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四眼哥哥」到「熱狗」的鄭錦滿:本土派就是一群願意戰鬥到底的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由「四眼哥哥」到「熱狗」的鄭錦滿:本土派就是一群願意戰鬥到底的人

報道、攝影:譚曉欣

對於俗稱「四眼哥哥」的鄭錦滿有何印象?是當日於候選人簡介會激戰李偲嫣的「四眼仔」?立法會提名期第一天已搶先簽確認書的「熱狗」或是於金鐘「勇武拆大台」的四眼哥哥?簽署確認書為四眼帶來不少麻煩,一方面被人質疑四眼是投機主義者,為了議席「乜都做得」;但另一方面四眼在幾乎被選管會取消參選下,亦仍高呼對港獨的期望。他更於選舉論壇上公開揚言港獨是香港大潮流「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到底這位年輕人的葫蘆裡賣什麼藥?

嚮往澳洲但仍然選擇回港

反高鐡這一幕幕言猶在耳,鄭錦滿早年於這些社運活動每次亦會走到最前線。家人當然會擔心他「出事」,唯有送他到澳洲,期望遠離香港這個「是非地」。澳洲向來是香港人移民熱點,於鄭錦滿,他亦坦言對澳洲的生活有所嚮往,「當年主要在布里斯班生活,當地好和平,好輕鬆,是一個適合退休的城市,當地人亦很友善,亦是想留下生活的地方。

就在澳洲讀書第五年間,快將取得當地居留權之際,雨傘革命發生,鄭錦滿毅然回港,當時希望可以為香港出一分力。問到為何要這樣做,他不見得有絲毫後悔:「的確想留低在澳洲生活,不過始終冇辦法,個心仍在香港。在澳洲當地生活時,亦花很多時間留意香港的時事。既然個心放不下香港,就不如回來拼死一戰。」雨傘革命結束後,鄭從此亦沒有再回到澳洲。

「四眼哥哥」名字的背後

「金鐘拆大台」是鄭錦滿的成名作,當時鄭與數百名網民因不滿有團體企圖主導當時的佔領運動,而到金鐘「拆大台」。當時鄭以「四眼哥哥」一名作代號,登上各大報章,鄭表示:「其實用上『四眼哥哥』一名,是因為不想人知。因為既然大家認為所做的是一件好事,我認為其實不需一個人的名字獨攬這件事。大家亦可以是『四眼哥哥』,都可以同樣的身份或稱號去做一樣的事。」他亦笑言,現時本土不少抗爭青年亦一樣是「四眼哥哥」。

對於一直不想出名,信奉匿名行動的鄭錦滿,這次出選立法會將是他一次重大的改變。現時他直言:「我現在當然想全世界都識,因為始終現時選舉需要一個知名度。」

從前,於當時鄭錦滿這種一向以街頭抗爭為主的人,立法會的工作對他來說吸引力不大。照現時政局,他更直言四年的立法會議政的工作「冇用」。但直至他知道熱血公民有意再次啟動五區公投,他表示:「之前未知道立法會議席,發揮到盡的潛能可以再次啟動五區公投,匯聚民意,達成制憲這件事。所以之前有人找我出選區議會或立法會去做一些傳訊的工作,或替組織爭取得更多的資源,這些理由亦不能說服我出選。同時,一向作為一個抗爭者、行動者,亦沒有想過會出選。

由匿名者到參選立法會

但推動五區公投這個理念,卻深深打動鄭錦滿,甚至令信奉匿名行動的他,選擇加入組織。當時雨革告終,光復行動失敗,令所有人希望瞬間幻滅,鄭錦滿曾經亦心灰,打算暫時離開一下這個圈子,另覓出路。直到黃洋達邀請他加入這個公投制憲運動,令鄭重新感受到香港前途的曙光。對於很多人仍然大感不惑,不能理解推動五區公投,全民制憲對於鄭錦滿的義意何在?鄭錦滿竟然答:「因為冇乜人願意做。」

他續指:「未有很多人有這個決心和意志去做,實在未有太多人願意作出這個『犧牲』,亦未有把議席發揮到盡。因為要放棄這個議席,需要一定的決心,亦會損失一定的利益和資源,但這是理念上必須做。有一些大黨明明有能力推動這件事,而他們亦未有去做。我覺得現時那既然沒有人願意做,唯有我地來做。」

鄭錦滿認為「五區公投」這個理念相當無私,亦具有犧牲的精神在背後。由當年反高鐵到今日五區公投,鄭說:「很多在街頭的行動當中,我亦覺得自己是行得比較前,簡單來說,就是『行先死先』。當別人不願意動,我可能就會做一個突破的先驅者,而我亦不介意擔任這個崗位。

出選港島區,向來競爭亦是非常激烈,被問及會否因此擔憂選情以及五區公投的成效,鄭表示,難做亦是要做,容易的話就不需去做。而且鄭指這個位置亦總是要有人做,所以他亦會拼盡全力去做。

往後大家各有立場亦是正常

「制憲」或是「獨立」兩個選擇各有支持者,而各方支持者不免炒得沸沸揚揚,而曾高呼對港獨期望的鄭錦滿,導致幾乎不能入選的他,卻認為兩者間未必有實際上的衝突。鄭錦滿表示:「港獨只是一個立場上的表態,但對於推動制憲的立場上,我與熱普城一眾人目標是一致,亦是強烈的共識。今屆立法會選舉,大家亦非常清楚目標。往後,大家各有立場亦是正常。

