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中共選擇性打壓香港立法會本土派參選人的荒謬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梁文韜:中共選擇性打壓香港立法會本土派參選人的荒謬性

二O一四年香港兩傘革命後,不少港人意識到不斷在佔領期間扯群眾後腿並每天嚷著退場的泛民已經淪為偽善建制派,不單是在很多香港人利益受損的議題上都只是表面上反對一下,實際上似乎都在配合中共於二O四七年實質拼呑香港的藍圖。從近日醫委會改革事件中可見一斑,在二讀《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中,所謂的泛民大部分都投贊成票,妄顧港人對引入中國醫生的恐懼,更漠視本土醫界的堅決反對。更荒誕的是,公民黨的幾位立法會議員分別投出贊成、反對及棄權三種票,顯示該黨根本沒有共同核心價值,更凸顯月前提出的一些本土化宣稱都是假的。更有趣的是,被認為是激進泛民的社民連梁國雄議員竟然提出棄權即反對的謬論。對於港共走狗政權而言,泛民其實早已經是自己人。

邪惡中共不能忽視的本土勢力

近年本土意識高漲,各種積極反共抗中的行動此起彼落,不少年輕人參與反水貨客的光復行動,更有女示威者被「以胸襲警」的荒謬罪名定罪,年輕人及抗爭者對於港共政權長期濫捕濫訴的不公平對待甚為不滿,在積怨已久的情況,警方的過度執法導致二O一六年農曆初一晚上的魚蛋革命爆發。我們有理由相信港共政權不斷加大對抗性並製造對立是要打壓本土派的擴張,不過,愈被打壓就反抗,年輕人對中共及港共的厭惡可以說是與日俱增。

年輕人的反共抗中本土意識其實已經反映在身份認同上,根據近月一份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顯示,在十八至二十九歲的年齡層中,認為自己只有「香港人」單一身分的比率升至63.9%,「廣義中國人」,即「中國人」或「香港的中國人」的百分比,跌至香港在一九九七年被中共形式併吞以來新低的8.5%,至於只承認是「中國人」的比率更低見3.8%。

淪為偽善建制派的泛民甚至港共政權都低估了

雨傘革命後政治版圖大幅移動之情形,直至被指主張港獨的本土民主前線推派梁天琦出選年初的新界東立法院普選並一舉拿下六萬多票之後,偽善的泛民方寸大亂,中共及港共政權於是鋪天蓋地打壓有意出選九月份立法會選舉的本土派人士。被攻擊對象主要有兩類,一是由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及城邦派組成的「熱普城」聯盟,即使他們倡議永續基本法也被貼上港獨標籤,二是以年輕人為主的獨派政團,當中包括香港民族黨、本土民主前線及先歸英後獨立派。對中共而言,這些都被視為是在搞港獨的政團,而將之扣上港獨帽子是打擊不願意被收編的反對者最簡單方式,用以降低這些反動團體存在的正當性。

加入「不是自己人就不能選」的篩選機制

現實上,中共及港共政權已經知道不能忽視本土派迅速冒起的情況,九月立法會選舉在即之際,只好絞盡腦汁阻擋本土派參選,遂發明了所謂的「確認書」。立法會擬參選人要取得參選資格必須在提交參選申請外,再簽署一份支持基本法及重申香港屬於中國一部分之文件。當中最嚴重的問題是,各區選舉委員會主任只擁有形式審查的權力得到無限擴權,可以進行政見的實質審查,並掌握生殺大權。

「確認書」是比特首選舉中的「提名委員會」更為離譜的篩選機制,熱普城擬參選人鄭錦滿聲稱會推動永續基本法,簽了確認書後,選委會主任仍然發電郵要求他確認是否支持基本法,但淪為偽善建制派的泛民連確認書都不簽都正式獲得參選資格,可以看出「確認書」只不過是用來排除非「自己人」參選的工具。對於非自己人,港共會荒唐地一直要求確認、確認再確認。

當然這個機制最重要目的是要阻止一切被認為是港獨份子如梁天琦、陳浩天及招顯聰等擬參選人進入議會,尤其是勝算頗大的梁天琦,即使將上次得到的六萬多票砍半也會當選。面對不守承諾的中共邪惡勢力,不太需要在其面前講什麼政治道德;對於摧毀一國兩制豪不手軟的港共沒落政權,更必須用一切方式增加其執政難度以凸顯其賣港的荒謬性,用盡各種方式進入立法會,從裡面顛覆港共走狗政權,當然也是其中一種方式。議會內外同時進行反共抗中爭自決,他朝一日總會水到渠成。

作者為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編按:

截至七月二十八日,已報名參選新界東的二十一張名單包括林卓廷、容海恩、梁天琦、方國珊、李梓敬、葛珮帆、張超雄、范國威、陳克勤、侯志強、鄧家彪、楊岳橋、梁國雄、陳志全、麥嘉晉、李偲嫣、廖添誠、陳云根、陳玉娥、黃琛喻和鄭家富。

已報名參選香港島的名單有十五張名單,包括鄭錦滿、許智峯、葉劉淑儀、郭偉強、張國鈞、羅冠聰、司馬文、王維基、陳淑莊、沈志超、黃梓謙、劉嘉鴻、何秀蘭、詹培忠和徐子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