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新十:我不要純潔無瑕的英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投稿】新十:我不要純潔無瑕的英雄

doka79

「淮陰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雖長大,好帶刀劍,中情怯耳。』眾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袴下。』於是信孰視之,俛出袴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為怯。」

這段《史記‧准陰侯》所載的內容就是成語袴下之辱的出處,而在七月廿三日的早上,已申請參選立法會選舉的梁天琦亦以袴下之辱來形容被迫向選管會承認不支持港獨並擁護基本法。引文中末句「以為怯」,令韓信鑽褲襠的窩囊行為變成忍辱負重的代名詞;其實太史公著書時根本就不可能考察「韓信係唔係唔怯」,只是韓氏日後建功立業,醜事也變威水史。尼采說:「沒有真相,只有詮釋。」同理,今日面對電郵中的提問,梁天琦本人無論肯或否定,他朝的詮釋,或許都是一樣。

簽與不簽,沒有莎翁戲劇來得那樣悲壯。難下決定,只因我們總是抱持著一種錯誤的迷信:從政者必須道德超然。所以他們不可向強權有任何屈服、要堅持到底、要揸緊宗旨。這種對道德的痴戀,卻不知斷送了多少抗爭及參加者。這是香港人的慵懶,與其走上戰場當爛頭卒,不如期盼一個「救世主」般的英雄降臨救世;而「救世主」,就當完美無缺,道德超然。這種對純潔無瑕的執迷,跟政治孌童癖並無異致。梁天琦不是超人,亦非救世主,而如果他有他的願景,就只需盡一切可能去成就。

抗爭需要計算,不論制度內外亦然。而在通往答案的方程式之中,道德像是一個乘數,不可是零,卻也並非凌駕一切。進入議會後所能獲得的政治話語權、影響力、號召力、國際關注等種種資源,對往後抗爭活動的成敗都有著極關鍵的影響,這些都不需在此贅言。對比起來,一時妥協並不留下污點,反跟句子間過多的逗號一樣,可有可無,可理可不理。

港府藉選管會打壓某種政見的參選人已是不爭事實,而偏偏挑中梁天琦又豈是偶然?梁天琦當日補選擁66,524票,今屆選舉形勢暫時亦是大好。故此,他絕對是其他理念相近候選人應對打壓的行動指標,而港共政權亦是窺準這點。梁天琦簽與不簽、承認與不承認,影響的絕不限於一己的參選資格,更是對其他候選人的一種壓力。簽與不簽,給理念相近的候選人留下多少轉身空間及進入議會的機會,諸君自可領會。

「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倘若梁天琦決意進入制度狼群,實在不用顧慮那一丁點蛇的滑頭,你所相信堅持的真理,不會因此遠去。連耶教也是這樣說。

如今,有17%的香港人抱著同一個信念,他們不是奢望一個救世主、英雄,只是希望有個能代表他們的代議士進入議會並肩作戰。

這篇文章看是指向大眾,卻更像是勸進梁君。

利申:與梁天琦一樣熱切擁戴基本法。
編按:截至七月二十五日,新界東其他已報名參選者還包括林卓廷名單、容海恩名單、方國珊、李梓敬名單、葛珮帆名單、張超雄名單、范國威名單、陳克勤名單、侯志強名單、鄧家彪名單、楊岳橋、梁國雄、陳志全、麥喜晉和李偲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