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盧斯達:變與不變——記在梁天琦無得選之後


change

選管會最終決定落刀,梁天琦的提名無效。無得選,在陳浩天、中出羊子等人之間,他的情況有一點不同。因為他曾經參加過二月的新界東補選。如果梁天琦今日的提名「根據《基本法》」而無效,那半年前梁天琦的參選資格亦屬非法。今年初的旺角騷亂之後,北京派張德江與泛民見面,但實質上 沒有軟下來,更出動行政手段催毀香港僅餘的半民主選舉。

如果單純看上次的票數,今次梁天琦是勝算篤定,中國便攔腰斬殺,連入閘之路都封死。香港已經不是一個能夠自由選舉的地方,雖然市面平常,各種交易仍然持續,新樓盤開售,現場仍然人頭湧湧,好像完全沒有2047這個問題。但香港已經改變,靈魂變色。

鄧小平在九七之前見一班香港菁英,再三強調五十年不變,而且五十年之後都不應該變。但鄧小平之後的人是否這樣認為呢?鄧小平登基的時候,美軍艦隊在國門外;香港要根據中國的規則去玩,而這規則也是美國世界秩序的一部份。但經歷了國力提升的廿年之後,今日的習近平或者中國人,對香港只有四個字:改弦易幟。左翼論者老是批評,民主教港、民主回歸之消極,因為這些主張只是希望透過民主將香港「急凍」在九七之前那個狀態。

現在好了,他們期待的新天新地已經急降——只是以一個更不公義的狀態出現。九七之前的事情,一定會消逝。不論是北京還是香港, 都改弦更張;當香港不少菁英在追憶舊夢,中國早已不強迫自己遵守「不變」,甚至是主動求變,掌握變的主動權。這一兩年中國一些高層的會議上,講的都是這些意識形態。當你讀懂了,就會知道香港一定會變,跪都沒用,循循善誘沒用。分別只是香港人有沒有掌握主動權,還是完全陷入被動的「被變」。

泛民主派有得見張德江,這是中國謀求香港上層結構的「不變」,以待中國發號「大變」的施令。這是一場不見血的運動戰。中國早已變陣,以強世功為首的法西斯理論家,早已預告了對香港完全征服,乃是中華帝國復興的第一步。板倒香港,才能向世界證明,當年鄧小平屈服的世界秩序,今日中國可以不放在眼內。

因此,香港人也要變陣,追上「變」的節奏,不要再期望中國會「不變」,或允許香港人「不變」。「變」是中國的對港政策,風暴早已形成,香港人只能選擇「被變」,還是落水左右「變」的方向。我相信被取消資格的人,都已心中有數。畢竟他們參選,已經是追趕變局的一步。他們沒打算用「不變」來應對變局。

英治歲月、民主選舉、全部很好,但中國已不打算再玩。主旋律已經改變,香港人做事,至少要符合鬥爭的節奏。歸途是夢,「回歸」不是安息,面前是一個完全未知的世界,等著人的腳步去開墾。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