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知未來不是萬能——專訪勇武塔羅牌占卜師祖利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julll

參與社運的占卜師、佛教徒似乎甚少,然而香港卻有個祖利安。他以塔羅牌占卜前世今生,於佔旺後期,被國師陳雲封為護國大法師。對於不少不問世事的宗教人士,他「勇武」的行徑似乎一般宗教主張非常矛盾。理應看透世事的佛教徒卻又處處主張勇武,令不少人感到困惑。祖利安就如何成為一個占卜師,修行中的佛教徒,談及生死,及香港未來的走向,娓娓道來。

記者:譚曉欣 攝影:鄒嘉怡

名師指點占卜之路

祖利安雖然自幼讀教會學校,大學時時,是個主修設計的文藝青年。後來又做過一些類似社工的工作。

祖利安說:「我在大學時期,主修設計。當時為了做資料搜集的,到書局搜集不同的書作為參考,有佛學的書,占卜的書,林林總總的書亦有。」祖利安說到:「就正如一般人一樣,看著看著,總會忍不住嘗試一番,去看個真偽,所以便開始嘗試占卜。」另一方面,自幼到教會學校的祖,由於一直對教會做事手法有質疑,在思考宗教真諦期間,選擇了跟隨佛教。

主修設計的祖說:「雖然順理成章的成為一名設計師,當時設計的工作能滿足自己興趣,但後來發覺無論如何努力,獲得成功,獎勵的機會,永遠不屬於自己,很沒意思,所以選擇離開。」離開後,為了探索自己更多的可能性,希望可做一些幫助更多人的事,所以就成為社工。但他發現,似乎這些並不是他所想做的事,事實上,祖發現工作並非如自己所想的「幫到人」。

他說:「社工真的幫不到人,最多你有事時,他替你開個檔案,替你申請資助。」另一方面,於工作期間,亦見盡荒謬,「當時負責管理的大社工,看見兩個小孩打交,竟然請人把他們帶到中心外打,是因為希望可以避免要寫報告。」

ju1

祖曾跟隨一位香港知名的塔羅師,輾轉下,於零二至零三年期間,最終祖利安成為一位全職占卜師,一方面把興趣變成職業。另一方面,可延續他對幫助人的願望。對於幫助别人,祖有著堅定的決心。他說:「當中,影響對我作為一個不自私的占卜師最深的一句,就是地藏菩薩經內: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而他作為一個占卜師期間,為不少對人生感到困惑及前景迷茫的人,帶來一些實際的指引,從而開始真真正的「幫到人」。

預知未來也不是萬能

不少人質疑若占卜可預知未來,一早便可以阻止大量痛苦和困難,何解實際上亦有這麼多人仍活在痛苦各困難之中。祖利安指:「即使可以大概預知結果,也不是『萬能』。」祖利安說:「所有占卜只是因果。從來沒有一樣事已注定什麼走。當中導致你失敗的原因很多,可能是自己的壞習慣,外界的環境,或是事情已到末期,真的無法改變,但亦無需因此而感到無力。尤其當一個人要去到要花錢去問一些根本不知是否真的有效或實在的事時,絕不會希望被人以一句:我不知道,去打發他們,所以無論如何我亦會為人提出解決方法。但即使真的無法改變,最壞的情況去到死亡,我亦可以為提供一些方法,例如向他們講解善終,教導他們認識死亡。」

「但若一些事只在開端時,我當然可以為他們提供很多方法,用盡辦法改變。以種花為例,一棵壞的種子是否永遠只能結苦果,當然不是。因為會種花的人也會知道有很多方法可以改變,例如接枝。」

而對於祖利安,人亦一樣,只要用對方法,而且努力,對於未來,其實不存在什麼定數。他認為,一切的改變在於每個人「覺知」。他沉思幾秒,然後答說:「當選擇改變時,不論是作為一個人,或是作為一個社會,只要有『覺知』才可改變。」他說:「覺知就是人誠實地面對自已,認識到真實的實相,自然能夠有心有力地面由現實開始作出根本的改變。若你無法『覺知』自己不足或失敗之處,無法找出成因,自然無法改變結果。所以覺知才是一切的改變的開始。」

