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粵辭正典》之其實無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曾焯文《粵辭正典》之其實無他

xinem

mou4taa1無他。並無其他(原因),無非。

[例]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蘋果動新聞》謄本:老廉大地震,一姐坐歪擗炮唔撈...老廉震成咁無他嘅,因為李寶蘭真係擗炮唔撈啦嘛(同日《蘋果日報》〈廉署執行處一姐突離職 各界震驚 促署方交代〉廉政公署發生人事大地震,廉署昨晚發新聞稿,現為廉署第二把交椅、署理執行處首長李寶蘭突然離職,將於本月十八日開始離職前休假...廉署並未交代李寶蘭突然「劈炮」原因...消息人士指出,由於李寶蘭作風強硬,及被指曾獲派到美國,受訓因而不獲中央信任,成為這位廉署執行處一姐離任原因,「佢作風強硬唔賣賬,中央當然唔高興,最重要係中央覺得佢冇落力去追查泛民或相關人士案件,所以今次咪監粗拉佢落馬」。)

許冠傑、黎彼得(一九七九年頭)〈加價熱潮〉舊版(de knight-freedman作曲,許冠傑原唱)你怕我怕個個怕 煙加酒加屋租加 巴士加的士加 多士芝士乜都加 加 加 加 加 加 糖又加 鹽又加 成日咁加任佢話 其實無他 你住人屋宇下 佢梗收買路錢拿兩渣 買佢怕 買佢怕 要加就加總之慣啦 牛油又加 蠔油又加 燃油又話每卡七個六 其實無他 佢石油多到極 可惜真金白銀貶曬值 冇法啦 冇法啦 佢加就加 都由佢啦 紅豆沙 茶葉渣 全部要加慘到極 佗累全家 靠份糧點夠食 卒之揸到豉油都冇滴 夠啦啩 夠啦啩 勿枕住加 喂好啦啩 時時話加 年年話加 無盡咁加趕到絕 其實無他,塊面黃梗冇力,早知當初入埋英國籍 就冇有怕 冇有怕 佢加就加 拜拜啦 (加加加……) (我怕怕怕……) 按:〈加價熱潮〉舊版(首版)歌詞收錄於一九七九年頭發行《77-79雄霸樂壇寶麗金》合輯集錦唱片LP及二零零四年首出CD版《04繼續》,略不同於收錄一九七九年八月《79夏日之歌集》專輯〈加價熱潮〉新版。首版中段歌詞作「其實無他,塊面黃梗冇力,早知當初入埋英國籍」,一九七九年八月專輯《79夏日之歌集》,改為「求助哪咤,我望能生對翼,即刻飛上月球再揾過食」。至於歌詞為何而改?–某香港資深許冠傑迷認為乃係因為此舊版歌詞一九七九年初推出,其時中國正話提出收返香港,是以成個香港好似地震,香港電臺話此隻首版歌無再播得(事關當中有「入埋英國籍」之句),怕引起社會混亂,故許冠傑亦因應更改歌詞,以新版面世。

《孟子》《詩》云:『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言舉斯心加諸彼而已。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無以保妻子。古之人所以大過人者無他焉,善推其所為而已矣。《孟子》孟子曰:「仁,人心也;義,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人有雞犬放,則知求之;有放心,而不知求。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孟子》今王田獵於此,百姓聞王車馬之音,見羽旄之美,舉疾首蹙頞而相告曰:『吾王之好田獵,夫何使我至於此極也?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子離散。』此無他,不與民同樂也。」《呂氏春秋》國雖小,其食足以食天下之賢者,其車足以乘天下之賢者,其財足以禮天下之賢者,與天下之賢者為徒,此文王之所以王也。今雖未能王,其以為安也,不亦易乎?此趙宣孟之所以免也,周昭文君之所以顯也,孟嘗君之所以卻荊兵也。古之大立功名與安國免身者,其道無他,其必此之由也。堪士不可以驕恣屈也。

《史記.李斯列傳》故《申子》曰「有天下而不恣睢,命之曰以天下為桎梏」者,無他焉,不能督責,而顧以其身勞於天下之民,若堯、禹然,故謂之「桎梏」也。《世說新語》魏武常言:「人欲危己,己輒心動。」因語所親小人曰:「汝懷刃密來我側,我必說心動。執汝使行刑,汝但勿言其使,無他,當厚相報!」《孔子家語》孔子曰:舜之為君也。其政好生而惡殺,其任授賢而替不肖,德若天地之虛静,化若四時之變物,是以四海承風,暢於異類。鳳翔麟至,鳥獸馴德。無他,好生故也。君舍此道而冠冕是問,是以緩對。

齊己《將游嵩華行次荊渚》閑身應絕跡,在世幸無他。會向紅霞嶠,僧龕對薜蘿。盧仝《蜻蜓歌》念汝小蟲子,造化借羽翼。隨風戲中流,翩然有餘力。吾不如汝無他,無羽翼。吾若有羽翼,則上叩天關。為聖君請賢臣,布惠化於人間。

《朱子語類》某常說道,天下事無他,只是箇熟與不熟。若只一時恁地約摸得,都不與自家相干,久後皆忘卻。只如借得人家事一般,少間被人取將去,又濟自家甚事!《封神演義》邑考上樓,叩拜在地,王曰:「昨日傳琴,為何不盡心傳琴,反遷延時刻,這有何說?」邑考奏曰:「學琴之事,要在心堅意誠,方能精熟。」妲己在傍言曰:「琴中之法無他,若仔細分明,講的斟酌,豈有不精熟之理。只你傳習不明,講論糊塗,如何得臻其音律之妙。」

陳恭尹〈走筆送袁士旦歸江南兼懷魏凝叔和公楊長蒼二首(其二)一〉見即投分,相知寧在多。吾尤推意氣,人共誦詩歌。卞璞終應剖,南圭近已磨。誰能記微賤,爲報幸無他。贅漫野叟《庚申夷氛紀略》代宗入長安,勞子儀曰:用卿不早,故及於此。嗟夫!但言不早用忠良之失,而不悟信用奸佞之非,如果讒譖不能逞其技,賢能得以奮其績,何至傾覆乃爾。胡致堂曰:代宗進退子儀,如待奴隸,此無他,惑於奸佞讒間耳。然觀當時諸奸佞,人人皆不得其死,可知奸佞亦未為智巧,何若不藏私心,傾身為國之為美乎?此可垂為世戒矣。

地水南音《霸王别姬》幸得功高王號霸,誠蒙恩寵呢個女嬌娃,願王一統歸華夏,添花錦上萬年華,誰望玉崩和解瓦,今日翻成秋水冷蒹葭,王呀拋棄奴奴你講得出無情話, 我決無春衫重整另抱琵琶,王呀你待我厚恩豈有唔念掛,我係忠臣烈女死也無他,王呀你既然話唔帶妾身同去罷,咁我早在黃泉下,盡節在你跟前下,可以免王心事 你為我亂如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