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香港危城勿跪低(包含大量劇透)

Share This:
  •  
  • 2
  •  
  •  
  •  
  •  
  •  
  •  
  •  
  •  
  •  
  •  
  •  
  •  

曾焯文:香港危城勿跪低(包含大量劇透)

(電影《危城》Facebook)

新戲危城,陳木勝導演,劉青雲、廖啟智、古天樂、彭于晏、吳京主演,背景為民初小鎮普城,大軍閥之子古天樂在普城無端連殺三人,為地保劉青雲所捕,軍閥威脅劉等放人,否則屠城,村民怕死,迫得劉放古,古獲釋後,依然下令屠城。普城似乎暗喻香城危危乎,即使跪低,承認支那重慘黨可永遠繼續統治香港,支那重慘黨都不會放過香港人。只有勇武鬥爭,方有一線生機。以下先簡介劇情,再詮釋其中精采對白。

話說有日普城來了個不速之客古天樂(曹少璘),無故殘殺三人,包括一女童,地保劉青雲趕到拘捕古,殺人證據確鑿,宣佈翌日處決。詎料古原來係大軍閥曹瑛之子,其手下,由吳京帶領,旋即來到要劉放人,否則屠城。劉本來堅拒,但村民咸哀求劉放古,甚至劉的忠心部下廖啟智都遊說劉保命緊要。劉認為跪低只會死得更慘。村中富豪劉老闆竟派人伏擊劉青雲,廖啟智為護劉慘烈犧牲。劉後終經不起村民聲淚俱下,齊齊下跪,唯有放古天樂。古一恢復自由,即刻逮捕劉,並下令屠城。猶幸劉事先送走妻女及地保團手足,他們聯同遊俠彭于晏,回來偷襲城中獸兵成功,救出劉青雲,與倖存村民一齊誅殺古天樂。

戲中另一條線係彭于晏、吳京的師兄弟情。原來吳彭本同為鏢局師兄弟,當年用轎護送一大官出城,途中有人行刺大官,彭于晏、吳京擊敗之,刺客道出狗官掠其財產,奪其嬌妻,此時,其妻從轎中奔出,與夫抱頭痛哭,狗官隨即自轎中持刀衝出,擊殺夫婦二人。彭大激於義憤,欲殺狗官,吳制止,警告此一刀劈落去,必害死鏢局上下三百幾條命。彭失望而去,而鏢局結果都係被狗官秋後算帳,死剩吳彭二人。從此,彭成為玩世不恭的浪人,吳則做了曹大帥的頭馬,負責保護古天樂。最後,彭為救普城,迫于無奈同吳決一死戰。彭初見古天樂,就知其為「又一個狗官」,襯托劉青雲早知即使放古,村民仍會遭殃。

陳本勝專拍動作片,但戲中文戲對白卻明顯令人聯想到香港而今被強權殖民,在革命與投誠之間,艱難抉擇。

古天樂:有強權就無公理。有權嘅時候,人地就會怕你;唔怕你嘅人,就死路一條...我阿爹係曹瑛。(古在戲中係殺人狂,無惡不作,經常淫笑,奸到出汁,令人想起六八九的猙獰面目。「我阿爹係曹瑛」令人想起大陸的「我阿爸是李剛」,正如六八九恃住有中共撐腰而橫行無忌,魚肉港人。)吳京:(我地)曹大帥接管咗普城,我地就係法律。(律政司袁國強話選舉主任有權篩走不擁護基本法的立法會參選人;中聯辦王振民話在香港討論港獨都已經犯法。)

