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關鍵的那五年——專訪青年新政黃俊傑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kitt

實習記者:陳澔琳 鄒嘉怡

青年新政成員黃俊傑也從去年的區議會選舉開始走近大眾,於長安選區初試啼聲,挑戰尋求連任的民建聯議員羅競成及民主黨成員何志偉,儘管黃俊傑未能以一千四百六十七票阻止羅競成以二千三百五十九票連任,但卻遙遙領先只取得五百多票的泛民代表,以政壇新人身分取得不俗的成績,接下來將代表青政出選立會新界西選區。究竟黃俊傑為何會選擇加入青年新政、踏上從政之路?在青政當中擔當著什麼崗位?青政口中常說要於五年後推行香港自決公投,「五年」的意義又何在?

本土派 兄弟情

今年二十九歲的黃俊傑於青衣長安長大,中學畢業後到澳洲塔斯馬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Tasmania)就讀金融,其後任職理財顧問,青政無疑是他第一個政治舞台,「當時雨傘革命完結,我好不服氣」,黃俊傑回想著,雨革後香港馬照跑舞照跳,相信亦是不少人在雨革後參與政治的原因。

黃俊傑是青政的發言人,被問到為何加入青政,黃俊傑沒有拋出「志同道合」這些答案敷衍記者,「我加入青政是因為我看到這群人願意投放自己的資源及心去去做好一件事,但從不計較代價。」他舉例就像梁頌恆,他一直以來只想建立一個發聲平台給下一代,不是為了自己,「我就是被兄弟們感染,才選擇加入青年新政。」

黃俊傑不只一次形容青年新政的黨友為「手足」、 「兄弟」,談及其他本土派,他形容本土派間的政黨利益計算較少,較著重brotherhood(兄弟情),「我們不像其他派別,尤其他們一到選舉就現形。」的確,本土派從不各家自掃門前雪,如今年新東補選青政等本土組織有為本民前站台拉票,也分享了區選經驗給本民前參考。

「在青政的主要工作是什麼?」

「我主要做地區工作為主,所以在媒體上的曝光率不是太大,」黃俊傑尷尬笑笑,「早前長發街市商戶被領展趕走一事我都有跟進,一路陪著街坊,雖然最後都被人趕走,但我都有安排他們到馬灣街市重新營業。」

今年年初青衣長發街市商戶因不滿領展將街市管理權外判予承包商建華而罷市一周,繼而收到領展的律師信要於本年九月三十日前退場,兼任青政新界西總幹事的黃俊傑嘗試聯絡其他領展相關的苦主及街市代表組成苦主大聯盟商討下一步行動,面對領展的趕盡殺絕,黃俊傑為他們另覓生路,這點公眾是有目共睹的。

用一場勝仗換更多勝仗

今屆立法會選舉青政會派出兩張名單出戰新界西及九龍西,資金不足會否成為青政的絆腳石?

黃俊傑承認籌集經費是有難處,幸好有不少會員是專業人士,捐款也較闊綽,「暫時除了捐款外,主要都是靠我們自己投放金錢入選戰之中,要用最少資源拿最多的選票。」他樂觀地表示如果他們贏了選舉便可以將贏回來的資源投放在不同的地區組織及工作,再打出更多場勝仗,「我們會投放自己一部分的議員薪金,將自己得到的拿出來做地區工作,在槓桿下要『做大個餅』。」黃俊傑口中所提及的「槓桿原理」,也跟他本來的職業頗合襯的。

除了資金,票源也成了傳媒焦點,預料黃俊傑所出選的新界西也有不少本土候選人甚至是網絡紅人,「我們不單止有本土派的票源,相信也會有泛民的支持者過檔,儘管泛民有不少新人組織所謂的第二梯隊,顯然都是舊泛民的思路……還有一些本來不投票的人,我們的目的是令到更多的人趨向本土派。」

無可否認現時有不少市民均對泛民無能感失望,但讓向來政治冷感的人在今次選舉中投票談何容易?黃俊傑卻有這個解讀,「這是我們驗收地區工作成果的時機,加上雖然我們並不想刻意推銷游惠禎的外表,但她的確能走進一些對政治漠不關心的人的視線之中。」外表出眾是能在媒體上佔優勢的,這是現實。

「那選戰中會否跟其他本土派協調?」記者問道,黃坦言思索了一下說「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但各方會持友善態度,不會互相攻擊。

辭職那就可變相啟動公投

前發言人周世傑及成功在九龍城區當選的議員鄺葆賢先後退出組織,這是否暗示青政內部已出現嚴重分歧?他日進入議會若各代議士也各持己見,青政又會如何處理?

