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松泰:比起《基本法》第一條 有更重要的條文應該修改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heung

(編按:「熱普城」聯盟今日(廿七日)在尖沙咀舉辦五區聯合做勢大會,本報趁此機會訪問「熱普城」新界西候選人鄭松泰關於修改《基本法》的問題。)

記:本報記者
鄭:鄭松泰

記:永續基本法和全民制憲,是否包括重新定義或修改基本法第1條?

:我們在今次選舉提出全民制憲這個綱領,其實跟我們這幾年來推行的運動都沒有變過,因為我地希望香港人可以制定自己的基本法,當然,在制定時,是否需要處理第一條呢,這是有商榷的地方的,因為第一條是包括整個香港主權的討論,但是現在整個社會、民情呢,未去到這個程度。

我自己的倡議,或我自己的角度呢,我會認為第158條,就是關於基本法修訂程序,修訂這個程序必須要在香港人手中,即是過去人大最終修訂權去回香港終審法院,即是當中的釋法也包括在內。

第二步,也是關鍵一步,就是基本法第45條,關於特首選舉提委會的規定。如果終審法院取回基本法的釋法權,我們政府去刪除第45條提委會的話,這樣就代表已確立了我們香港的本土政府。去到這裡,其實就已在憲法上保了港人自治權。 至於去到第一條是否需要修改,這視乎一個具體情況,就是會否發生一些特別時刻或情況,可能是中國在人口、經濟等方面直接介入香港,如果是的話,在我們享有第158條和第45條的保障的前提下,第1條是可以修改的。

記:你剛說未見到選民有修改第1條的傾向,那如果到時選民告知你們想改,那你們會改?

鄭:絕對會,如果修改第1條時,未處理第158條和第45條時,即香港本土政府未確立到自己自主權時,而去貿然修改第1條,其實有少少在空中樓閣建立自己政權,好容易被外國勢力或歐美勢力操控,所以必須是由人民先修訂第158條和第45條,將香港司法管轄權和管治權在制度上確立後,第1條要否處理,就變成是再進一步的討論。那一刻才是一個完整的本土派論述。

記:社會上有人批評熱普城講永續基本法而又不修改第一條,是等於承認一國兩制之下去參選,你怎樣看這個講法?

鄭:其實所有選舉都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底下,但至於你說一國兩制是否必然會令到香港人好像現在這樣慢慢受到中國介入的情況,那個困擾,這個視乎基本法在剛才所指的本土政府和司法管轄權上的討論,如果在第158條及第45條處理之後,其實一國兩制可以變成像兩國兩制的情況。

所以大家不要一聽到基本法就去聯想是中共的基本法,近乎所有二戰後建立的國家都有基本法,尤其德國是個非常好的典範,因為二戰後東、西德統一是真的靠基本法去維繫整個政權。所以這個討論要更細緻,不能貿貿然說聽到基本法,就即時有個反感。不是這樣,由香港人制定(基本法)時就是另一回事。

記:會否因為港獨思潮而去修改基本法第1條?

鄭:港獨思潮對現在全民制憲或修改基本法是有好處的,因為是令到討論空間更加闊,而當空間更闊時,香港人就自自然然會去找個中間點嘗試落腳。那即是我們現在承認,我們是相對中間的修憲派,那至於你說是否要去到港獨的討論呢,我會這樣說,去到香港變成一國一制之時,港獨就變成唯一選項,沒有了修憲的選項。

當然所有事現在是一個概念上的推演,但在具體的一刻,既然我們現在有基本法,有港英的普通法和習慣法在內,那如果我們完全將它刪走,去重新建立的話,其實我們就是放棄了我們本身寶貴的價值。那現在只因為在八十年代制定基本法時滲入了中共的灰色地帶或缺憾在內,我們只要將其刪減便可,將內裡有漏洞之處刪走,就可以完善我們的制度。

所以我會先走這一步,至於你說,是否要推多一步,去到一國一制的話,正如我剛指,(那時候)是沒有得選擇的。

立法會新界西其餘候選名單,排頭位包括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周永勤、鄺官穩、田北辰、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恆、湯詠芝和朱凱廸。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