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真:永續香港特區、確認中共主權——「垂範台灣」的統一大業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law

永續派提出「全民制憲、永續《基本法》」的主張,受到不同程度的質疑,本文不打算從個人角度討論(例如人身攻擊個別人士),只集中討論永續派的主張,以及該主張如何與中共對港方針(即作為統一台灣的示範單位)有合理的呼應關係。

香港人若同意永續派的主張,即是以公民投票方式修訂若干條文並確認整份《基本法》,就等於行使國際法上的「住民自決權」,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統治。永續派的修法絕對不是建立香港的「實然主權」,相反,更是確認中國對香港的主權。這亦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首次獲得轄下個別地區的人民授權。此舉將提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際形象,亦令香港特區終於走上鄧小平構想的「正路」,即是令香港作為面向台灣、促進兩岸統一之示範單位。

永續派只是主張修法,談不上制憲

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一部份的《基本法》,於一九八O年代起由中共制訂,儘管中共委任若干港方委員,《基本法》根本上仍是中共為統治香港而訂,談不上是香港人民所制訂的「憲法」。

永續派提出,在不修改《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的情況下,修改第五條,將第五條條文中「五十年不變」的條文刪去,修改後的第五條將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

網民葛量洪的〈永續基本法的疑團〉一文指出,《基本法》本身沒有期限,第五條只是說香港特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指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非指基本法本身,而且無話五十年後,變抑或不變。故基本法只可修或廢,毋需續。」

我們應明白,基本法第五條本身沒有明言「五十年」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是否要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終結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而永續派在修法之後,也只是確認「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總而言之,所謂「五十年大限」,不涉及香港特區的存廢,根據《基本法》,就算香港在二○四七年起實行社會主義,香港仍是一個「特區」,而本文主要討論的,是「特區」的主權問題。

修法不等於建立「城邦主權」:駁斥詭辯

永續派今年三月三十一日的文章提出:「《基本法》的第一條是毫無意義的一紙空文,因為《基本法》的第二條否決了第一條。「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離的。也就是說,全國人大將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授權予香港特別行政區,就是分裂了祖國領土。」

該篇永續派文章稱,中國全國人大將「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授予香港特區,就等於違背了《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故此「全國人大…分裂了祖國領土」。

《基本法》第一條確認中國對港主權,第二條由中國授予特區政府權力,這並不構成「分裂祖國領土」,永續派的解讀實在毫無邏輯可言,亦違反政治學常理。「授權」在法律上明確有「授權者」和「被授權者(執行者)」的分野,權力的來源正是來自中國,中國向特區授權,頂多是「分權」,權力終歸是來自中國,中國也可以收回權力,「分權」談不上是「分裂祖國領土」。

所謂「分裂」,必須要構成一個主權國無法以法律控制的獨立政治實體,但《基本法》為中國法律一部份,權力來源定義清晰(《基本法》第一條),更有「緊急條款」即《基本法》第十八條,明言「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佈戰爭狀態或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況且,我們亦要謹記,永續派主張《基本法》第一條不可觸碰。

永續派論者故意將「分權」混淆成「分裂」,其實正是其「實然主權」的詭辯基礎。(永續派論者甚至稱,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就已經是「香港建國」。)上文已經說明,就算「永續」了香港特區的「資本主義制度及生活方式」,也不代表香港就成為一個中國無法以法律控制的獨立政治實體。

永續特區政治身份,剝奪香港人自決權利

依永續派的劇本,香港民眾會公投確認修改《基本法》,首先這肯定不是「全民制憲」,頂多是「修法」,而全民修法並公投確認《基本法》的結果,是令香港永續特區政治身份、由香港人民自行確認香港永屬中華人民共和國,剝奪香港人自決權利。

在現行國際法上關於「主權」的王道條款(參考一九六O年聯合國第1514號決議、一九六六年國際人權盟約等),就是「人民自決原則」;香港的主權被英國交給中共,而中共在向英國正式交涉香港主權前,在聯合國殖民地名單上剔除香港的「殖民地」地位,亦即是剝奪了香港殖民地人民「自決」的權利。

換言之,香港人本來可以根據「香港人沒有行使自決權」的事實,要求行使「人民自決」,以公投爭取香港獨立。

但是,永續派集團的「永續基本法」,強調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不可修改。如果永續派成功啟動「永續基本法」的全民公投,到時香港人若同意永續,就等於香港人以「人民自決原則」方式確認香港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