對於港獨的幻想,鄭錦滿認為這將是香港的大潮流,而香港未來亦是屬於年輕人,簡單來說就是「港獨思潮,浩浩倡倡,順之者昌,逆之者亡」。但推動制憲,如何有助推動這個幻想,鄭解釋:「推動重新制憲,是賦予香港人一個地位去制定一個具代表性的憲法,以釐清港、中之間關係,去保障香港人應有的權利。即使將來香港會獨立,亦需要一部屬於自己的憲法,亦需要有人為憲法中空白的部分填上。而現時可以透過今屆立法會做的,就是修憲制憲,五區公投將會是推行制憲中最實際的手段。所以我認為『港獨』與『制憲』間未會有衝突。而且由於現時實在未有太多人願意去推動這個必要的理念,所以今次才會決定出選。」

可能各人背後有不同取向,但鄭認為熱普城內各人目標亦是一致,而且他一直強調其他人比他做得更多,鄭說:「陳雲老師是一位民族學博士,亦是嶺南大學的教授,但他近年著書推動城邦論,因而掉失教席。原本以他這樣厲害的學者,其實不需去進入政治這淌渾水,但他仍願投身下來,他的犧牲亦大。其次鄭松泰亦是一樣,年輕、中產、靚仔的學者,其實他亦不需要投身政治。而且熱血公民首領黃洋達、黃毓民近年亦受到很多無理的抺黑和攻擊,各人的犧牲亦同樣大。但大家亦因為想推動,並把理念付諸實行,所以大家對達成目標的心亦是非常堅定。」

其他人的犧牲比我更多

鄭錦滿回港全身搞社運付出的代價不少,由放棄澳洲安逸生活到回港一刻,似乎已沒有退路。由金鐘拆大台,放棄一直以來的匿名身份;到光復旺角在最前線被「藍絲」打爆眼鏡;後來更因違返禁制令參與光復旺角被囚禁合共二十二天,聽起來已經付出太多了。對於問及有沒有因參與社運而感到後悔,鄭錦滿只表示後悔當年讀書時期,未夠認真,令自己現時有一種書到用時方恨少的感覺,但對於自己的付出及犧牲,鄭錦滿則未有多提。他只說:「其他人犧牲亦很多。雨傘革命期間,有很多人放棄他們原本的工作及學業,全身投入社運,我亦認識很多這樣的人。」

他說,「所以我覺得自己的所謂犧牲根本不算什麼,只是未死。就看不遠的台灣民主化歷史,鄭南榕這些捨生取義的人,其實香港亦有。在雨傘革命之後,我知道有一位經常參與其中的一名示威者,亦因此跳樓自殺,但似乎媒體間,亦未有十分關注。當一個人已花如此多精神時間,以及全力行投入雨傘革命,但結果是如此,是一件令人消磨精神,是一件令人『痴線』的事。」

本土派就是一群願意戰鬥到底的人

鄭錦滿自言是個感情用事、多愁善感,而且有點衝動的人,他每次為了理念而不顧一切衝上前線的性格亦因此令家人擔心出選對他的影響。而是次出選,當中閒言閒語亦確實影響了他的情緒。但無論選舉結果如何,鄭錦滿堅決表示亦不會因此而離開香港,他說:「當你屋企受到破壞時,大家不是應該逃避,而是應該企出來保衛自己的家園。與其逃脫或離開,但當你的心仍在香港時,不如留下保衛家園。而我相信現時的本土派就是一班無論如何亦決定留守到底,戰鬥到底的人。本土派就是一群願意為留低的人戰鬥到底的人。」

我希望這次出選可以代表「這班人」

九二八當日身穿綠衣的防暴警察對一眾示威者投擲催淚彈,架起長槍對準一眾示威者,當時鄭錦滿在最前排,鄭於當時與四周一眾示威者四目交投,知道縱使大家亦害怕死亡,但亦有一種視死如歸的決心。鄭說:「我相信社會上的確有一批這樣的人,我並不是唯一一個,而我亦不會是犧牲最多、付出最多的一個。所以希望這次出選,我可以代表這班人,推動全民制憲。」

 

香港島除鄭錦滿候選名單參選外,其他候選名單:黃梓謙、劉嘉鴻、葉劉淑儀、何秀蘭、張國鈞、詹培忠、羅冠聰、沈志超、王維基、徐子見、司馬文、許智峯、陳淑莊和郭偉強。

九龍西除黃毓民候選名單外,其他候選名單:吳文遠、何志光、毛孟靜、梁美芬、譚國僑、朱韶洪、黃碧雲、林依麗、蔣麗芸、關新偉、劉小麗、游蕙禎、李泳漢和狄志遠。

九龍東除黃洋達候選名單外,其他候選名單:黃國健、胡穗珊、高達斌、譚香文、謝偉俊、柯創盛、呂永基、胡志偉、譚文豪、陳澤滔和譚得志。

新界西除鄭松泰候選名單外,其他候選名單: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周永勤、鄺官穩、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恒、湯詠芝和朱凱迪。

新界東除陳云根(又名陳雲)候選名單外,其他候選名單: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晉、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黃琛喻、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恒、梁金成、容海恩和陳克勤。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