「我們暫時沒什麼大分歧。」黃俊傑隨即回應,「我傾向議席是屬於青政,但當論及一些大議題如三跑、香港前途問題等,會由黨內投票決定。」青政以「香港民族 前途自決」為綱,倡議在二零二一年舉行香港自決公投,利用公投結果對翌年的特首選舉作施壓,那青政打算如何將此事付諸實行?黃坦白說出公投形式未有定案,但承諾會以有認受性的方式去做,「我們曾與有意出選超區的陳國強商量,他表示若他當選後辭職那就可變相啟動公投。」

回顧二零一零年的五區公投,投票率為約百分之十七,連同廢票只得約五十八萬人投票,是歷次選舉當中最低的,更被喻為一場浪費公帑的政治鬧劇, 青政不擔心重蹈復轍嗎?「公投前五年的準備工作是關鍵,若我們在公投前得到廣大市民認識、接納我們的想法,公投是會得到大家支持的。」黃俊傑形容。

lion2

用時間解放思想

「但港獨討論漸趨白熱化,先不論大眾看法,黨內聲音都是一致嗎?」

黃俊傑坦言黨內有兩極聲音,但大家也同意要先做好決定前途的準備工作,「我相信港人現在會傾向保持現狀,但我們用五年時間去建構香港民族,到時香港話語權及條件更好。」黃俊傑提出不單只要在教育宣傳方面著手,也要處理香港經濟過於單一化的現象,「推動多元產業至少我們不用靠中國遊客,不用看中國的面色。」

因此黃俊傑相信五年後舉辦公投時機較為成熟,同時他也留意到港人在談論港獨時有思想上的枷鎖,「有些人不是關心香港的經濟、資源等客觀條件能否讓香港獨立,更多的是討論中國開不開心、大家都是一家人這些觀點。」黃俊傑認為這些討論是不必要的,反而模糊了焦點。五年,成了大眾是一個擺脫無謂掙扎的緩衝期。

獅子山下2.0

黃俊傑閒時也會玩音樂,更於去年加入樂隊BlackWine擔任主音,他表示將來打算製作indie music,「用音樂使本身不理會政治的人開始注意青政,拉闊他們與青政的接觸,繼而認同我們的理念。」熱愛音樂的他自然想將音樂與社會連在一起。

「但你不怕又淪落成唱完『今天我』,大家就散場了事、下次再會嗎?」記者不禁生疑,黃俊傑指出他所做的音樂不是鼓勵公眾唱完歌便草草了事,而是希望借鑑台灣民族發展史,「音樂在鞏固台獨思潮方面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範疇,還有圖騰及口號,雖然聽起來有點『左膠』。」

wong

黃笑稱。台灣是香港的一個借鏡,當地音樂的確能聚集人群、營造台獨氣氛,他深信香港也能有這種光景,青政能否將台灣的公式搬到香港,成就「今日台灣,明日香港」,大眾仍須拭目以待。

談起圖騰,黃俊傑也順手拿來在辦公桌上的「香港民族雄獅戰鬥 T-shirt」,聊聊他心中的獅子山下精神。T-shirt的特別之處在於,上面印有了「Lion Rocks」而不是我們常見的「Lion Rock」,為何「Rock」會由名詞變為動詞呢?

黃俊傑解釋,「雖然香港曾是英國與中國之間的政治角力場,但無可否認那是一片很好的土壤,從前的獅子山精神用於詮釋香港人刻苦拼搏,終必有所成就;但今天,香港面對中國的干預個體盡失,『Rocks』以動詞出現代表香港人要重拾主導角色,要自己爭取自己將來。」

面對著中國對香港的資源、文化日益侵蝕,獅子山下精神成了上一代的過時產物,「自己香港自己救」漸漸成了大家的共同願景,擺脫中國枷鎖、港人當家作主,這些種種才是當務之急。

那青政形象向來較其他本土派溫和,「倘若成功進入議會,你會拉布或進行較偏激的行為、實行你口中的『Lion Rocks』嗎?」記者問。

「拉布是基本的,」黃俊傑不假思索地說,「議員的職責是監察政府,當政府硬推不議的法案就要盡所有方法按停,我認為需要做的便盡力去做。」,看來黃俊傑鐵了心,誓要捍衛香港的未來。

按:宣佈參選新界西的候選人另有陳浩天、陳恒鑌、周永勤、鄭松泰、張慧晶、朱凱迪、馮檢基、李卓人、郭家麒、梁志祥、麥美娟、譚凱邦、田北辰、尹兆堅、黃潤達、黃浩銘、中出羊子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