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親中走進本土——專訪沙田區議員陳國強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從親中走進本土——專訪沙田區議員陳國強

實習記者:勞嘉儀 陳澔琳

二零一零年,陳國強在立法會五區公投後出選新界東補選,聲言要狙擊「長毛」梁國雄,並在選舉論壇上力數建制派的邪惡之處,被網民封為「新界爆seed王」。經歷三次選舉失利之後,陳國強在去年區議會選舉空降沙田錦濤區,擊敗民建聯爭取連任的楊文銳,終於成功當選。上月中,打著「抗共反赤,推動本土」旗號,以本土派自稱的陳國強宣佈以獨立候選人的身份角逐九月立法會選舉俗稱「超級區議會」的議席,並得到不少本土派人士,包括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青年新政發言人黃俊傑的支持。數年前,陳國強以「傻強」的形象走進公眾的視線;數年後,他以本土派的身分再次得到選民的關注。不少網民皆好奇原本親中的陳國強,何以一夜之間變得本土?他的本土理念又是什麼?對九月立法會的選情又是否樂觀呢?

獅子山精神的化身

今年五十歲的陳國強在徙置區長大,父母是九龍城街邊的流動小販,是香港六十年代典型的赤貧家庭。他後來憑著優異的成績取得政府助學金,半工讀在英國倫敦大學完成大學學位,主修經濟和政治。畢業後在外資公司工作,並成為公司董事,成功由基層向上爬到中產。陳國強的個人經歷似乎呼應著香港由小漁村變身國際金融中心的神話,也刻畫著那一代香港人發奮圖強的獅子山精神。

記者:「你的經歷是典型的獅子山下的奮鬥故事——在英國大學畢業後由基層變成中產,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很多跟你有相似經歷的同齡人都變成了離地中產,為什麼你這麼關心社會,沒有變成離地中產呢?」

「那跟我的家庭背景有很大關係,」陳國強不假思索地說,「小時候住在徙置區,那裡的人都很有『香港情』,非常有正義感,喜歡鋤強扶弱。」深受這種香港情懷影響的陳國強直言自己小時候也是童黨,喜歡周圍打架,長大後更經常把「正義」兩個字掛在口邊,還成為組織「正義行動」的代表。

記者:「那大學時為什麼主修政治?你的政治啟蒙是什麼?」

他想了一會兒,「我小學五年級的老師是大陸逃亡落來香港的,經常告訴我們一些共產黨和國民黨的權力鬥爭,自此我就知道政黨鬥爭的陰暗面。」也因為這樣,他堅持一生都不加入政黨。

九十年代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在嘉士伯位於廣州和惠州的廠房做,然後是星加坡公司妙麗和余仁生。除了都是外資公司之外,這三份工作還有一個共通點——都要常駐大陸。換言之,陳國強很早就與中國打交道了,那他當時對中國的印象是什麼?

「窮,非常窮,而且貪污腐化。」也因此,陳國強認為當時的中國很需要人幫。但隨著中國經濟發展愈來愈好,香港對於中國而言已經沒有那麼大影響力。他認為中港之間只應純粹做生意伙伴,不應提倡政治和文化融合讓中國的政治及文化影響到香港。

香港獨立 只欠泛民支持

在二零一零年參選立法會時,陳國強的立場還很親中,他支持中港經濟融合,認為要給機會中國發展經濟,擺脫貧窮。陳國強說自己的情況很像李怡,由一開始的親中大中華膠,變成泛民支持者,現在則是本土派。當問及陳國強認為自己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陳國強斬釘截鐵表示自己是香港人,「你去旅行都唔敢認自己是Chinese啦!」他跟記者開玩笑道。

記者:「你是什麼時候改變想法支持本土派的?為什麼有這個改變?」不少網民都很好奇。

「四年前,」陳國強不假思索地說。「二零一二年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記者,他跟我說了很多關於本土的理念和港獨的想法,再加上香港社會不斷發生的改變,我覺得很有說服力,沒有辦法不支持本土。」在不同的本土論述中,陳國強比較支持港獨,認為是一個可行的方向,「不能理解為何有人不容許市民討論港獨。」他直言,單從文化角度切入中港兩地已不盡相同,同時他看到中國有許多不對、叫人無言的事,「根本沒有半點值得香港學習。」他隨口便拋出數個例子如單程證、公屋輪候……強調中國只是摧毀本港的福利制度的元兇,因此陳確信,「香港和中國成為兩個政治實體,河水不犯井水,政治平等而且誰也不能代表誰,香港民生社會各方面定會更好。」陳國強在描述他心中的烏托邦,不過他認為現時香港還不適宜獨立,還差一樣東西。

記者:「是什麼?」

「泛民的支持。如果今天泛民說他們支持本土思潮,那麼明天香港大部分人都會接受港獨。」在陳國強眼中,泛民掌握著香港大部分的民意,尤其是一些中產階級,很多市民都「睇泛民頭」,如果泛民不肯支持本土,繼續抹黑,那麼市民也不會接受。

記者:「你稱自己是本土派,那為什麼在今年三月的新界東補選你會支持泛民的楊岳橋,而非本土派的梁天琦?」

「我支持梁天琦!我當然支持他啦!」陳國強大聲叫冤,然後娓娓道來箇中因由,「其實早在十二月,我已經答應了公民黨支持楊岳橋,因為權衡眾多候選人之後,只得楊岳橋是值得支持的,而且當時全香港都沒有人認識梁天琦。但年初二之後,一切都改變了。梁天琦做實事,能為香港帶來改變,我當然支持他啦!但礙於之前答應了公民黨,只好官方立場繼續支持楊岳橋,但其實我私底下借了很多物質給本民前,也有替梁天琦助選。」也因此,陳國強被公民黨嘲弄「無口齒」,與泛民從此暗生芥蒂。

