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粵辭正典》之天琦依家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曾焯文《粵辭正典》之天琦依家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ji4gaa1/ ji1gaa1而今。[俗]而家、依家。如今、現在、今下。

[例]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香港電臺第一台《千禧年代》葉冠霖主持,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以後都冇機會代表到你哋(新東選民),終身㖭...今屆我冇得選(因為)佢(選舉主任)唔信我,咁四年之後佢信唔信我?係咪要我簽一份悔過書,錄個鏡頭,當住全宇宙講話我而今(yi1gaa1)已經唔再主張香港獨立喇...我而今(yi1gaa1)叫做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喎。」


[例]曾焯文(二零一一)譯《亂世童真》(原著:Olga Wallo, Tightrope : A Bohemian Tale)「阿甘,你一定要另聘高明,要揾㔹人,不好畀人攪涴你台戲;記住,江湖上臥虎藏龍,百步之內豈無芳草。」佢洗濕個頭,欲罷不能。請了另一個女演員,然後開始綵排。你場場綵排都到,齋睇不出聲。齋睇,你坐第一排繑埋對腳睇。而今燈光經已就位,成齣戲起錨;戲服綵排此其時也。我不知你怎睇,但全場都無煞心機。戲服綵排時情況的確如此。某場戲中間,代替你其箇隻臥虎突然發難道:「夠啦,阿甘,爾齣咁嘅垃圾戲,你做埋我份啦!」

[例]黃霑(一九九零)《銷魂我怕怕囉》我讀完中學,畢咗業,做咗兩三年行街,轉行做廣告,依家諗番轉頭,都唔知自己做過乜嘢真係有意思嘅事。
《漢語大詞典》而今:如今,現在。

黃氏(一九九三)《粵語古趣談》「而今」(ji4gam1)變音為「而家」(ji4gaa1),實因閉口鼻韻(-m)脫落,閉口鼻韻(-m)音脫落佐證:朕,本讀zam,後讀音演變出za音,後人因創「咱」字,又如「三」本讀「sεm」音,「暫」本讀「zεm」音,吳語卻讀成「sε」及「zε」。

再者,粵語「家下」(亦現今之意),本字亦「今下」,【漢典】:
【今下】:「現時,眼下。《晉書甘卓傳》:正當慮吾危朝廷邪?吾今下唯除姦兇耳。」「今下」即粵語「家下」本字,只因閉口鼻韻(-m)音脫落,下字又由陽去變陽上,遂讀gaa1 haa5。
黃氏(一九九三)《粵語古趣談》「而今」(ji4gam1)之今變音為「依」(ji1),乃係粵音陽平轉讀陰平常見現象。如「捉衣因」,正字實為「捉伊人」,其中「人」就讀成「因」(jan1 ),而「乞兒」之「兒」亦常讀成「衣」(ji1),皆陽平轉讀陰平之果。
《論語》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啟予足!啟予手!《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禮記》魯莊公及宋人戰于乘丘。縣賁父御,卜國為右。馬驚,敗績,公隊。佐車授綏。公曰:「末之卜也。」縣賁父曰:「他日不敗績,而今敗績,是無勇也。」遂死之。《史記》楚大臣患之,乃相與謀曰:「吾王在秦不得還,要以割地,而太子為質於齊,齊、秦合謀,則楚無國矣。」乃欲立懷王子在國者。昭雎曰:「王與太子俱困於諸侯,而今又倍王命而立其庶子,不宜。」《後漢書》《光武帝紀下》制詔曰:「日者地震,南陽尤甚。夫地者,任物至重,靜而不動者也。而今震裂,咎在君上。鬼神不順無德,災殃將及吏人,朕甚懼焉。其令南陽勿輸今年田租芻稿。

《顏氏家訓》古人皆呼伯父叔父,而今世多單呼伯叔。從父兄弟姊妹已孤,而對其前,呼其母為伯叔母,此不可避者也。李白《書情題蔡舍人雄》跡謝雲台閣,心隨天馬轅。夫子王佐才,而今復誰論。王質〈燕歸梁〉拂拂春風入馬蹄。□駐綠楊堤。綠楊堤上乳鶯啼。聲聲怨、怨春歸。而今一似花流水,蹤跡任東西。利成名遂在何時。早贏得、兩分飛。《朱子語類》問理與氣。曰:「有是理便有是氣,但理是本,而今且從理上說氣。如云:『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不成動已前便無靜。《三國演義》操既定冀州,親往袁紹墓下設祭...顧謂眾將曰:「昔日...本初曰:『吾南據河北,阻燕代,兼沙漠之眾,南向以爭天下,庶可以濟乎?』吾答曰:『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無所不可。』此言如昨,而今本初已喪,吾不能不為流涕也!」《金瓶梅》因向伯爵說:「自從他不好起,到而今,我再沒一日兒心閑。剛剛打發喪事出去了,又鑽出這等勾當來,教我手忙腳亂。」《儒林外史第一回》:「王冕先生就在這莊上麼?而今皇恩授他咨議參軍之職,下官特地捧詔而來。」
廖恩燾(一九二四)《嬉笑集.李廣》掛帥當年運咁紅,而家氹溲白鬚公。失魂煙杠高聲喝,倒運軍師詐締聾。醉到真貓衰碰特,射來假虎硬開弓。江山打𠶧畀人坐,算命唔該話佢窮。
馬師曾(一九三三)刁蠻公主戇駙馬(馬師曾、譚蘭卿原唱)飛雄:(白)常言道大登科金榜題名,小登科洞房花燭,好,待本宮入房與公主見個夫妻禮至得,咦,乜點解閂實道門呢喂? 呀,我明嘞,(彈燭花)梗係我今天激嬲佢,佢而家谷緊氣,鬥嬲佢在我無便宜,得些好意就要識趣...鳳儀:(白)呢次我重鬥你唔贏(春風得意)宮花笑口微微,呢次我順返條氣,依家我就有心機,實在何必針鋒相對,此際良辰,卻負了花月時。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