《基本法》永續,使中共得到永生

香港特區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成立以來,在各方面一步一步的「大陸化」,而香港民眾奮起反抗中共,從歷年來爭取雙普選的「和平、合法」遊行示威,進展至佔領中環的「和平、不合法」抗爭,乃至出現旺角騷亂的「暴力、不合法」鬥爭,顯示出「一國兩制」下香港人民的不滿和憤怒,顯示出中共處處侵害香港人民,而香港特區對台灣的示範作用,一直就是一個壞示範,台灣二○一四年的反服貿學生強調「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即是明例。

在《基本法》框架下,香港實行的一國兩制中的「另一制」,顯出《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已經理論破產,而永續派若能發起香港人公投「永續」,等於為香港特區的體制打下最為有效的強心針,等於香港人確認中共主權;香港人的「永續公投」亦等於支持中共對「港獨」的全方位打壓封殺。

這亦是中國共產黨在一九四九年建立政權以來,首次有治下地區以公投方式確認中共政權的合法性。這亦等於是要香港人向台灣乃至全世界宣示:香港人承認中共主權、對香港作為中國特區的政治身份十分滿意。這將大大提升中共的國際形象,符合永續派論者所謂「將《基本法》永續,使中共得到永生。」

與魔鬼進行浮士德式交易

香港的永續派亦提出,要限制香港持外國護照人士的投票權,要「解殖歸華」,亦要進行「深港合併」,從「大香港」達至「華夏邦聯」,與所謂「美帝」抗衡。目前,所謂「永續基本法」,等於要香港先付出代價,令「中共得到永生」,換取中共對香港的信任。

中共在歷史上曾給予西藏自治區「無限期」的「一國兩制」,更與西藏簽訂《十七條協議》;但中共在一九五○年代末走向極左路線時,撕毀承諾、出兵西藏。中共在一九九七年收回香港時,沒有所謂「港獨」、「本土派」、「自決派」,破壞一國兩制的禍首是中共自己,干預香港事務、培植治港第二梯隊的是中共。永續派的主張,其實說穿了,就是要香港人主動永續中共對港主權,全民投票、向中共表態效忠。然而,你還相信中共嗎?

獨立路難行,不等於要行死路

永續派攻擊獨派沒有獨立路線圖,誠然,獨立路難行;但我們應問的是,若香港人希望建立一個香港人自主的政治實體,除了港獨之外,還有甚麼方法?修改中國法律一部份的《基本法》,並不能使香港成為由香港人自主的政治實體,況且永續派更明言不能修改「香港主權屬中國」的第一條。

獨立路難行,也不代表香港人要走上一條自絕、永續中共統治、確認中共主權的死路。

「你們要從窄門進去,因為寬門和大路導入喪亡;但有許多的人從那裡進去。那導入生命的門是多麼窄,路是多麼狹!找到它的人的確不多。」馬太福音7:13-14

香港人在三十年前做過「中國夢」,幻想可以搭上中國改革開放的順風車,期盼中共逐漸民主化。故此三十多年前香港人對於主權歸中,並無強力反對,甚至逆來順受。在中英談判、香港主權移交的過程中,更有許多港人以不同手段從中取得巨利,變成今日的保皇黨、商界建制派;我們香港人要捫心自問,是否還要繼續投機,或者盼望中共會變好。

永續派提出的中間路線,事實上正是十分「走精面」、投機,若非存心騙人,起碼也是一廂情願。若香港人要追求自主,只能一路摸索前行,堅定自由、獨立的心志,願香港能夠真正自由獨立。

五區候選人名單

香港島十五張候選名單:黃梓謙、劉嘉鴻、葉劉淑儀、何秀蘭、張國鈞、詹培忠、鄭錦滿、羅冠聰、沈志超、王維基、徐子見、司馬文、許智峯、陳淑莊和郭偉強。

九龍西十五張候選名單:吳文遠、何志光、毛孟靜、梁美芬、譚國僑、朱韶洪、黃毓民、黃碧雲、林依麗、蔣麗芸、關新偉、劉小麗、游蕙禎、李泳漢和狄志遠。

九龍東十二張候選名單:黃國健、胡穗珊、高達斌、譚香文、謝偉俊、柯創盛、呂永基、胡志偉、譚文豪、黃洋達、陳澤滔和譚得志。

新界西二十張候選名單: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周永勤、鄭松泰、鄺官穩、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恒、湯詠芝和朱凱迪。

新界東二十二張候選名單: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晉、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黃琛喻、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恒、梁金成、容海恩和陳克勤。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