佛教徒=和理非非?祖自認未算勇武

跟隨佛教發現不少宗教界人士向中共靠攏,另一些則可謂是不問世事,以求早日得道。但祖利安卻常於社交網站上提醒大家要勇武,絕非尋常宗教界人士的所為。雖然祖利安說:「我還未算得上勇武。」他指:「而宗教的本質在於求真,求智,求善。所以凡追求以上品質的人,一定會對現時荒謬的社會進行反抗。」

祖利安說:「況且,我所修的是大乘佛教,大乘佛教所追求的,是以眾生為先。即使自己如何不濟亦好,亦要想盡辦法令其他人可以。」所以對於祖,尋求社會公義,似乎是理所當然。或許有人會質疑祖,若要追求社會公義,何不坐下來「慢慢傾」,何解要使用武力。但祖認真地說:「就有如明朝時期的僧人去打倭寇一樣,是出於慈善之心,一方面對於當時的百性有慈悲之心,不忍他們受傷害。」

祖笑言:「另一方面,對於惡人亦要有慈悲之心,而武力亦是教化一種。惡人自小父母沒有教,導致他不停做壞事,傷害人,令他們死後要落地獄。我也不忍他們落地獄,當然要教他們。佛教中看得通透,死亡只是改變的一種,假若死亡可以令他們覺悟到一些事,我也不會介意教導他們。」所以,對於祖,他認為勇武,絕對沒有違背自己相信的佛教教義。另一方面,他認為惡人比善人更需要教導,他說: 「因為每人亦有成佛的種子,惡亦不是永恆。若你不去教導他們,他們離成佛更遙遠。」

但即使再勇武,人生亦總會有需要和理非非的時候。祖亦一樣,「和平盛世時,用和理非非的態度絕對沒有問題。尤其當沒有大惡時,實在不需用上過激的態度去應對。」他指,凡事總有兩面,現時強調的勇武,當然會帶來一些負作用,會對一部份人帶來傷害。但他引用佛陀的例子說:「毒藥亦可醫治他人,但前題是用藥的人要掌握到用毒的壞處,同時自己亦沒有傷口,方可用毒醫治他人。就有如主張勇武的人應清楚自己何時該『勇武』,以及過份『勇武』時,所帶來的危險,方可真正幫助到現時的社會。」

神神化化未食藥?

佔旺時,祖利安對於被陳雲封為「護國大法師」,他指其實自己受不起此封號。祖利安謙虛地說: 「有不少人被起我有更深的修為,對於自己被封護國,我其實受不起此封號。」另外,他認為陳雲此舉是希望藉封號,鼓勵更多年青人對社會作出貢獻,而非外面一直所指的「未食藥」。

於二零一四年中旬,陳雲聯同祖利安一行人去到大嶼山心經簡林一帶作法,他們表示大破當中毒蛇陣,釋放香江守護神大鵬金翅鳥,令本港火浴重生。對於有人質疑祖利安的行為神神化化,祖不以為言說:「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看不到,聽不到,但不代表不存在。人類肉眼亦看不見紫外線,聽不到海豚高頻聲亦不代表不存在。」

不曉得是否巧合,自祖利安一行人作法釋放大鵬金翅鳥後,高官醜聞似乎大幅增加,而以和理非非而聞名於世的香港人亦突然開始「勇武」起來。作法釋放大鵬金翅鳥的同年,香港人做了一件前所未見的「雨傘革命」,一洗頹風。其後更發生今年初出乎意料的「魚蛋革命」,開始真正勇武起來。

j2

對於香港人的寄望

最後對面對社會運動多次的失敗,祖利安勉勵大家要學習大鵬金翅鳥的精神:永遠有著浴火重生的能力,不論如何失敗,仍然不會放棄;面對不義之事時而挺身而出。

事後,祖利安用上一副自制,而且獨一無二的盧恩符文牌為記者占卜。盧恩符文為一種古老北歐占卜方式,而牌上的符號,是現時英文字母的原形,各有含意。祖利安以自學的模式,不斷練習以及嘗試,現時已可單憑其中一個牌,知道問事者當時的情況。由第一隻牌開始,亦是由祖利安全人手雕刻而成,非常珍貴。道問事者當時的情況。由第一隻牌開始,亦是由祖利安全人手雕刻而成。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