廖啟智與劉青雲以下的對白,簡直好似革命宣言,教人熱淚盈眶,熱血沸騰。

廖啟智:劉老闆想同你商量,佢有權宜之計,可以化解呢場危機。劉青雲:就係要我放曹少璘,你唔係真係信佢係嘛?(劉老闆代表賣港資本家,廖啟智代表真心膠。賣港賊不可信,真心膠不可從。)曹少璘並非等閒之輩,佢阿爸係邊個,大軍閥!掌控十幾萬軍隊,你呢?一個地保仔,帶住我地幾個人,鬥唔過㗎,惹唔起呀!(香港人大多怕死怕事,被人迫到埋牆角,不少仍然堅持和平理性非暴非粗口抗爭,反對勇武革命,驚中共出解放軍血腥鎮壓。然而,香港民族黨(二零一六)《獨立!》〈冇軍隊點獨立?中國一出解放軍就大鑊啦!〉道:「一個地區獨立不一定需要軍隊,香港地處亞洲優勢位置,有天然深水港、鄰近東亞國家,極具經濟戰略優勢,而且香港有自己貨幣、聯繫匯率,更有健全的金融制度,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與其他知名的金融城市齊名。最近的巴拿馬文件更反映了中國黨官透過香港轉移資產及避稅,事實就是,香港才是當代中國的命脈,中國靠香港多於香港靠中國,香港人要獨立是絕對有籌碼的。」)為左一個曹少帥死咁多人,值咩?你去問下箇的鄉親父老,問下佢地想點樣?唔好同佢地講咩公義,講咩尊嚴,大家淨係想平平安安,安居樂業,唔好為難佢地!(廖啟智叫劉青雲問下的村民先,令人想起某香港人的金句:啲村民唔係咁恁[俗:諗], 以此為由制止示威人士勇武行動。革命從來都係少數精英帶動大多數愚民[愚蠢的民眾]。香港市民都不想攪事,以為忍氣吞聲就可繼續一向的生活,但水浸眼眉,覆巢之下豈有餘卵;重慘黨一旦對香港殖民換血,一國兩制變一國一制之後,香港人就會同大陸人一樣[甚至更慘],身家性命財產,全無保障,想安居樂業都幾難。)

劉青雲:你以為我地跪低,件事就可以解決㗎啦?(就算香港人跪低,承認支那重慘黨有權永遠繼續統治香港,甚至主動要求深港合併,重慘黨都不會放過香港人。戲中劉青雲為村民所迫,放了古天樂,結果一如劉所料,姑果然下令屠城。)

廖啟智:跪咗先啦,至緊要保住條命。(令人想起香港政黨也曾叫香港人袋住先,接受政改爛方案。)

劉青雲:今日我地跪低,聽日我地重可以企返起身咩?我地的子子孫孫,世世代代重可以抬起頭做人咩?我地唔係奴隸,我地係普城嘅主人。(此段直情好似起義檄文,叫不願做奴隸的香港人起來抗暴,當家作主。)我地越驚就只會死得越慘。(拼死一博,尚有一線生機;想話苟且偷生,肯定死路一條。)從曹少璘踏入我地家園開始,就經已係好不幸既事,我地無法子逃避㗎啦。(九七年六月三十號解放軍入城,香港人的厄運就經已開始。)無錯,我地可能會死...但係我地死得要有價值,好唔好? (黃霑詞烽火飛花:「人生性命本可貴,情痴亦一世回味,為保家國肯輕拋,兩者都不記起」;而今不少革命青年,,都有魚死網破,與敵同亡的決心,所以香港仍有希望。)

彭于晏對劉青雲道:你今日做呢個決定,唔通唔怕屋企人無命嘅咩?劉青雲:怕,就係因為怕先始要面對,唔能夠退縮。(香港好多革命義士都有連累家人之虞,但革命黨人勇敢面對,勢不低頭。城邦論:中國要靠香港的國際金融地位、融資套匯、人民幣離岸上市,打入國際組織,香港捏住支那重慘黨喉嚨,香港經濟體系、公共秩序脆弱,重慘黨投鼠忌器,不敢出動解放軍。所以香港人抗爭只要擺出不怕死的姿態,就可以迫使支那及香港重慘黨政權屈服讓步,而不需要真死。)

彭于晏對古天樂道:少帥,你出來之後,你會放過普城的人嘅呵?...你當我傻㗎?殺咗咁多人,件衫重白雪雪,但你個心肯定黑蠅蠅,又係另一個狗官!(某青年香港政治家〔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三日〕:面對住中國嘅壓迫,單方面向道銷毀緊基本法,李波、林榮基、我代替佢選嘅梁天琦,呢的唔係侵犯緊基本法咩?而今係邊個向道void緊基本法呢張contract?我地而今同一個無信用嘅政黨,一個流氓嘅政權向道講數,跟住重要話我地不如延續基本法個張contract,要我地相信呢張基本法。)

劉青雲:如果而今放咗佢〔古天樂〕,就等於將條命無條件送畀佢,希望南方軍早的返來。(如果而今信多重慘黨一次,與之重新立約,自綁手腳,自廢港獨武功,就等於送羊入虎口。為今之計,除了大家覺醒,起來勇武鬥爭外,亦要爭取國際支持香港自主自立。)

 


Share This:
  •  
  • 2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