製造如此大的敵人),又不願被收編,故此一些年青政團在沒有政治背景下,都惹來各方猜測和圍攻。

然而正常自發的本土運動是沒有劇本的,就香港《基本法》不斷被衝擊破壞,發展出港獨風潮實屬平常,回顧八九年百萬人上街,有人提出三罷,按《明周》「支聯會的誕生」一專題中,吳仲賢提到,群眾永遠走在前面,當然司徒華告訴大家,共產黨是不好惹的。我覺得今天當「港獨」已不是偽命題了,也不是那些無望、衝動的年輕人搞出來的東西,而是得到部份中老年人認同的事,本土派分為修憲派和獨派,是我們面對香港第二次前途問題時必然出現的現象,作為本土媒體,我們不該專注探討嗎?

有些人認為年青的政團面目模糊,我的看法是,在本土運動之初,需要猛烈撞擊泛民,壁壘分明,以尖銳清晰喚起民眾意識,而當本土風潮成勢時,後起的政團確該以一種融合的態度把泛民的支持者順利帶到本土這邊,擴大本土支持者的版圖,所以有說他們是披著泛民外衣的本土派,他們幼嫩,需要許多磨練和責成,但從政的困難在太年輕沒經驗、認識與應變不足;年老的卻又怕過於現實世故而失去理想。在當前的選舉裡,如果本土派有修憲與獨派之別,該彼此團結,修憲派沒有打擊港獨的本錢,因為對於獨派所質疑——如何再多信共產黨一次,他們也有合約精神?!

這問題並沒有得到有力的回應。任由修憲的藍圖、意願有多宏大,面對極權政府,談判的籌碼不是論述、不是三寸不難之舌,而是以「港獨」風潮為你壓陣;事實証明中國政府害怕的是魚蛋革命中那象徵「香港年青一代是會反抗、還拖」的;然而獨派如果沒有自我鞭撻,香港的未來,既失去落實修憲派現實方案的契機,也可能為香港帶來更大的災難。

我希望《本土新聞》會是修憲派和獨派交流的平台,大家對事不對人。一個地方的命運決定於一地人民的質素,至於命縣一線的《本土新聞》,我是個「知命」的人,儒道的義理,重點是「知命」之前的盡心、盡性。

《本土新聞》也許一天會不支倒下,但在這之前,我們會極盡言責。

《本土新聞》社長區惠蓮

黃毓民是九龍西候選人,同區其他候選名單排首位分別是吳文遠、何志光、毛孟靜、梁美芬、譚國僑、朱韶洪、黃碧雲、林依麗、蔣麗芸、關新偉、劉小麗、游蕙禎、李泳漢和狄志遠。

黃洋達是九龍東候選人,同區其他候選名單排首位分別是黃國健、胡穗珊、高達斌、譚香文、謝偉俊、柯創盛、呂永基、胡志偉、譚文豪、陳澤滔和譚得志。

陳云根(陳雲)是新界東候選人,同區其他候選名單排首位分別是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晉、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黃琛喻、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恒、梁金成、容海恩和陳克勤。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