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安德烈:港獨與福傳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投稿】安德烈:港獨與福傳

(“浙江強拆十架運動”資料庫Facebook)

香港算是眾多華人社會中基督宗教實力最為穩固的城市,無論是天主教還是基督新教,都將香港當成是向中國大陸福傳的基地。自從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廣東、福建等南方的家庭教會,一直依賴來自香港教會的經濟支持、神學訓練以及書籍運送;近年香港的基督新教教會則改為多與受中共控制的三自教會來往,從而利用其大陸官方之地位與官場關係,在中國建立據點。即使天主教因為祝聖主教問題上與中國政府對立,天主教香港教區依然與中國大陸的地下教會保持來往。可是,無神論的中共政權從來就是敵擋聖道的惡魔,與虎謀皮的香港教會在反耶的習近平執政下,處處碰釘。首先,中共在基督宗教的重鎮浙江省大規模強拆三自教會的十字架(在大陸淪陷前,浙江省乃聖公宗及循道衛理宗之基地),令香港教會驚覺原來「合法」的三自教會也失勢了,而香港教會至今依然是無力回應這個亂局,只能以淡化和遺忘去處理香港信徒的不安情緒。其次,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共不斷拘捕大陸的基督宗教領袖,例如天主教的馬達欽輔理主教(宗座認可)以及基督新教的浙江基督教協會前會長顧約瑟牧師被捕,亦令香港教會領袖恐懼。第三,香港的天主教和基督新教派傳教士在中國大陸偷偷傳教甚至建立教會,一直已經是公開的秘密,而過往中國部分地方政府對此亦作出「隻眼開隻眼閉」的處理。但偏偏現在習近平就是要全面整頓基督宗教;來自香港的伍華牧師因為在中國大陸印刷基督教書籍而被捕一事,對香港教會的打擊才是最大,因為這意味現時所有在中國大陸的宣教士或傳教士都面對直接人身安全威脅。而認為宗教界「沒有經濟貢獻」的香港政府偏偏就坐視不理。

反觀美國等西方國家,甚至韓國和新加玻這些亞洲國家,每當有自己國家的傳教士在北韓、中國、伊朗、敘利亞等地被捕、被虐打、被囚禁甚至被殺害,其政府都會運用自己一切可行的外交方法施壓,嘗試拯救自己的國民。關鍵在於這些國家都可以獨立地行使外交權利,保障自己人民在海外活動的安全,而香港既沒有直接的外交權,對中國也沒有甚麼平等的協商機制。歸根究底,香港與中國的主權問題與外交關係在一國兩制之下是模糊不清的,結果受害的就是香港教會在中國的宣教士或傳教士。

要保障香港教會在中國的宣教士或傳教士人身安全,最理想當然是在香港建立一個主權獨立的基督教國家;退而求其次,起碼也要建立一個主權獨立以及能夠保障國民人權的民主香港國家。即使香港不獨立,也要確保外交權力掌握在香港政府手上,令香港政府可以與中國政府有平等協商的關係。

當然,對香港教會來說,保障宣教士或傳教士之人身安全,只是最基本的要求。香港教會亦關心中國教會之安危。這不一定是大中華情意結,這純粹只是香港教會的歷史使命;因為香港自開埠而來,一直都是西方教會進入中國大陸的跳板,而在1949年中國大陸淪陷之後,中國教會紛紛來港避難,當中包括中華聖公會、中華基督教會、循道公會、衛理公會、崇真會、信義會/路德會這些大宗派,他們都希望能夠有天重建中國教會,因此才會在江澤民及胡錦濤執政的時代,中了中共統戰的圈套,與三自教會合作,結果希望卻是完全落空,不當三自教會沒有跟他們的禮儀和神學,現在連三自教會也自身難保了(當然,也有少數的人渣,例如鄺保羅,可能是因為自己有把柄在中共手裡,所以才厚顏無恥的投共)。香港教會應當醒覺,與三自教會及中共政權合作是永遠無法在中國弘揚聖道和重建教會的,並且馬上悔改,由統戰的陷阱當中抽身。

面對中國,或許有信徒會喪膽。或許又有信徒會說香港獨立或建國都是不可行的,教會要繼續在中國福傳只能向中共跪地求饒。然而,持這種想法的人,都是小信的人。你覺得中國很強大嗎?中共所建立的這個「中國」只有六十多年,上主卻為自有永有之上主。「上主使悖逆者歸於糜爛、自天降雷以擊之、上主必鞫地極、簡以治民者、使加能力、選以沐膏者、使角崢嶸。」(撒母耳記上2:10)若中共死不悔改,與基督為敵,最終必然滅亡。反之,如果香港站在上主的一方,就必然得救。我等不是要求上主站在香港之一方,而是要求香港站在上主之一方。

香港獨立之主張絕非「自私」,相反香港獨立才能保障香港教會在中國的福傳聖工穩定發展。惟有解決香港主權問題,令香港政府能夠保護香港海外宣教士或傳教士之安全,香港教會才能進一步向香港政府施壓,要求中國改善宗教自由及人權問題,以確保香港教會可以在中國堂堂正正的開拓牧區或傳道區,並且令中國信徒的人權受到保障,改變中國,使華夏歸主。

具體來說,首先,聖公宗、信義宗、循道衛理宗和歸正宗等教會應爭取在中國恢復昔日的「中華教會」體制,建立自己宗派的教會,完全獨立運作,自行訓練神職人員以及選舉主教/會督/監督/會長/總幹事,傳承自己宗派的禮儀與神學,猶如越南一樣。在未能做到這一點之前,這些教會就只能在中國發展家庭教會,確保他們的信仰正統,以及保證聖品受過適當的神學及禮儀訓練,可以牧養中國之信徒,不受中共政治意識形態干預。其次,天主教應當在主教祝聖問題上堅決不讓步,堅持中國教會祝聖主教必須得到教廷確認,而非由中國天主教愛國會「自選自聖」非法主教,否則宗教統緒將無法維持。長遠來說,天主教要爭取重返中國,自行管理中國的教區,令神學、禮儀及信仰皆不受中共意識形態干預。禱告當然重要,但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香港教會除了要繼續差派宣教士或傳教士到中國建立教會以外,更重要的是在香港推動改革,解決香港的主權問題,成全上主的福傳聖工,回應上主給香港教會的聖召和使命。香港教會若要向中國福傳,請支持香港獨立,讓香港站在上主的那一邊,而非站在世界的那一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