記者:「那和泛民之間還有沒有合作空間?」

陳國強答得果斷,「和一些個別泛民議員,例如張超雄等有合作空間,但與泛民政黨則沒有可能合作。」陳向來以一生不入政黨、甚至狙擊建制派自居,他不屑與政客議員為伍,直指政黨是官僚主義及利益的温床。近年他更視泛民為「evil party」。

記者:「你最看不過眼現在的泛民什麼?」

陳澄清他只是不妥民主黨和新民主同盟,對其他泛民政黨是持友善態度,「我根本見不到他們(民主黨和新民主同盟)有何改進,」他嘆了口氣,「他們只懂割蓆,消費『本土』」。

記者:「把薪金捐出來,你沒有經濟壓力嗎?」

「我都沒有地方要花錢。」陳笑稱。「香港地只要你不供車不供樓,自然就不用花很多錢。而且大女兒大兒子都能自己賺錢,太太是教書的,沒有很大的負擔。」對於自己,陳國強似乎把錢看得很輕。「議員做一兩屆就夠啦,我希望能在四年任期內推動一些實質改變,然後退下來讓一些志同道合的兄弟去選。」他批評一些泛民的政治老人將議席當成是自己的,咬著不放,動輒就批評別人𠝹票。

「本土派要有action,在社會抗爭中走在最前」

記者:「那你支持熱普城提出的『五區公投 全民制憲』運動嗎?你認為可不可行?」

陳國強坦言這有一定難度,如果本土派未能在五區都當選,那麼辭職發動公投和全民制憲都不能進行。陳笑言,「如果不能五區都當選,那我辭職搞公投啦,哈哈。若我當選超區,辭職後發動補選效果都等於公投」。雖然他沒有和熱普城深入討論過這個問題,不過他認為「絕對有合作空間」。

記者:「那你和其他本土派組織的分別在那裡?」

陳國強認為自己是本土派陣營中能吸引中產支持的人物,他稱自己比其他本土派組織更重視經濟,「我追求的香港社會是富裕、民主、自由。」他強調一個社會如果只有民主自由但經濟發展得不好,那民主也不會運行得好,而且在經濟議題上多著墨,告訴中產階級即使支持本土也不代表會損害香港的經濟,那就能吸引更多中產支持本土理念。在陳國強眼中,中產階級對香港政治始終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他認為日後香港獨立後,可減低對中國入口的依賴,除了自給自足外如海水化淡,還可以進行國際採購,「東南亞的蔬菜呀,泰國的香米呀,這些全部都是可行的。」

記者:「那當選立法會之後,你會做什麼抗爭?會否拉布?」

「本土派要有action,在社會抗爭中走在最前」。陳國強聲言拉布已經「不夠激」,需要更進一步的行動,例如搶佔主席台,破壞音響等,「做一些到位的武力,抗爭才有效果,才能引起公眾關注。」他透露,他常常將「無膽揮拳,不如自刎」掛在口邊,取笑一些動口不動手的議員。

陳國強宣佈參選超區之後,有泛民人士批評他「界」票,他又有什麼回應呢?

「『界』什麼票?根本大家的票源都不重疊,投給我的人不會投泛民,投泛民的不會投給我,在魚蛋革命後這個分野已經愈來愈清楚。」他認為,不斷有泛民背景的人宣佈參選超區,只會造成泛民陣營內互相廝殺。而他是超區內唯一一個本土派參選人,不但不會分薄泛民的票源,更能吸引一直以來不滿泛民建制壟斷而不出來投票的本土票源,擴大泛民本土抗衡建制派的優勢,「我的出現能令大家不用再含淚投票,參選根本對大家都有利」。陳國強對於選情信心滿滿,認為自己只要能入閘,便可以當選,「上次超區有五萬張廢票,這都是我可以吸納的,而且快快看看上次梁天琦的新界東的得票率,支持激進改變的選民至少有百分之十三,有那麼多票,怎麼沒可能贏呢?」陳笑著反問。

雖然對選情樂觀,但獨立候選人很難通過參選門檻,取得至少十五名現任區議員的提名,尤其是各大政黨已經關上大門,名言不容借票予黨外參選人參選。民主黨更計劃在超區派出兩張名單,希望包攬三席非建制議席中的兩席。尚欠兩、三個提名才能入閘的陳國強批評民主黨這樣做是維持大黨壟斷,又不明白為什麼一些靠佔中佔旺起家而當選的區議員都不肯提名他,甚至向大黨靠攏,「他們說我太激進,支持我會對不起街坊,有可能擔心提名給我會令一些溫和的支持者不滿,令他們下屆喪失議席」,陳國強搖頭嘆息,「那你當初不是標榜比較激進的嗎?為什麼當選後又對政治噤聲,只願談民生?說到底還不是擔心議席不保。」但陳國強還是看得很開,堅信他們不提名他是整個社會的損失。
後記:
雖然畢業於英國名牌大學(英國倫敦大學),穿著很中產,但陳國強依然有一種很強烈的草根感覺,很貼地。而且他開口埋口都提著自己辦事處的同事,左一句「兄弟」,右一句「手足」,很有江湖俠士的味道。訪問快結束時,他突然說自己要趕回去區議會開會,記者還來不及反應,他便已經揚長而去,留下記者在慌忙中收拾物品,真的像江湖俠士般來無蹤去無影。

按:宣佈參選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的候選人還有李慧琼、周浩鼎、涂謹申、鄺俊宇、王國興、梁耀忠及關永業。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